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与突围:毛泽东思想研究的若干思考

杨凤城 2020-05-16 浏览:

困境与突围毛泽东思想研究的若干思考

杨凤城

困境与突围:毛泽东思想研究的若干思考

  一、成果丰富与研究困境

  毛泽东思想研究是一个有着数十年历史、话题广泛、研究深入且成果丰富的学术领域,产生了一大批高质量的研究成果,成就了一批国内外著名学者。但也因此,带来了“三难”困境,即新材料挖掘和使用难、新研究领域开辟难、创新性观点提出难。

  首先,新材料挖掘和使用难。毛泽东思想研究所需要的主要文献资料基本上都公布了。毛泽东及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重要领导人的选集、文集、文稿、年谱等大多公开结集出版。应该说,这些资料已经构成毛泽东思想研究的基本材料库,换言之,主要素材已经具备,基本上不存在重大遗漏和缺失。这也是毛泽东思想研究既广且深的基础支撑。当然,这也并非意味着有关毛泽东思想的资料已经穷尽,事实上一些重要资料仍需挖掘、整理和利用,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大量的讲话和谈话包括同一主题的不同版本,对于研究毛泽东在治国理政方面、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的思想至关重要。“文革”期间出版的各种版本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以及其他领导人的讲话,其可靠性权威性需要确认,以之为依据做研究会受到各种制约。“文革”结束后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现在利用起来也比较困难。海外出版的《毛泽东集》或者“全集”,存在错讹、缺乏权威性甚至张冠李戴的问题。当然,关键的档案资料看不到更是问题。新材料永远是学术研究拓展新领域新话题得出新结论的重要前提,不管在什么程度什么意义上,新材料永远是有价值的。

  其次,新领域开辟难。毛泽东思想,无论是作为一个体系的整体性研究,如结构、逻辑、方法论、灵魂、特征、意义等等,还是分领域分专题的研究,如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国防、哲学、文学、革命、建设等等,都有大量成果面世,在此背景下再开辟一个研究空间比较大甚至别人没有触碰的专门领域或专题十分困难,起码到现在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

  第三,创新性观点提出难。毛泽东生平与思想研究几十年,在有关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关键问题、关键时期上都有了经受得住历史检验的结论和评价。在已有的结论和评价之外,再提出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有启发性的重要问题、提出重要的创新性见解确实比较难。而有些问题,如毛泽东晚年思想因其复杂性(诸多问题很难用正确或错误简单地下结论),有独特的魅力和空间值得深入探究,但是,毋庸讳言,这个领域的敏感性很强,成果发表难。

  正是上述“三难”困境导致了中国大陆学术界做毛泽东思想研究的文章和著作虽然不少,但低水平重复或炒冷饭现象也相当严重。从现实的某一思想、概念出发,或者与现实相关的某个角度出发,大体上讲一讲过去人们都知道的事,甚至其中不乏对毛泽东思想的非历史主义评价和阐释,这种情况并不鲜见。

  二、拓宽视野、寻求突围

  面对已有研究的雄厚积累和骄人成就,面对由此带来的“三难”困境,如何突围、寻求突破成为摆在学人面前的课题。下面,我谈些看法。

  1.放宽视野,把中国共产党民主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大体60年的历史全部纳入研究视野中来

  我们经常讲毛泽东思想的主要创立者和贡献者是毛泽东,同时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在毛泽东思想研究实践中,第一个方面应该说做得比较到位,而第二个方面就明显薄弱了。现在,我们需要在继续深化毛泽东研究的同时,加强作为集体智慧结晶的毛泽东思想研究。既然毛泽东思想是集体的智慧,那么,它就应包括对中国共产党理论创新有所思考、建树的所有人的智慧。它不是毛、刘、周、朱等之外再加几个人如张闻天、瞿秋白、恽代英、蔡和森等,也不是将对这些人的研究成果简单的相加(虽然这种单个人物研究是基础、很重要),而是把中国共产党人作为一个有机的群体来看待,从宏观的整体性思想进路看毛泽东思想,避免碎片化、个体化;真正做到按照历史前后相续的时间链,展示理论探索的复杂性、曲折性、思想的多维和多彩,尽量警惕和克服“结果倒推”“胜者为王”的思路。

  而这种研究需要学者对中共党史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和体悟,能在历史的纵深中抓住思想的关键,抓住典型的思想事件,展示立体的厚重的研究特色,改变从文本到文本,就文本论文本的研究方式。换言之,我们需要大力提倡和实践“实证的毛泽东思想研究”新范式。也就是说,在充分肯定已有研究成就、继承其实事求是等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在以文本为基的前提下,更多关注文本后的历史实际,更多关注思想观点背后面对和要解决的实践问题,不是泛泛谈论一般的历史背景,而是与问题和结论有密切对应关系的历史实际、历史事件,从中看思想观点结论的形成、调整、完善和复杂多面。

  放宽视野,以历史主义眼光看问题,就会发现一些既往研究没有注意或者忽略的问题。例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教条主义,其缺陷和危害人所共知,也是客观存在。然而,我们往往忽略了它实际上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学习和应用马列主义的一个阶段,有拓展中国共产党对于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列宁主义的了解宽度和深度的意义。一些以往模糊的理论因为原汁原味的介绍和照搬进一步清晰化了,一些以往不知道的结论、观点尤其是有关革命的路线和政策策略因此而广为人知,并客观上促使人们(无论是实践需要还是论争需要抑或出于思想解惑)进一步学习相关理论。1939年到1940年的党内学习运动,一个重要动因就是力图通过系统学习马列主义著作,避免在理论上受教条主义蒙蔽。

查看全文
6
0
0
2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