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慧的哥哥求安排工作 毛泽东都“没开口子”

关山远 2019-12-03 浏览:

史载:晚年杨开智为人谦恭,生活俭朴。

四、“无情”中的“有情”

毛泽东绝非无情。

1950年7月19日,毛泽东给从未谋面的吴启瑞写了一封信:

启瑞先生:

五月来信收到,困难情形,甚为系念。所请准予你的三个小孩加入苏南干部子弟班,减轻你的困难一事,请持此信与当地适当机关的负责同志商量一下,看是否可行。找什么人商量由你酌定,如有必要可去找苏南区党委书记陈丕显同志一商。我是没有不赞成的,就是不知道该子弟班有容纳较多的小孩之可能否?你是八个孩子的母亲,望加保重,并为我问候你的孩子们。

此复,并颂

教祺

毛泽东

吴启瑞当时任江苏无锡师范附小低年级教员,她的亡夫王人路是湖南浏阳人,王人路的父亲王立庵,曾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就读时的数学老师。毛泽东当时的数学成绩很差,对学数学也不感兴趣,王立庵耐心施教。毛泽东后来回忆说:“立庵先生是湖南教育界知名人士,是我的老师。在立庵先生的教育下,我是受益匪浅啊!当时我喜欢读古文,而不爱数学,但立庵先生并不因此歧视我。”

毛泽东帮助吴启瑞,不仅仅因为她是王立庵的儿媳,而是因为她实在太困难了,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八个孩子。毛泽东的复信,对这位艰难挣扎的母亲来说,是雪中送炭。

毛泽东一直强调“实事求是”,当时中国百废待兴,大量工人失业,许多群众生活困难。亲朋好友求助的,实在困难,他想办法给予帮助,但想换个好工作的,他细致做思想工作,譬如,1950年5月18日,他在给毛泽覃妻子周文楠的侄子周起鹗复信时写道:“先生仍以在现地工作为好,虽不适意,犹胜于失业者,尚希安心从事,然后徐图改进。”

禁止裙带关系,但有时也举贤不避亲,标准是:是否有益于党和国家。1950年8月6日,毛泽东致信王首道,让他安排给王季范买票来京。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毛称其为“九哥”,但他同时也是著名的教育家。新中国成立后,他提出“用贤才、立法制、崇道德”的治国方略,供毛泽东参考。王季范进京后,历任政务院参事室参事,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为党和国家做出重要贡献。

在《毛泽东年谱》中,记载了1950年5月24日的一件事:“阅章士钊关于荐用李傥的来信和李傥的自传,批示:‘请周酌办。章士钊只荐此一人,似宜用之。’又在李傥自传上批示:‘李自谓已六十六岁,有妻室之累,无儿可靠,觉悟前非,力图晚盖,精力尚能做事,希望给予一工作。’”李傥与毛泽东并不相识,他是长沙人,曾留学日本、德国,担任过国民党财政部次长,为官清廉,后参加程潜组织的湖南和平起义。毛泽东批示后,李傥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室参事,1954年,任湖北省政府参事室副主任,移居武汉,步行上班,经常只身草鞋去各地考察经济工作。

最令人动容的,是毛泽东对张干的关心。张干任湖南一师校长时,因学杂费问题,毛泽东起草《驱张宣言》,要赶走张干。张干恼怒之下,则要开除毛泽东。幸而杨昌济、徐特立等教师力保,毛泽东未被开除。1950年10月11日,在指挥抗美援朝战争的紧张岁月中,毛泽东还专门给王首道写了一封信,让他关照贫病交加的张干:“现闻先生家口甚多,生活极苦,拟请湖南省政府每月每人酌给津贴米若干,借资养老……”

毛泽东甚至特地嘱咐王首道:张干的家,在长沙妙高峰中学。

五、“情关”如何过

亲情、友情、乡情,“情关”难过,这也是中国共产党进城“赶考”的难题之一。毛泽东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毛泽东的外祖父家在湖南湘乡唐家坨文家,小时候,他在文家有诸多难忘时光,亲友情感甚笃。1950年代,毛泽东收到表侄文炳璋的一封信,汇报了文家有人“不大服政府管理”的情况,毛泽东高度重视。1954年4月29日,他专门给湘乡县石城乡党支部和乡政府写了一封信:

“文家任何人,都要同乡里众人一样,服从党与政府的领导,勤耕守法,不应特殊。请你们不要因为文家是我的亲戚,觉得不好放手管理。我的态度是:第一,因为他们是劳动人民,又是我的亲戚,我是爱他们的。第二,因为我爱他们,我就希望他们进步,勤耕守法,参加互助合作组织,完全和众人一样,不能有任何特殊。如有落后行为,应受批评,不应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就不批评他们的缺点错误。”“请你们将我这信及文炳璋的信给唐家坨的人们看,帮助他们改正缺点错误”。

是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是共产党人的价值观。


 

查看全文
1
20
0
1
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