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佚名 2020-09-14 浏览: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下面这段话,是美国宾西法尼亚洲约翰劳蒂研究中心主任、原美国海军情报中心主任汤姆·乔写的,令人触目惊心。现抄录如下: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拉拢中国名人作家是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的一个行动。当时,代号计划为“沸”行动。这是根据当时华盛顿针对中国采取的一系列软性打击手段之一种。随着白宫主人尼克松访华,中美进入一段所谓的蜜月时期。

但是,五角大楼以及我们海军情报作战处,从来没有结束过这样的行动。中国在79-88年之间至少约有120名当时十分具有名气的中国国籍文人,被我们(美国)以各种手段收买。而这些人主要作用就是即将用于1989年在中国之春的主要文化行动。

这些人收买十分容易,例如帮助他们在海外知名刊物上,在重要版面上,发布他们的文章。可以是署名的,或者以化名出现。但是稿酬是十分可观的。在早期每千字约2000美金。后期上涨到3500美金。这些资金可以采用以在大陆进行公司化以后,再输入他们所指定的帐号。

这些人,我们需要他们主要针对中国弱点方面,实施打击。重点揭露中国以及中共的一些重要错误。在对于中国前任总理周恩来先生的一系列诬蔑性行动中,这些人为我们提供了极大帮助。出版在86-89年之间的《叫父亲太沉重》、《毛泽东医生回忆录》这两本书,在那个时代,对于打击中国人的神话领袖的理念,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这些手段虽然是冷战时期的产物,但在今天仍然适用。这正是打击中国的头等手段。中国每每也是受制于此,即不敢抓,也不敢不管,这导致了中国人集体性的群体意识的尴尬与失落。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无巧不成书,近期方方日记在海外开售。这就印证了汤姆·乔所言非虚:“从来没有结束过这样的行动”。

要知道在3月底,方方才完成武汉日记的最后一篇,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这部书就完成了翻译(英语德语两个版本)、编辑、校对、成书、上架亚马逊等一系列操作。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简直堪称神速,翻译速度比新冠治疗手册还快……

当西方各国被疫情打击得焦头烂额之际,他们不着手翻译新冠治疗手册,而超音速地翻译出版《方方日记》?情理何在?目的何在?或许,他们,尤其是美国,都在等待这本他们口中还原“武汉真相”的作品。

此书的介绍是这么说的——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socialinjustice, corruption, abuse, and the systemic political problems which impededthe response to the epidemic)。

在西方,抗击疫情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转移矛盾,一战是这么做的,二战也是,而这次转移矛盾的办法就是愈演愈烈的“中国应为新冠负责”的论调。美国,英国,澳洲,甚至印度已提出要让中国赔款道歉。他们强行给中国扣上一个“病毒源头,应该为全人类赔罪”的帽子。而恰恰这个时候,方方为他们递上了最好的一把刀。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这部书的问世,让高喊“中国病毒”的特朗普和蓬皮奥们,更有底气了。

方方日记的恶——选择性地无视真相。

在方方的世界里,没有医护人员的殊死搏斗;没有专家学者日以继夜地解疑释惑,不停地向百姓传递正确的防疫信息和常识;也没有央视新闻实时更新的数据和白岩松对待时政的灵魂拷问,更没有全国万众一心捐款捐物、团结抗疫的正面而激昂的场景。

方方的世界是阴暗的,灰色的,她凭着“我的朋友说”,“我的医生朋友说”杜撰编写了大量故事性内容,并且均无亲身考证。

在她笔下,广西援助武汉年轻女护士被“写死了”,“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武汉仿佛人间炼狱。

为了校正其说法,还原真相,武汉协和医院通过不同途径私信了方方几次,告知其女护士并未去世,仍在抢救。但她并未更正。

60篇日记大量充斥着不实内容。

方方的日记是封城期间写下的,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参与志愿者,没有出入大街小巷派送物资、出入医院和隔离点送关怀。仅凭“我的朋友说”,“我的医生朋友说”杜撰编写了大量故事性内容。

这样不实的内容,随着此次发行,却能轻易地给世界留下武汉宛如纳粹集中营的形象。

最为可气的,不是源于她这些模糊不清的“谣言”,很多的是是非非的东西,源头未必是她。最大的问题是——方方选择性“失明”。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美国:我们一直在收买中国文人

在她的日记中,将这场灾难解读成了“人祸”。

查看全文
54
2
1
6
10
154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