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春:重温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徐 春 2019-11-29 浏览:

 徐春:重温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世纪20年代初至新中国成立前夕,是中国政治发生天翻地覆巨大变化的时期。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华盛顿体系开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雅尔塔体系确立,从国民党上台执政到它被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所推翻,这个时期的国际形势、中国政局和中外关系处处充满变数。

在这个动荡的世界里,毛泽东认为,无论国际形势怎样演变,外部力量也不会对中国的前途产生根本影响。

同时,中国革命追求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维护人民利益的目标,决定了新中国同西方大国之间的矛盾与冲突难以避免,至于这种矛盾和冲突的表现形式、尖锐程度和持续时间则取决于双方的政策,特别是中国革命的进程。

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进行期间和结束后,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眼看国民党政府的倒台已成定局,美国的决策者不得不重新审查自己的对华政策

1948年9月,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文件指出,继续仅仅对蒋介石承担义务,不是一种好的外交。

10月,司徒雷登向美国国务院报告说:国民党政府,特别是蒋介石“已较过去更加不孚众望,并且愈来愈众叛亲离”。他向国务卿马歇尔提出,可否“劝告蒋委员长退休,让位给李宗仁或者国民党内的其他较有前途的政治领袖,以便组成一个没有共产党参加的共和政府”。马歇尔因为害怕美国要对此“产生的新局面担负责任”,没有同意这样做。

11月中旬,司徒雷登与李宗仁进行长谈。李宗仁胸有成竹地说,美国政府应劝告蒋介石“在目前军事上尚未完全失败前离职”,并表示新的领导如果能够得到美国政府“毫不含糊的支持”,那么,“它就能取得中国西南地区的有力支持,以便把共产党的部队阻遏在长江以北地区”。

随即,司徒雷登又向马歇尔建议发表一项表示支持新的非共产党政权的政策声明。此后,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支持和策划下,国民党统治集团发动了一场“和平攻势”。

对于这场主要由桂系势力掀起的新的和平运动,一部分中等资产阶级和上层小资产阶级曾寄予希望。有的资产阶级右翼分子还极力劝说共产党把人民革命战争“立即停下来”。已经破产的“中间路线”的主张,又被某些地方实力派和民主派的右翼分子重新提了出来。他们企图在和谈中造成同国民党、共产党三分天下的局面,或建立区域性的地方政府以划地自保。

为了彻底揭露国民党企图利用和平谈判的手段,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的“和谈”阴谋,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指出:【(必须)“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

针对少数人在革命态度上的模糊和动摇,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又以中共中央主席名义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声明强调,蒋介石的“和平”建议是虚伪的,他所提出的和谈条件,不是和平的条件,而是继续战争的条件。

中国革命的发生、发展有其内在的深刻原因,非外部的力量所能左右,即使外部势力直接出兵干涉,也无法挽救国民党政权的败亡。

1949年4月23日午夜,第三野战军第35军由下关经挹江门进入南京,将红旗插上“总统府”,宣告南京解放。此时,仍留在南京观望的司徒雷登,【“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一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也一起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徐春:重温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到了1949年五六月间,司徒雷登与他的私人顾问傅泾波曾多次同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外侨事务处处长黄华秘密接触,试探即将建立的新中国对美国的态度。黄华告诉他,美国政府应明确断绝与国民党政府的关系,停止援助蒋介石。

6月8日,傅泾波告诉黄华说:司徒雷登有意在返回美国前到北平见周恩来。并称关于中美关系“美国现在很难作出正式表示,此需司徒雷登返美后努力。但司徒雷登需要知道中央更高级方面的意见,回去讲话才有力量”。

第二天,中共南京市委将此情况电告中央。

6月14日,周恩来以中央名义电告南京市委:司徒雷登及傅泾波如再要求来北平,可同意其“在返美前至燕京大学一行”。至于是否与周恩来见面,“待其到北平后再定”。

查看全文
18
0
0
2
1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