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慧的哥哥求安排工作 毛泽东都“没开口子”

关山远 2019-12-03 浏览:

对于其他求助者,尤其是烈士亲属要求落实烈属待遇的,毛泽东复信表示慰问之外,也强调要按统一要求办理。他在给杨开慧的舅父向明卿复信中写道:“令侄向钧同志是共产党员,一九二七年曾任衡山县委书记,是个忠实的能干的同志,一九二七年国民党叛变被捕,光荣殉难。以上这些,先生可以报告湖南省委。惟抚恤一事,须统一行之,不能只顾少数,如省委未能即办,先生亦宜予以体谅。”他给革命烈士王基永的妻子龙亦飞复信中说:“去年十月来信收到。王基永同志殉难,极为痛惜。兹幸遗孤成立,业已就学,为之喜慰。抚恤及帮助令郎等工作或学习事须与全国同类情形者同样办理,未便某处独异,请向当地党政陈明情形听候处理。”

其二,言辞恳切,语气谦逊,从无居高临下之态。

他常常尊称对方为“兄”,自称“弟”,信中颇多“尚乞谅之”“尚祈鉴谅”“愚见如此,尚祈斟酌”之语。因求助信多来自湖南,他偶尔转给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王首道时,虽是下属,亦是商量口气。

周文楠是毛泽东弟弟毛泽覃的妻子,毛泽覃牺牲后,周文楠1942年在延安又成了家,她的母亲周陈轩一直在韶山生活,孤苦无依,1950年4月写信向女儿诉苦。时任沈阳市人民法院刑事庭庭长的周文楠遂给毛泽东写信,并将母亲的信转交给毛泽东。毛泽东看完信,心里难过,同意周文楠接母亲到东北生活。那时法官一贫如洗,周文楠根本没钱到韶山接母亲。毛泽东又给王首道写信:

“毛泽覃同志的岳母周老太太年已六十,住在湘潭韶山我的家里已有十余年,同当地人民的关系甚好,是一个好老人。她的女儿周文楠同志在沈阳法院工作,现回家去看老太太。老太太前有去东北依其女儿之意,但尚未作决定。如老太太去东北,请你考虑是否可以给以旅费的帮助。如可能,在通例上说得过去的话,则帮助之,如不可能,则要她仍住现地不动,请与文楠同志商酌办理。”

湖南省研究:老太太是烈士家属,同意旅费帮助。周文楠这才有条件回到了韶山,与暌违10多年的母亲见面,并将母亲接到了东北。

三、裙带之门不可开

1927年秋天,长沙,毛泽东与杨开慧和三个孩子挥手作别,这是这对夫妻相见的最后一面。“我失骄杨君失柳”,杨开慧是毛泽东追念不已的一生最爱。

开国大典前夕,毛泽东收到了杨开慧哥哥杨开智的信,他喜出望外,回信:“杨开智先生:来函已悉。老夫人健在,甚慰,敬致祝贺。岸英岸青均在北平。岸青尚在学习。岸英或可回湘工作,他很想看外祖母。展儿于八年前在华北抗日战争中光荣地为国牺牲,她是数百万牺牲者之一,你们不必悲痛。我身体甚好,告老夫人勿念。兄从事农场生产事业甚好,家中衣食能过得去否,有便望告。此复。敬颂大安。毛泽东”

杨开智回信:希望到北京工作。但毛泽东回信拒绝了。

杨开智早在少年时代就跟毛泽东熟悉了。他对北京也不陌生,1918年,杨开智、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应聘到北京大学任教,举家迁居北京。当时毛泽东正好也在北京,常相会杨家,热烈讨论中国之未来,杨开智深受影响。1920年杨昌济病逝,他扶柩回湘。1921年,他考取国立北京农业专门学校(今天的中国农业大学),成为当年少有的大学生,他参与创建了北京农业专门学校社会主义研究小组,并任组长。

毛泽东是非常感谢杨开智的:他尽个人财力支持毛泽东开办文化书社,一直掩护帮助毛泽东和杨开慧的革命工作。杨开慧惨遭杀害时,毛岸英只有八岁、毛岸青七岁、毛岸龙三岁。敌人故意把三个孩子放了,想以此当诱饵抓捕毛泽东。杨开智和妻子李崇德冒着杀头的危险,从监狱接回毛岸英三兄弟,在特务监视下,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后来根据党的指示,又让60多岁的杨老太太和20多岁的李崇德舅妈扮着走亲戚的样子,冒险将三个孩子转移,坐火车前往武汉,而后改乘轮船到达上海,护送到上海地下党组织,交给他们的叔父毛泽民。

杨开智唯一的女儿杨展,1937年12月在长沙入党,1938年8月到达延安,1941年秋天在晋察冀边区英勇牺牲。

有学历,又是烈属,杨开智完全符合到北京工作的条件,但谁让他是毛泽东的亲戚呢?裙带之门,不可开。

1949年10月9日,毛泽东给杨开智回信:“希望你在湘听候中共湖南省委分配合乎你能力的工作,不要有任何奢望,不要来京。湖南省委派你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一切按正常规矩办理,不要使政府为难。”

同时,毛泽东还给当时的长沙市军管会副主任王首道写了一封信:“杨开智等不要来京,在湘按其能力分配适当工作,任何无理要求不应允许。其老母如有困难,可给若干帮助。”

杨开智一直在湖南工作,以自己的专长,为湖南的茶叶事业做出贡献,他曾兼任安化茶场的解放后第一任场长,安化,就是今天著名的湖南黑茶产地。因年老体弱离职休养后,仍然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同时编写资料,撰写回忆录,向青少年一代宣传革命事迹,传承红色基因。

查看全文
1
20
0
1
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