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禁止不可再生资源出口并回购资源型外资企业

贾根良 2014-04-01 浏览:

  贾根良 刘琳

  原载《经济纵横》2011年第2期

  摘要:出口自然资源的目的是什么?除了换取外汇,还有别的目的吗?如果没有,那么,换取外汇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外汇储备不断贬值的时代,不可再生资源是一国财富保值和升值的最佳选择。我国是人均不可再生资源非常匮乏的国家,也是自然资源进口大国,资源问题越来越成为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致命“软肋”。但是,非常荒谬的是,在我们不断地呼吁利用外汇储备建立战略资源储备的同时,我国许多惟利是图的企业和地方政府置国家和民族利益而不顾,长期贱卖稀缺的自然资源,外资也在通过种种手段掏空我国的不可再生资源储备。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有效办法就是严厉整顿自然资源行业,不仅要把该行业的外资企业全部收归国有,而且还必须严禁不可再生资源的出口。

  一、经济全球化之下我国的自然资源之“痛”

  借改革开放和经济全球化之风,外资得以大量进入我国自然资源产业,除了放射性矿产资源的勘探、开采、选冶及加工可能是目前我国唯一完全避免外资入侵的自然资源行业外,目前我国整个自然资源产业几乎都有外资的身影。在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幌子下,外资大量圈占、控制或出口我国自然资源,甚至对一些不可再生的稀有资源进行变相出口和掠夺,这种状况目前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下面笔者就以黄金和稀土行业为例,一窥当前外资涉足我国自然资源产业的现状。

  1、黄金之“祸”

  作为最重要的实物财富储备,黄金的价值已充分体现在日益高涨的国际黄金价格上:2001年末,国际黄金价格不足300美元/盎司,现在已涨至1100美元/盎司以上,翻了近四倍。据资料显示,美国等发达国家早已开始储备黄金,并对外资涉足其金矿资源的开采和出口进行严格限制。截止2010年6月,美国的黄金储备为8133.5吨,占其外汇储备的72.8%和全球黄金储量的26.7%,且美国从不外售黄金。但黄金资源却并未得到我国政府的足够重视。目前我国公布的黄金储备为1054.1吨,虽然总量位居世界第六,但只占我国外汇储备的1.6%。其实我国黄金年产量早已超过200吨,2009年更是达到了313.98吨。但是,近几年我国的黄金储备却没有同步增长,黄金大多数被用于国内外消费,我国外汇储备的绝大部分仍然是日益贬值的美元。

  长期以来,由于地方政府贪图短期经济利益,盲目引进外资,导致我国大型金矿被外资贱价圈占的消息时常见诸报端。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在贵州、云南、辽宁等多个世界级的特大型金矿被外资控制后,逐利的外国资本却从未顿足不前。据香港大公报2010年4月21日的文章《外资疯狂圈占中国金矿》报道,2005年,加拿大AFCAN公司通过其子公司间接控制了我国青海滩涧山金矿。另据报道,2008年,澳大利亚澳华黄金公司继烂泥沟金矿后再度出击,获得吉林省白山金矿的采矿权。据统计,截止2008年,澳华在我国合资的金矿项目,已探明黄金储量约52吨,其中澳华占有约46吨,控制率高达88.5%!然而,这只是外资涉足我国金矿资源的冰山一角。有统计表明,截止2008年,我国各地的217家金矿都有外资的身影。

  2、稀土之“劫”

  稀土是宝贵的稀有金属和战略资源,我国是稀土大国,储量和可开采量均居世界第一位。然而,正是在稀土资源上的“财大气粗”,使我们对稀土的认识长期存在偏见。改革开放初期,用我国丰富的稀土资源换取相对稀缺的国外资金和技术,是稀土的主要任务。不幸的是,这种观念并未与时俱进地得到调整,反而在我国盲目引进外资的浪潮中,得到进一步巩固。

  目前,我国稀土可开采储量已由原来占世界的80%强迅速减至目前的不足50%,更有学者称其实际储量已不足30%。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在2009年的提案中指出:“按照目前的开发速度……二、三十年之后,我们将不得不花费巨资从外国进口稀土,西方国家就会牢牢掐着中国的脖子,遏止中国的发展”。

  让笔者感到欣慰的是,稀土资源问题已经引起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今年伊始,各稀土资源大省已多次开展稀土资源专项整治工作,稀土战略储备计划也已付诸实施。然而,喜忧参半,在全国打响“稀土保卫战”之时,这种战略性资源仍在遭受外资的变相洗劫。

  从2010年上半年的情况看,外资在我国稀土资源行业的投资热情依旧不减,但为了规避目前我国对稀土原材料出口的配额和数量限制,外资已悄然做起了“偷天换日”的勾当——投资稀土深加工行业,再将制成品出口。由于在相关政策法规中,稀土深加工和应用行业依然属于鼓励外商投资的项目,所以外资能享受许多优惠政策。这使得其他一些非稀土外资企业也开始向该领域进军,最近韩国浦项制铁收购包头永新稀土一事就是这样的例子,该公司利用我国未对铁合金制品进行出口限制,就把稀土制成铁合金进行变相出口。据资料显示,内蒙古、江西和广东等省的许多稀土加工公司均有外资涉足。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5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