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大国企是拯救中国经济的最好出路

杨斌 2014-06-21 浏览:

     核心提示:当前,中国应果断拿出像建国初期一样的决心和魄力,大力发展公有制企业并提高公有制经济所占比重。应建立所有制和分配制度改革试点的“可控科学实验室”,尽快在不同地区试验不同发展公有制经济思路,同解决中国面临的各种紧迫社会经济问题密切联系起来,从引起群众强烈不满和威胁社会稳定的领域入手,如频繁造成大量矿难事故并严重破坏资源的采掘业,导致楼市泡沫投机猖獗和宏观经济失衡的房地产业,假冒伪劣产品屡禁不止威胁公众安全的食品、药品行业等等。

    2008年美国金融风暴引发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以来,世界舆论热议“中国模式”表现出色的独特制度原因。新加坡著名学者郑永年撰文指出,波及全球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考验了中国的发展模式。而中国应付这次危机中的出色表现又提高了“中国模式”的影响力。

    郑永年认为,“中国模式”具有以下突出的制度特点。“西方国家在拯救经济危机过程中往往只有金融杠杆,而缺少经济杠杆。因为存在着庞大的国有经济体,中国政府具有金融和经济两种杠杆来实施危机拯救计划。结果是显见的。这些举措不仅带动了本身的经济复苏,而且带动了整个亚洲尤其是东北亚和东南亚的经济回暖和复苏。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一些同中国经济体紧密相关的经济体都开始出现增长的势头。”

    国有经济是经济调控的有效杠杆

    西方爆发危机之后重新审视“中国模式”,中国应该为拥有强大的国有经济感到庆幸,因为,国际舆论都已意识到这是中国抵御国际金融危机的优势。当年泰国、韩国、阿根廷等国爆发金融危机之时,美国操纵国际货币基金逼迫这些国家推行私有化,将涉及经济金融命脉领域的国有企业廉价卖给国际资本。美国却在本国爆发危机后采取的国有化和政府干预做法,与强迫发展中国家推行的私有化和取消政府干预的做法截然相反。这种双重标准表露了美国鼓吹的“华盛顿共识”的虚伪性。

    美国强迫发展经济转轨国家推行私有化政策,目的是利用私有化加深经济危机并趁火打劫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金融命脉。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之时,美国操纵国际货币基金提出了苛刻的贷款附加条件,包括推行战略行业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推行金融自由化,向西方资本开放金融市场,废除劳工保护法规,允许自由解雇工人,甚至还规定韩国等国的失业人数必须增加一百万!美国的目的是首先通过私有化政策拆除国有企业形成的阻碍,再通过金融、投资自由化为美国控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命脉打开大门,私有化导致大批工人失业必然出现庞大的产业后备军,通过劳动力市场供求压低工资并提高西方垄断财团利润,还可促使经济陷入恶性循环并激化为社会动荡,导致各种资产价格进一步暴跌以利于美国廉价收购。

    显然,美国打着“提高效率”的幌子鼓吹科斯产权理论和私有化,其实是为了利用私有化蓄意造成大量失业为垄断资本牟利。俄罗斯推行私有化不仅没有提高经济效率,反而导致劳动力、原料、能源利用等效率指标下降了30%,失业人数、贫困人口和收入差距出现了急剧的扩大。美国曾经宣称大规模私有化造成的痛苦代价是“短期阵痛”,但是,私有化导致西方控制了许多转轨国家的经济金融命脉。这些国家丧失了长久的发展潜力和抵御危机冲击能力,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后也纷纷陷入了深度衰退,背上了数代人也无法偿还的沉重外债包袱。

    中国前期改革的经验与教训

    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初期,中国推行国有企业的改革,主要是通过责任制创新调动广大劳动者的积极性,不仅没有造成下岗失业还消化了数千万返城待业知青,劳动收入不断提高而基尼系数呈现下降趋势,国民经济在不依赖出口需求情况下保持了高速增长。

    这一时期中国经济改革的突出特点,是引入市场调节后公有制经济仍保持主体地位,就确保了按劳分配的主体地位。1985年反映社会收入分配差距的基尼系数仅为0.24,显著低于国际警戒线和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威胁稳定的各种社会群体事件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

    但是,后来受到新自由主义的科斯产权理论误导,改革过多强调产权因素而忽视了劳动者的利益,各种变相的私有化导致资本同劳动者利益的对立,出现了社会收入差距和基尼系数不断扩大趋势,大批职工下岗和群体事件频发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劳动收入比重过低限制了国内市场需求的增长,加剧了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公有制经济的比重迅速下降并逐渐丧失主体地位,公有制企业提供的各种社会福利、保障也被当作包袱推向社会,出现了引起社会强烈不满的养老、医疗、教育等“新三座大山”。中国基尼系数已从1985年的0.24上升到2007年的0.48,而根据公认的国际警戒线超过0.4就意味着贫富差距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5
0
0
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