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何干强 2019-06-27 浏览:

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何干强

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一、一个不可忽视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党的十九大提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1],这是我国当前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迫切要求,也是经济发展的伟大战略目标。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属于全社会现代化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有观点认为,

【“现代化是指人类社会从工业革命以来所经历的一场剧烈变革,涉及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思想等领域,是一个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变迁的、世界性的历史过程。西方的现代化研究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主要关注的是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道路问题,用西方的标准塑造世界。在中国,现代化研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研究对象既包括发展中国家现代化道路的经验教训也包括发达国家的经验教训,以服务于中国的现实需要。”[①]】

应当说,这对国内外现代化研究的实际状况,做了比较客观的简要综述;但是也有不足,主要是,把现代化阐释为“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变迁”,这缺乏唯物史观(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即离开了与此紧密联系的生产方式的变化,尤其是其中包括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为核心的生产关系的质的变化,来解读现代化过程。

如果从包括一定历史条件下生产方式及其相应的生产关系角度看,那么中国的现代化理论研究和实践,从上世纪50年代初就开始了。当时我们党的领导人多次谈到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1953年2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过渡时期的步骤是走向社会主义”,计划“十到十五年或者更多一些的时间内,基本上完成国家工业化即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2],这实际上已经研究了当时历史条件下的中国现代化进程及其实践战略。1964年,周恩来在第三届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即“在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3]。1975年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申上述宏伟目标,并提出“两步设想”蓝图,“即在1980年以前,建成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在本世纪内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4]事实说明,我国现代化研究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就开始了,并非“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在经济现代化内容上也不是只从社会生产力角度讲工业化,而是把实现工业化与创建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所有制紧密联系在一起,贯彻的是唯物史观指导思想。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上来,现代化建设已成为党和国家的中心议题,并有了更丰富的含义。理论界也掀起现代化研究的新热潮。

应当认识到,在改革开放已有40周年实践的当今,党中央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这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中国经济现代化提出的新要求。因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经济现代化和高质量发展都有了更新更深的内涵。面对中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经验和教训,很有必要研究发掘这种新内涵,形成科学的认识。

党的十九大以来,学术界对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已取得不少理论研究成果。关于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含义,有学者提出,它主要包括“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体现效率、促进公平的收入分配体系”、“彰显优势、协调联动的城乡区域发展体系”、“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绿色发展体系”、“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全面开放体系”、“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经济体制”等七部分[5]。有学者则认为,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具有现代性的经济系统,从增长动力看,它以创新作为驱动力;从要素结构看,它具有高端要素集聚和现代产业主导的特征,而且各生产要素以及各产业、区域、城乡子系统呈现结构协调性;从运行机制看,它具有成熟的市场化体制机制,政府宏观调控科学有度;从系统环境看,它具有动态开放特征,对国际环境有很好的适应性;从发展目标看,它追求高质量经济发展目标,保证国家经济具有竞争力和可持续性、包容性的发展[6]。关于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有学者提出,它不仅体现在所提供的产品的质量高,还体现在生产的效益好、效率高、消耗低、污染少;要通过转变发展方式,包括科技创新、制度创新、产业创新,提高投入产出率、能源资源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促进增长动力向创新驱动转换。为高质量发展打下一个效率和竞争力的稳固基础[7]。

查看全文
何干强
何干强
教授、研究员
6
0
0
1
7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