三月好大雪

云淡水暖 2013-05-02 浏览:

北京一冬竟无雪,雪之于北京尤为珍贵,北京缺水,一冬无雪并非福音,过去的一冬,雾霾之时似多于常年,雾霾后却不见冬雪至。

前几天忽又阴霾,阳光竟无力灿然,闷闷然。中午饭后邀同事外出散步,同事非但无意通行,更警告曰:空气污染指数超标,散步无益。M2.5之告诫,令人却步。然去他的阴霾,去他的M2.5,照走不误。

白日间愈发雾霾遮天,黑云压城,几近晚昏之色调。

晚饭后照例闲遛几步,忽感觉头上被一凉物所击,心中一动:莫不是春雨及顶?抬头,果见此时节少见的大滴雨点淅沥而降。急趋返,回至,看羽绒服的防水布面,几近全湿。

忽听惊呼:下雪了!急步阳台,果见漫天飞絮纷扬,雾霾之下先有雨滴,转而白雪,三月,三月好雪。

本以为此雪仅为春之点缀,无大声势,然再过一刻再看,竟倍觉震撼:

漫天的百花,肆无忌惮,浩浩荡荡,恣意挥洒,不可阻挡地飞来,无惧地面的肮脏,无惧灰霾的阻隔,前赴后继,先融再补,一时间地面、屋顶竟慢慢可现白色之被,然天上之飞雪竟不肯罢手,大有誓为广袤之大地还一个清白之躯而后快之决心。

远处的松林已然依稀戴上雪所赐予的素裹: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陈毅)

晨曦中,银装素裹,蓝天如洗,红日将出。

三月好大雪。

云淡水暖
云淡水暖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