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礼:历史上我们打了500多次抗疫战争,这次是最漂亮的一次

王 玮 姜晓龙 2020-05-16 浏览:

张伯礼:历史上我们打了500多次抗疫战争,这次是最漂亮的一次

   姜晓龙

【天津北方网讯】

【“历史上我们打了500多次抗疫战争。这次也不例外,是最漂亮的一次。之所以漂亮,是因为对轻症、重症乃至整个战‘疫’,中医都做出自己的贡献,在没有特效药的时候,中医有有效的方案,这次新冠如此,以后只要是急性传染病,只要是一种新病毒,都是如此。”】

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5月12日在通过津云客户端、北方网直播的“抗疫第一课”主题报告会上如是说。

张伯礼:历史上我们打了500多次抗疫战争,这次是最漂亮的一次

中医药战“疫”有四大贡献

【“中医对于轻型普通型的治疗,有确实的把握。我也是到武汉以后半个多月在定点医院总结的经验。”】

张伯礼认为,中医的参与,一是及早组织中医队伍,二是及早全程参与治疗,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中医治疗的确诊患者达到74187人,参与率占到91.5%。湖北确诊患者90.6%,都使用了中医药,比例相当高。

贡献之一:集中隔离服用中药。

【“严格隔离,只是成功了一半。严格隔离,不吃中药不行。我提出,集中隔离,普遍服用中药,中药漫灌,所有人都要服用,不让病情转重,对密接预防也有好处,效果也非常好。”】

张伯礼举例,2月初时,隔离的4类人当中,最后确诊患者占到80%,大面积隔离以后给了中药。到2月中旬,这4类人当中确诊率只有30%。到了2月底是10%以下,起到了明显的控制疫情蔓延的作用。

贡献之二:中药进方舱治轻症/普通型患者。

【“我提出中药进方舱、中医包方舱,还提交了请战书,我有这个底气,因为已经有半个月的经验,已经知道对于轻症普通型患者,中医完全可以拿下。我们方舱有个特点,全是中医药人。”】

张伯礼说,从2月14号开舱到3月10号休舱,中医方舱一共收治了564名患者,除了汤剂以外,还有颗粒剂,同时加上针灸、按摩、贴服、穴位压覆,同时也组织锻炼八段锦、太极拳,全都是中医综合疗法。患者零转重、零复阳,这个成绩让人震惊。后来一共16家方舱普遍用了中药,方舱整体转重率是2%~5%,远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20%。重症少,跟前期中医阻断转重,有很大关系。

贡献之三:中西医结合救治重症患者。

【“对于重症,一直不改善的关键病理环节就要靠中药。中药关键时候四两拨千斤,力挽狂澜也指的是这个作用。”】

张伯礼表示,重症患者根本吃不了药,主要用中药注射剂。有的患者血氧饱和度偏低,在维持氧疗的同时,中医给他参附汤、生脉饮,往往一两天以后血氧水平达标;有的患者出现炎症风暴,早期足量使用血必净就可以逆转,控制炎性因子的释放,阻止病情恶化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对于白肺——肺的炎症很多很重,使用抗生素以后,吸收也很慢,这时候加一点热毒宁、痰热清,跟抗生素协同作用非常典型,给药一天后炎症就能吸收;还有包括循环衰竭、人机对抗等,很多西医棘手的问题,中药都能很好解决。

贡献之四:中西医结合康复治疗。

【“在恢复期,病人病毒转阴就可以出院,没有传染性了,但症状没完全改善。有的患者还咳嗽,有的患者还有低热,肺里的炎症还没有吸收,免疫功能还没有修复,这是进入到康复阶段,我们采用综合的方法进行康复,让患者全部复原,早日回归社会,回归生活。”】

张伯礼认为,康复的问题,海外现在还没想到,后期他们的康复问题也很大,中国现在已经总结出很多的经验来了。

张伯礼:历史上我们打了500多次抗疫战争,这次是最漂亮的一次

大疫出良药:“三药三方”发挥重大作用

【“总结历代几百次治疫的经验,大疫出良药,一次大的疫病必须要出一批好药。所以我们总结了‘三药三方’:三药是连花清瘟、金花清感和血必净;同时又研制了三个方子,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了清肺排毒方,中国中医科学院研制了化湿败毒方,天津中医药大学研制了宣肺败毒方。”】

张伯礼历数了这次抗疫贡献突出的“三药三方”。

【“我们把已经上市的中成药筛了一下,筛完以后发现,凡是治疗感冒、治疗肺感染的中成药,对新冠或多或少或轻或重都有效果。”】

张伯礼提醒,没有“三药三方”时也不要恐慌,治疗感冒的药都可能有些作用。如连翘败毒片、芎菊上清丸、清瘟解毒片,这些老药可以抑制冠状病毒,减轻症状;如清金止嗽化痰丸、痰热清胶囊、清热感冒颗粒、抗病毒口服液,这些都可以抗细胞因子,控制炎症释放;如清瘟解毒片、清喉利咽颗粒、六神丸、八宝丹、清金止咳化痰丸都可以抗肺纤维化。

查看全文
5
0
1
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