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为民:李尔重与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李为民 2020-05-20 浏览:

事实上,当年真的是有人抓着对“农村包产到户的态度”,不断地诟病金明、李尔重,并向上“告御状”。从李尔重笔记中可以见到,1981年4、5月间,有人跑到中纪委领导面前告状时,就是将“反对农村包产到户责任制”作为李尔重的一条罪状。1981年6月,河北省委常委间爆发了激烈的争论,又有人以“不积极推行包产到户责任制”攻讦李尔重“与中央不保持一致”、“与三中全会唱反调”。直到1982年6月16日,金明、李尔重与争论的另一方领导同时被宣布由河北任上调离,这样的告状声依然不绝于耳。李尔重虽然于1982年6月16日离开了河北,但是心无遗憾。由于秉持实事求是态度和尊重群众自己的选择,在他身后的燕赵大地上留下了近300家分别以生产队、生产大队及公社为核算单位的坚持集体经济体制的村庄。特别是周家庄乡雷金河同志,于1982年11月30日,组织全乡3055户社员,对“是分户经营还是集体致富”进行了全社“公投”,结果是全乡老百姓一致选择了后者,并摁下了自己的红手印,宣示了全乡上下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决心。

李为民:李尔重与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1982年周家庄全社“公投”, 3055户农民摁了红手印

  经此一事,雷金河与李尔重,由于有共同的理想追求,有共同的实事求是的作风,成为了至交和挚友。

离开河北后,李尔重的心时时刻刻总是牵挂着周家庄乡——这样一个在分地、分集体财产浪潮中存留下来的全国唯一一个坚持以公社为核算单位的集体经济苗子,关心她是否能经受住风雨考验,是否能够行稳致远。每隔五、六年,他都会回到周家庄乡,看看这里生机盎然的土地,看看这里勤劳憨厚的农民,看看这里集体经济取得的不断进步和发展。1988年9月,李尔重在周家庄乡留下了这样的期冀:“集体主义,群策群力,团结一心,共同富裕。”1994年1月,李尔重在周家庄乡留下了这样的嘱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走社会主义道路,不管风吹浪打,代代坚持不懈。”

李为民:李尔重与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上一次李尔重到周家庄乡来是1999年春天。那时见到雷金河同志,李尔重已经觉察到他的身体状况出现了问题,一方面由河北省人民医院请来宋祥振医生给他治疗,一方面心里不免有很大的担忧。不幸的事情终于在2001年12月29日发生了,雷金河同志于这一天与世长辞了。周家庄乡悲痛的乡亲们,写下了集中表达他们对老社长、老书记哀思和悼念的对联:“爱国家爱人民大家怀念老社长,有工做有饭吃群众拥护集体化。”李尔重更为悲伤,他挥笔写就了洋洋千言的悼念文章:“送别老友雷金河”。文章的最后部分发出了呼唤:“我衷心祝愿雷金河走了之后,有雷金河再生。周家庄两万人不可能不再生雷金河。周家庄两万人为着创造自己更美好的将来需要再生的雷金河。愿雷金河的风范在人们的心中永驻,在人们的实践中永存。金河同志安心上路吧! 你的老友在送你。”  

李为民:李尔重与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1999年春李尔重与雷金河合影

  看得出来,李尔重因雷金河同志的离去,未免对周家庄乡集体经济的前途心生担忧。虽然雷金河同志早已从周家庄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了下来,雷宗奎自1997年起就已任职乡党委书记,到雷金河老书记逝世时也有五年了。不过由于雷金河同志长期以来在周家庄乡老百姓心中形成的威望,他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周家庄乡集体经济运行的主心骨和领航人。他的骤然离去,会给周家庄乡集体经济事业带来怎样的影响?会不会出现重大变化和严重挫折,甚至改变方向?作为雷金河同志的挚友、已是90高龄的李尔重,觉得有责任遵循雷金河的遗愿,为周家庄乡的事业尽点心,对周家庄乡的党委一班人扶一把、送一程,出点子,提建议,敲警钟。在此后的几年当中,李尔重与周家庄乡党委始终保持着频繁的书信笔谈。本文抄录了了其中几封有代表性的信:

2002年8月7日李尔重给周家庄的信

宗奎同志并党委同志们:

  金河同志纪念碑文已写了初稿,不足和错谬之处,要由你们认真修改。打印了几十份,等你们来取,未见来人,先寄去五份,你们可以翻印由各队各厂群众修改。

  碑文基本上是把周家庄几十年斗争所取得的经验做了一个总结概括,许多细节没有详谈,一个碑文容不了那么多。周家庄公社史,应另有人专写。(周家庄春秋)写的不充实,重要的是没有从思想政治路线上去认识经济成果的来源,也没有把社会主义生产力与社会主义市场商品经济与资本主义的生产力与市场商品经济有着本质的不同指出来。社会主义生产力是靠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发展的,这种生产关系是一种特殊政治性的关系——即为着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共同富裕,走向共产主义,求得人类(不是一国或数国的人民,而是全世界的人民)彻底解放服务的。这绝不是以剥削劳动人民为目的的私有制生产关系所能办的。周家庄在这条路上走着,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还是低级的。我们要向高级的、大规模的生产力前进,必须要依靠这种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这是万万不可更改的。失掉这条轨道,必然走入邪路,使一个社会主体瓦解、败落。这个历史要总结,待组织几个有正确思想的人共同书写,是必要的。一篇碑文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查看全文
34
8
1
2
6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