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中国延迟退休与美国休克疗法

杨斌 2014-02-17 浏览:

  2013年,清华大学某教授推出了一项养老体制改革方案,主张退休年龄不变的情况下推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至65岁,引起了广泛争议。当采访的记者问退休职工的生活来源如何解决时,她回答说:“我觉得我们现在正在写这个政策建议,经过培训居家就近参加社会服务,50到65岁的男性去做一些养老院的园丁、园林义工,50-65岁的女的给老人做做饭,洗洗衣服,做点编织,多好!”

  从清华教授的采访回应中,可看出她提出的养老金改革方案尚未考虑到如何妥善解决退休职工的生活来源,因此她在答复追问时谈到的解决思路显得随意而缺乏认真思考。人们都知道养老院、园丁、家政服务也有激烈岗位竞争,60岁左右的退休职工根本不可能找到这样的工作,园林义工就意味着根本不可能解决生活来源问题,她作为研究社会保障问题的专家对此是非常清楚的。这样的养老金方案,没有从国情出发而盲目迎合西方削减社会保障的错误潮流,抛弃了中国不断提高、完善社会保障的正确做法和成功经验,违背了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与建立“老有所养”和谐社会的大政方针,自然民心所背。据了解,人民网在“延迟领养老金年龄”的调查中,45万网友参与投票,93.3%的人反对。

  削减社会保障是大势所趋?

  全球危机以来美欧各国出现了削减社会保障浪潮,西方媒体受大财团控制并渲染社会保障支出造成了债务负担,回避债务危机实际上来自挽救天文数字的金融赌债。中国某些学者将偏袒资本的西方媒体当作客观消息来源,误认为削减社会保障是大势所趋、迟早要实行的改革,主张中国也应该与国际接轨实行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中国也像美国一样出现了养老金的资金缺口。

  实际上,尽管美国许多私人企业养老基金投资股市亏损巨大,但是,根据2010年美国官方的正式社会保障基金财政状况报告,三十多年来养老、医疗等联邦社会保障税收始终高于支出,从1984年到2009年的社会保障纳税超过支出盈余累计两万亿美元。联邦社会保障基金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拥有者,2013年5月美国政府超过债务上限后仍然维持运转,也是得益于联邦社会保障纳税的盈余资金。

  近年来中国与美欧的经济情况完全不同,美欧国债所占经济比重高达100%左右,而中国国债所占经济比重仅为美欧的五分之一;近年来美欧经济增长乏力或陷入停滞,而中国三十多年来始终保持强劲增长;中国社会保障部门多次表态养老金支付没问题,到2012年底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结余达2.3万亿元,18个省份的养老金结余,远远超过了14个省份的养老金缺口,即使有缺口国家也会用财政补贴弥补,广大民众除了社保缴款还为国家发展贡献税收,他们年老体衰之时理应作为有功之臣得到回报;中国尚未像美欧国家那样推行金融自由化改革,也无须像美欧政府那样耗费巨资挽救金融衍生品赌债。

  改善社会保障有利经济增长

  尽管各国面对的具体国情千差万别、各不相同,但是,美国希望到处削减社会保障以帮助资本谋利,企图当作“普世价值”推广以让人误以为别无选择。20世纪80年代拉美陷入外债危机之时,美国逼迫拉美削减社会保障来偿还外债,借口是减少政府干预并让市场机制更好的运行,被拉美国家谴责为“逼人割自己的肉来偿债”。美国明知不少拉美因此陷入经济停滞、社会动荡,却将同样的改革方案换个国名推荐给其他国家,甚至曾因文件上忘记修改国名而闹出了笑话。

  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数年来,美欧斥巨资挽救华尔街而削减社会保障支出,导致贫富差距扩大、市场需求萎缩和经济低迷。中国却采取了正确的改善社会保障和扩大内需政策,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覆盖面和数额均有较大幅度提高,扶植弱势群体、缩小收入差距并扩大了市场需求,在世界经济低迷中因增长良好备受国际舆论赞扬。但是,中国经济仍面临着消费比重过低和贫富差距过大问题,需要进一步提高、改善而不是效仿西方削减养老等社会保障。只有这样,才能消化美欧经济低迷造成的生产过剩和市场萎缩,落实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目标。

  随着中国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受到削弱和所占比重出现下滑,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所占比重过低并呈现出下降趋势,从1990年的53%下降到2007 年的39.74%,限制中国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并导致了消费率的下降,消费率从1993年的59.5%下降到2005年的50%以下,甚至低于大跃进时期严重失衡的56.2%。中国的退休职工属于中低收入群体并具有较高的消费倾向,保持正常年龄退休并提高养老金待遇能有效刺激消费和扩大内需,反之效仿西方削减养老等社会保障将会降低消费和经济增长。

  当前中国社会保障部门虽然反复强调养老基金有大量盈余,但是,许多学者仍然提出种种效仿西方的削减社会保障改革方案,包括推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减少退休职工养老金发放数额等,还以劳动人口数量减少、老龄化趋势等为依据。实际上,中国大多数家庭都希望生育两个或更多的子女,适当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就能有效改善劳动力供给状况,随着科技进步未来劳动人口能创造出更多财富,不难满足老龄化带来的技术相对简单的消费需求增长。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0
0
0
44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