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高铁债务、外汇占款与中国铁路改革

贾根良 2014-03-25 浏览:

  四、中国铁路改革“外资盛宴”的性质

  在本文上篇的最后一节,笔者已经谈到,由于我国通过外汇占款给美国交纳铸币税,由此所产生的损失目前已高达23.8万亿元人民币。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长期以来,我国在基础设施、教育、医保、养老金和农业补贴等公共投资的许多领域都严重缺乏资金,如果这23.8万亿元人民币的铸币税为我国财政部所获得,那么,这些方面的资金缺口就都可以无偿地被弥补。例如,现在我国养老金账户亏空1.6万亿元人民币,铁路债务3万亿人民币(包括高铁债务的2.6万亿人民币);又据2013年6月1日新华网的报道,我国铁路投融资改革迫在眉睫,已开工项目存在着3万亿人民币的资金缺口。然而,我们只要拿出交给美国的23.8万亿元人民币中的7.6万,这三项加起来的的资金缺口就迎刃而解了。

  但是,由于我国财政部损失了巨额铸币税收入,又不愿意通过征税为铁路筹集资金,我国铁路建设只能被迫全面开放铁路建设市场。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首先,在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资源开发性铁路和支线铁路上的新建铁路的所有权、经营权下放给地方政府和民营资本;其次,设立铁路发展基金,以中央财政性资金为引导性资金,吸引民营企业投入,基金主要投资国家规定的项目,社会法人不直接参与铁路建设与经营,但保证其取得稳定合理的回报。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指出的,为了吸引民营资本投资铁路,保证投资人的收益,铁路发展基金的收益率虽未必能超过6%,但肯定不会太低,这样才能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我们就假定这种稳定合理的回报率目前为5.8%吧;但随着利率市场化,恐怕6%的利率也无法吸引私人资本进入。

  问题是民营资本和我国地方政府的资金来自哪里?首先,总体上说,我国民营企业严重缺乏资金,在他们不得不通过高利贷为其正常生产活动融资的情况下,他们哪有闲钱去投资铁路?余云辉和笔者早就探讨过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简单地说,这就是:美元流入导致中国人民银行增发大量基础货币,产生了所谓的“流动性过剩”。然而,正如海员在大海中航行中一样,“水,水,到处都是水,但一滴也不能喝”,原因就在于央行为了避免通货膨胀的失控,回笼因外储增加而超发的基础货币,采取了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发行央票的信贷紧缩措施,其结果是大量民营企业从银行系统无款可贷,不得不依靠高利贷,这犹如饮鸩止渴,其结果是民营企业大量倒闭,这是2011年温州大量民营企业倒闭的根源,而外资则因把美元倒入中国可以获得人民币,因此不受央行信贷紧缩措施的限制,在中国拥有了极大的货币信贷权;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由于融资利率不断攀升,国内企业通过“内保外贷”等途径开始到境外大肆借入美元债,难道政府鼓励民营企业使用热钱的高利贷和从境外借入美元投资于中国的铁路建设吗?

  其次,我国地方政府面临着债务危机,哪里还有资金去投资铁路?除了借债建铁路外,还有别的途径吗?让地方政府负债建铁路将减轻还是增加铁路债务?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可能要大肆向外资借债了。三年前,笔者就怀疑,地方政府债务有相当大部分是由外资通过各种途径借高利贷给地方政府形成的。而现在,地方政府已经明目张胆地向国外借款了。据2013年的媒体报道,“多地传出地方政府或国企向境外银行贷款获得批准的消息。如南昌地铁贷款2.5亿美元,重庆粮食集团获近2亿美元贷款等。这些贷款主要是以美元计价,提供贷款的银行包括世界银行、星展银行等境外银行。[1]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分析道,地方上提出引进外资可能会从城际铁路入手,比如,江西省在引进外资过程中,由于外资对投资回报率的要求更高,地方上可能会通过给予对方土地开发权利,让外资享受更多优惠的模式,吸引外资注入。[2]为了把美元倒入国内使其控制中国经济,我国地方政府一直都是不遗余力啊!

  在本文上篇的图表中,我们已经显示,自2005年至今的八年多,由于我国所有的新增基础货币都是因美联储把美元倾泻到中国通过兑换人民币形成的,所以,除了一些企业靠自我积累外,我国企业如果扩大再生产,基本上就必须仰仗美元的流入,现在又被迫走上了直接向境外资本借贷的道路。外资不仅篡夺了我国的货币发行权,而且也掌控了我国的货币信贷权,中国金融和经济的危机早已不可避免。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改革者和我国的经济学家们起劲地在鼓噪人民币国际化、利率市场化、上海自贸区和资本项目开放。货币主权的丧失说明人民币的老窝都已经被鸠占鹊巢了,试问:人民币国际化中的人民币将何处安身?如果我国不收回货币主权,鼓噪利率市场化、上海自贸区和资本项目开放难道不是在为国际垄断资本控制中国经济摇旗呐喊吗?在这种情况下,我国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性质和前景不也就已经昭然若揭了吗?

  在笔者看来,中国铁路改革的实质就是,通过对中国政府和经济学家们进行洗脑,外国资本假中国政府之手,瓦解铁路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战略性产业的重要作用,这是外资控制中国经济新的战略步骤。目前,仅就外资在中国所拥有的资产价值而言,它早已超过我国外汇储备的价值。“我国政府部门唯一一次公布外资资产是2007年底,外资在中国持有2.11万亿美元资产,而我国当时的外汇储备仅有1.55万亿美元。”[3]即使不按照这种比例推算,仅以2013年底我国27万亿人民币的外汇储备来计算,外资在中国所拥有的资产价值已经占到该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56.9万亿)的近二分之一!能够用“央行独立”和金融自由化等一套骗人的经济学理论对中国的改革者和经济学家们进行洗脑,让13亿中国人民长期蒙在鼓中而被掠夺,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知识就是力量”的威力是何等的强大!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0
0
0
0
0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