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对WTO裁定“稀土案”中国败诉的简评

贾根良 2014-03-28 浏览:

  今天媒体发布了WTO裁定“稀土案”中国败诉的消息,这再次暴露了WTO作为发达工业国御用工具的本质,凸显了WTO、美国、欧盟和日本在中国稀土问题上的强盗逻辑。近两年来,笔者观察到,在调解国际贸易争端上,WTO实际上已经不起作用,美国、欧盟对中国光伏产业的“双反”、巴西对中国制成品征收高关税等都说明谁愿实施保护主义就实施,WTO实际上已经失效。因此,中国不用理睬WTO的裁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笔者认为,实施出口配额是远远不够的,我还是坚持三年前在下面这篇旧文等文章中的观点:完全禁止稀土出口,把资源行业(包括稀土)的外资企业全部国有化,对稀土等出口行业征收禁止性的资源租金税和环境污染税。

  中国早就该反思自己作为自由贸易捍卫者的可笑角色。历史上,历来就是发达国家维护自由贸易,落后国家强调保护主义,中国这种角色的颠倒源自于错误的“进口高端产品、出口低端产品”的发展战略。与稀土出口一样,我国大量低端制成品的出口也是“坏的贸易”,这是追求单一低端制成品经营造成的恶果,我国捍卫自由贸易,实际上捍卫的就是这种可悲的国际分工地位,捍卫的是通过贸易顺差大量地向发达国家输送财富的发展道路。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和学者们对此不察,对自由贸易执迷不悟,任由其他国家对中国实施贸易保护,而自己却不保护自己的高端产业,以致于核心技术永无突破之日。笔者曾提出取消出口退税等一系列措施,目的就在于调整经济结构,为中国高端产业的投资保护和贸易保护创造条件。我国加入WTO是在新自由主义支配下做出的决策,我国应该借此WTO裁定“稀土案”中国败诉的机会对我国加入WTO对国民经济造成的危害进行政策辩论。

  附录:

中国稀土问题的经济史透视与演化经济学分析

  本文原载《北京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新华文摘2011年第22期全文转载;《高校文科学报文摘》2011年摘要转载。

  摘要:本文以稀土资源为例,基于经济史和演化经济学的视角对我国自然资源出口及相关政策进行了深入反思。重要自然资源在发达国家的经济崛起过程中曾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他们都采取了“进口原材料并出口制成品”的工业化战略。相反,出口初级资源不仅无法致富,甚至会导致国家的衰落。发达国家严格限制自然资源出口的目的,是为了将其投入到构成国家富裕之基础的附加值高和创新机会窗口大的高端产业环节中。跨越式发展的机会窗口来自于新的技术经济范式,在以解决资源和能源问题为核心的第六次技术革命中,丰富的稀有金属资源将为我国抓住新的机会窗口提供难得的机遇。但是,我国当前稀土等稀有金属资源的利用与发展模式存在严重的弊端,亟待做出重大战略调整,本文为此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稀土;自然资源;高质量生产活动;新技术革命;资源战略

  一、引言

  自2010年初我国政府实施稀土储备计划和出口限制政策以来,国际稀土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度上涨。[①]这一方面让美、日、欧等稀土消费大国怨声载道,并高调渲染“中国对西方发动稀土战争”;另一方面,一些针对中国稀土政策的行动业已广泛展开,如近期美国宣称要重新启动国内稀土开采活动并积极寻找替代供应的来源,日本则在指责中国“资源武器化”的同时,还频繁对印度、越南、蒙古等“有土”国家展开外交攻势[②],欧盟也搬出WTO规则对中国稀土政策施压……在我国稀土问题上,某些西方国家展开了紧锣密鼓的活动。

  西方国家在中国稀土问题上的“神经过敏”表明,目前我国的稀土政策着实打到了某些国家的痛处。然而好景不长,最近据国外媒体透露,世界贸易组织初步裁决中国对9种原材料的出口限制违反了WTO规则。虽然该案不涉及稀土,但却很可能是西方国家的一次“投石问路”。在这次试探得到WTO的首肯之后,西方国家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将锁定中国稀土。[③]这意味着,目前我国对稀土等原材料的限制政策将可能面临严峻挑战。

  事实上,即便我国已经有所行动,但在目前的经济和政策环境下,稀土等稀有金属作为战略资源的重要作用基本上是发挥不出来的。既然如此,为何西方国家还要在我国稀土问题上如此小题大做呢?以下是笔者援引某位中国专家的话:“(稀土)全球一年只需要12万吨,这是非常小的用量,其中还有很多是被有战略远见的国家储备起来的。……真正需要(稀土)的那些应用强国早就以低价大量储备了中国的稀土,所以现在中国对稀土的调控根本不会威胁到它们。它们大肆炒作,其实是想让中国继续以不合理的廉价供给他们稀土,同时消耗中国具有独特优势的战略资源,……这正是几个稀土进口大国与中国较量的手法。”[④]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4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