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追问与美国病毒“黑洞”

金 微 2020-03-26 浏览:

赵立坚追问与美国病毒“黑洞”

 

赵立坚追问与美国病毒“黑洞”

一些自媒体热传《武汉零号病人找到了,军运会自行车选手》,内容来源于油管“YouTube”的视频,有4名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老外称追溯到了新冠肺炎的“0号病例”——美国女军官Maatja Benassi!这个Maatja Benassi的名字又出现在武汉运动会中。这个视频全长12分钟,引发各种猜测。

简单说下,所谓美国“0号病人”的追踪,是存在一个逻辑链条,从美国生化基地关闭,到电子烟肺病,到大流感,再到武汉军运会,当然,如果这个链条中有一个环节出了事实性的错误,质疑本身就存在问题,比如美国女军官的所有情况,是否有个亲戚在美国生化基地工作等等。目前,官方没有说法,估计也不会有说法。

赵立坚追问与美国病毒“黑洞”

从事件本身来说,不仅中国人在追踪,美国人也在追踪零号病人。赵立坚持续追问美国引发效应。

最近,赵立坚还在持续追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承认,在2019年流感季中,一些新冠肺炎患者被误诊为流感。3400万人感染,2万人死亡。如果新冠肺炎从去年9月开始,美国又缺乏检测能力,那么有多少人可能已经被感染?美国应该找到“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赵立坚发问之后,目前受到央媒跟进作出了回应,除了央视发表三问美国,新华社发表评论《赵立坚,请继续发问!》:赵立坚只不过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公开提出了国际社会许多人心底的疑问。

赵立坚对美国流感可能存在新冠的质疑,合情合理,因为确实有那么多的证据摆在那,这一推特质疑也在中美媒体中引发系列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作表态,但是说不会调查此事。

如同很多涉美事件一样,赵立坚争论撕裂社会群体。很多人对赵立坚的质疑一屑不顾,说他是阴谋论,说他是转移矛盾、说他破坏中美关系、加剧海外排华等。其实赵立坚发不发声,也改变不了特朗普和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美国的打压一样、种族主义歧视一样、世界规则还是一样!

在我看来,赵立坚的质疑,不仅在于质疑本身,而在于事件本身的影响,因为话语权本身是一种重要的权力,舆论就是一个战场,能维护国家、民族尤其是海外华人的利益。最近,正是在各界的持续质疑声中,特朗普不再说“中国病毒”了。

新冠病毒的源头在哪,有可能成为一个历史谜团,合理的质疑也是正常的,不能因为对美国不利的质疑你就不信,凡对中国不利的你都一律相信,这是双重标准。

赵立坚对美国质疑,实际上开辟了一个新的舆论场,美国3000万人感染死亡2万人的大流感、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关闭事件、“Event 201”全球流行病演习事件,这些因为赵的质疑而摆到了明面上,不是什么阴谋论,而是一种客观存在。

我们的社会遇到中美问题,就会诞生各种观点,对美国有各种态度和想法,归结起来:崇美、亲美、媚美、降美、畏美、仇美等心态。因为固有的意识形态、价值观,自由民主灯塔,延伸到社会经济领域的美好想象,美国的一切都自由透明的,未必是这样。最近,美国民众都自发在寻找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关闭事件的真相。

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最大的生物化学武器基地。去年8月,美国政府决定紧急关闭德特里克堡。据公开资料显示,这个基地的研究对象包括各种病毒,其中就包括冠状病毒家族的Sars和Mers。

美国对病毒研究的历史悠久,尤其是基因编辑技术实现以来,可以实现在基因层面改造病毒,加速了病毒研究的进程。美国对病毒研究的部门之多,延伸了一条长长的链条,这次疫情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的人造病毒论文风波只不过是揭开了冰山一脚 。

这里有些公开的报道: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 Ralph Baric 教授,是世界上研究SARS和MERS病毒的权威,2003年RalphBaric实验室,在SARS疫情结束后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

2011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日裔病毒学教授YoshihiroKawaoka与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研究人员RonFouchier的团队为了研究病毒逃避人体免疫系统的机制,分别利用基因技术对H5N1病毒进行了禽流感病毒改造实验,发现所得病毒能更容易通过空气在与人相近的哺乳动物雪貂之间传播。这项争议很大试验论文于2012年在英国《自然》杂志和美国《科学》杂志发表。

2015年,《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一种传播性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这一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并能引起小鼠疾病。论文作者包括RalphBaric和石正丽等,论文获得了美国国立科学研究院的资助,过敏和传染病与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还有生态健康联盟(ZLS)、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支持。

查看全文
5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