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生命健康岂能托付给资本的“善心”

赵 磊 2020-03-25 浏览:

生命健康岂能托付给资本的“善心”

  

赵磊:生命健康岂能托付给资本的“善心”

01

引子

3月18日,《中国改革报》刊登了《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一文,明确表态支持以莆田系为代表的医改。文章说:

——据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全国共有643家非公医院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419人、疑似病例1627人、治愈出院1484人。

——非公医院抗疫也“硬核”。

——得益于政策红利不断释放办医活力,以莆田籍为代表的非公医院就像野百合迎来春天,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社会办医群体。

——2019年6月10日,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重申“加大政府支持社会办医力度”。

……

02

揣着明白装糊涂

按照《中国改革报》的这篇报道,若在这次疫情中,某些私立医院,比如那个著名的“莆田系”,出于“慈善”的意境,真的作出了贡献,社会自然会给予认可滴——至于这贡献有多伟大,另说。

问题是,对待疫情,对待人命关天的生命健康、医疗保障,广大民众能不能依靠私人资本的“善心”呢?

别人的回答我不知道,但是扪心自问,我认为靠谱的回答是:不能。

“经济人”经常教导我们:“觉悟”“良心”“善心”值几个钱?

根据“经济人假设”的逻辑:私人资本的“善心”靠得住吗?

马克思说:“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在市场经济背景下,你可以指望某个资本家成为雷锋,但你能指望全部或大部分资本家成为雷锋吗?

所以,在市场经济社会,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决不会把自己的生命健康、医疗保障托付给私人资本的“善心”。

那么,我们的生命健康应当托付给谁呢?按照依法治国的标准:必须托付给合理的制度设计。

这样的制度设计应当遵循什么样的逻辑呢?

理论和实践早就证明,保障生命健康的合理的制度设计,其基本逻辑决不能是市场,而必须是置身于市场之外的政府。

在唯利是图的市场中,私人的“善心”当然应该提倡。但是,以为必须把民众的生命健康和医疗保障托付给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资本,那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总之,在市场经济中,关乎人民生命健康的医疗体系的制度设计,只能是有政府保障的公益化和社会化,而绝不能交由资本支配并由市场决定的私有化和市场化。

医疗市场化以来,莆田系的是非就摆在那儿,勿需多高的智商就能辨别。所以,对《中国改革报》明确表态支持莆田系的文章,我就不评价了。

不评价,不是说我不敢评价或不能评价,而是说我实在懒得评价。既然我“懒得评价”,那么不妨看看别人的评价吧。

03

民众的反应

先看看中国民众的反应。

在《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这篇文章下面,没有一个跟帖表示支持。剔除掉直接开骂的以后,我将跟帖复制在下面:

——法国马卡龙电视讲话要把私立医院收回,西班牙这次疫情后也要把私立医院改回国有,简直就是开历史倒车!

——你们这帮不要脸的现在出来摘桃子!你们拿了多少好处?人民是这么好骗的吗!

——某某委出来走两步。

——抗疫战争即将结束,摘桃子的就迫不及待了。

——无耻。

——莆田系每个毛孔都滴着xue和angzang的东西,如果公立医院全归莆田系,任何疫情都将击垮这个国家。莆系不除,医难不已!建议国家以此疫胜利为开端,全面清除莆田系!

——狗改得了吃*不?

——水很深,我们县的医保额2020年三家公立医院包括十几所乡镇卫生院只有1.2个亿,80万人的县,而私立医院,八家,大部分莆田系的,7000万,慢性病还有几千万,好多也在私立医院!让老百姓怎么活?

——私立医院份额超过公立医院,已经是违反中央关于公立医院主导的精神了。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 。记下来了。

——莆田系真不要B脸。

——某某委真是"不忘初心",也是莆田系?

查看全文
17
0
0
4
0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