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某“著名学者”关于新冠疫情源头的言说

张 正 2020-06-03 浏览:

简评某“著名学者”关于新冠疫情源头的言说

  

  自新冠病毒疫情流行以来,各国专业人士和广大民众就都高度关注两个问题: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界还是人为制造?最先发生新冠疫情的是哪个国家?对第一个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依据现有证据,已多次否定新冠病毒系武汉人为制造。至于第二个问题,众所周知,中国是首先发现新冠疫情并展开了大规模防控措施的国家,但并不等于中国也是最先发生新冠疫情的国家。而且,越来越多的事实研究线索显示,新冠疫情的发源地极有可能在美国。许多有正义感的国际权威科学家都站出来指出,新冠病毒跟美国有关,例如,“人类基因治疗之父”和“人类体细胞治疗之父”、著名加拿大华裔医学科学家罗盖(Peter K. LAW)教授2020年04月21日于《再生医学杂志》(Open Journal of Regenerative Medicine)第9卷(2020年)发表《2019冠状病毒大瘟疫(COVID-19):起源、影响与治疗》(COVID-19 Pandemic: Its Origin, Implications andTreatments)一文,这篇文章用直接而明确的证据证明,“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出现是为美国巩固和维持国际政治和经济霸权而设计的预谋事件”。

  即便如此,美国反华当局及其追随者们仍不断以污名和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将新冠病毒的产生和疫情全球流行的责任归罪中国,图谋起诉、制裁、勒索中国,以“甩锅”特朗普政府防控疫情不力的责任。这当然会激起中国政府和人民,坚持客观公正科学立场的各国有识之士的坚决反对、抵制和驳斥。这不仅是因为美国有贼喊捉贼之嫌,而且是因为美国有研制、使用细菌和生化武器的罪行案底。

  迄今为止,美国挑起的这场论争远未平息。除了目前的调查研究成果尚不足以彻底揭开新冠病毒产生和传播的源头真相,一个十分重要且不可回避的原因是:当今世界和中国都存在阶级阶层差别和利益矛盾,因此,人们的判断也就难免不受国家民族和阶级阶层归属决定的政治立场、经济利益、思想感情和思维方法不同的深刻影响。

  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霸权国家,美国垄断资本的经济政治文化控制力、影响力不仅仅体现在美国和西方国家内部,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不少政府官员、企业家、知识分子都被其收买和控制。无须讳言,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的同化和美国梦、丛林法则逻辑的支配下,美国内外都有很多人信奉所谓“富贵之乡必是真理之地”。他们认定美国是代表先进、民主、正义、有道德的“灯塔国”,容不得世人对美国有丝毫不敬和道德怀疑,尤其是在新冠病毒源头问题上怀疑美国。当今世界存在这种现象、这种人,是同类价值观和利益追求使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体制内也存在这种现象、这种人,集中体现在某些作家、媒体人、专家、教授的言行中,其中还有肩负党政领导职务的。这在近几个月的舆情风波中暴露的十分充分。

  今年1月31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报告说“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25日,逾1900万人感染本次季节性流感,约有18万人住院,至少1万人死。”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上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仅这两条信息合在一起就证明,美国去年的“季节性流感”实际上就包含感染新冠病毒的疫情,且早于武汉新冠疫情的发生。据此及其他有关溯源线索,3月12日我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质疑美国:“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这一连串问题,代表了我国政府和广大人民要求美国当局回答的共同疑问,击中了美国的要害,却遭到了我国体制内外一些亲美人士的围攻和谩骂。

  比较突出的一例,是社会科学研究领域某局级单位一位现职党委书记的“著名学者”于2020年3月中旬在某微信群中公开指责赵立坚:“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随之而来了各种阴谋论。连外交部发言人都跟着裹乱,气不忿翻出旧文传播点科学知识”。旧文,是他多年前写的一篇题为《阴谋存在,阴谋论存疑》的短文,以《经不起推敲的阴谋论,为何总能大行其道?》的标题重发。还声称:“现在各种阴谋论招摇过市,关于新冠病毒来源和命名的争论此伏彼起,真让人无奈。这种争论在国际舆论场上非常不利于中国,而有利于美国,特别是有利于特朗普。对于他而言,赵立坚的推特简直就是一块从天而降砸在他头上的大披萨。”

查看全文
12
0
0
1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