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元摄取灵魂的人民币:不设防的金融教训

贾根良 2019-12-22 浏览:

有研究者指出,我国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情况,经历了由保本固定收益向保本浮动收益转变,以及再向非保本浮动收益的转变,这一路径正体现了明斯基金融不稳定假说所体现的“对冲性融资—投机性融资—庞氏融资”的演化,我国以“影子金融”为本质的银行理财产品促使商业银行体系从“避险型金融”向“庞氏金融”演化,而大规模的风险积聚和脆弱性的融资方式演化,将对我国尚不健全的金融体系带来灾难性的打击。

 被美元摄取灵魂的人民币:不设防的金融教训

【笔者按】本文为内部研究报告的第一次公开发表。该报告是由笔者在2015年11月执笔完成并于2016年元旦提交给某部委的《“经济安全战略及对策研究”总报告》。该报告有关我国财政金融安全的研究共包括四部分:《货币发行机制的缺陷与我国经济安全的隐患》、《改革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机制的建议》、《3%的财政赤字率红线问题》、《财政可持续性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为了保持文献的历史原貌,略有修改,收录到了预定2020年4月出版的新著《探寻新模式: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的政策选择》中公开发表。

“被美元摄取灵魂的人民币”是“人民币的美元本位制”的形象说法,发生在2003-2013年期间。“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2003-2013年的金融开放已经触目惊心了,毫不设防的过度金融开放难道不是在毁灭中国吗?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出自《诗经•大雅•荡篇》。这句诗揭示了一个历史教训,即夏代的灭亡,就是殷代的前车之鉴。一个强大的夏王朝,不仅有很长的历史,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国家。这样一个国家,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商汤的军队所推翻,这是一件大事,一件值得令人极其震惊的大事,甚至到东周时期,还能引起人们的震惊。

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

【“美国谈判代表背后的战略家清楚他们的目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关税作为幌子,通过跨国公司彻底控制中国经济,通过中国的对美金融开放,彻底摧毁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所以,前天我就想,将来我国如果还有机会,我们将如何重建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呢?这需要提前做研究,不然到时拿不出方案,怎能对得起我自己的研究,对得起我的祖国?”】

实际上,笔者所谓“重建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并不只是指要等到十年、三十年后才需要做的工作,目前我们就需要对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进行改革,这无疑带有一定程度的“重建(被新自由主义破坏的)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但是,在全国人民几乎都在昏睡的现在,这怎么可能呢?

本文为《“经济安全战略及对策研究”总报告》财政金融安全问题的第一部分《货币发行机制的缺陷与我国经济安全的隐患》,但在该报告中编号为第二部分,现原封不动地照录如下:

货币发行机制与我国经济安全的隐患

我们知道,随着经济增长和生产规模的扩大,基础货币供应量也要相应增加,简单地说,如果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10%,基础货币供应量就要相应增加10%(实际上,我国这个数据高于经济增长率),如果不新印钞票(增加基础货币供应量),中国经济就会产生通货紧缩,这将导致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下跌,企业贷款的实际利率上升,生产者因此将蒙受损失。因此,只要基础货币供应量的增加不超过生产规模扩大的程度,就不会产生通货膨胀。换句话说,只要一国劳动力没有实现充分就业和在资源利用不足的情况下,新印货币就不会造成通货膨胀。

基础货币供应量的增加主要有四种途径可供选择:第一,央行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国债。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清楚地表明,美联储通过在二级市场上购买财政部发行的国债作为抵押是美国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途径。[1]我国在1995年3月通过并在2003年12月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规定:

【“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但第二十三条又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为执行货币政策,可以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国债、其他政府债券和金融债券及外汇,按照后一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在二级市场上通过间接购买国债发行基础货币,但由于因外汇占款而被迫发行人民币基础货币,实际上中国人民银行从没有在二级市场上通过间接购买国债发行过基础货币。在我国央行2015年10月的资产负债表上,虽然央行对政府的债权为15312.73亿元,但它并不是通过基础货币发行产生的,而是政府在2007年为了向中国外汇投资公司提供注册资本金,通过记账方式向央行发行特别国债(不用发行货币)置换央行2000亿美元资产形成的(这2000亿美元作为外汇占款时已发行人民币基础货币)。第二,外汇占款。我国在1994年外汇并轨改革之后,外汇占款逐渐成为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途径,从2003年至2013年,外汇占款占基础货币供应的95%以上,并且在2005年至2007年持续超过基础货币发行量。第三,购买黄金,在各国发行的基础货币中所占比例都很小。第四,央行向商业银行的再贷款,包括向金融机构再贴现和向货币市场拆入资金。我国在1994年外汇体制改革之前,央行向商业银行的再贷款和财政直接向中央银行透支一直是基础货币发行的主渠道,但从1995年直到2014年底,再贷款在我国基础货币发行的途径中几乎消失了。由于2014年的外汇占款减少,流动性紧张,中国央行才开始重启再贷款作为基础货币增加的途径:2015年1月16日,央行增加500亿元人民币再贷款额度,以支持金融机构继续扩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目的是引导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4
0
0
4
1
6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