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计划红利和制度红利成就了改革开放

李东宏 2020-05-21 浏览:

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计划红利和制度红利成就了改革开放

李东宏

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计划红利和制度红利成就了改革开放

摘要:90年代末以后,中国经济20年高速、平稳发展就是以市场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机制作用的结果。

在决定中国经济20年高速、平稳发展的计划调节机制中,地方政府,根据中央的产业政策和经济计划,在央企国家队的配合下,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资源配置,自主经营城市,自主布局经济建设,使得地方政府成为计划体制、机制深入市场的众多章鱼触手,使得全国的统一计划调节可以根据各地的市场信号随时调整,使整个经济调节即符合市场,又合乎计划,当然可以保持经济长期、高速、稳定发展。

关键词:计划经济市场化;美国版的世界秩序;苏联版的世界秩序;毛泽东;改革开放

“在1950-1978年间,(我国)GDP的年均增速接近8%。如果从1950年一直算到1984年,GDP的年均增速则为8.09%”。[《于中宁:中国经济70年发展的两组令人震惊的数据》,察网。]而“1979-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4%”[《刘鹤: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财政新时代。]。是什么让改革开放的成就超过前三十年?

引入市场,培育市场主体,都是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贡献,但这并不是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原因,因为所有国家的改革都会这么做,而中国奇迹只有一个。改开成功的原因有三个:第一、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两个三十年的产业红利在一个三十年里分);第二、前三十年计划体制和机制的红利;第三、前三十年的制度红利。可以说,改开成功的原因是市场经济基础上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计划红利和制度红利。

一、两个三十年的产业红利在一个三十年里分

前三十年是中国工业化时代,是个资本原始积累时代,后三十年是表现为城镇化和城市化的现代化时代。逻辑上讲,前三十年没有分红,后三十年分红了,因而,可以得出结论,两个三十年的产业红利在一个三十年里分了,就是后三十年。这是后三十年GDP高的重要原因。

前三十年,中国工业化面临着不具备基础条件的难题,表现为,西方工业化的前提条件我们都不具备:第一、从西方经验来看,工业化需要形成两个市场,其中一个具有技术优势,利用技术差距,向另一个输出制成品,并从另一个输入原材料。第二、西方国家内部需要完成资本原始积累。新中国进行了创新:

弥补第一个缺陷的是:中国城市——农村的二元模拟市场,这两个模拟市场满足了“一个具有技术优势,利用技术差距,向另一个输出制成品,并从另一个输入原材料”的条件,表现为,城市向农村提供工业品,农村向城市输送原材料和劳动力,国家没有钱搞基本建设,在保障工业化建设的同时,靠农村集体化的劳动力聚集完成了江河湖海的治理、水库等水利设施的修建和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

弥补第二个缺陷的是:前三十年全民积累,压缩消费。方法是增加生产积累,压缩消费,没有资本的分红,所以,避免了贫富分化,全民团结一致。但由于剪刀差的存在,农村比城市穷,这是劳动力价格的差别造成的。西方工业化的内部代价则是羊吃人运动、工人阶级贫困等。这是资本剥削造成的。

弥补以上缺陷,还是不能工业化,因为工业化的机器设备和技术从哪里来?毛泽东打了两仗,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一、抗美援朝,换取苏联投资中国工业化,就是价值50亿美元的156个工业化项目。这是中国工业化的基础。第二、珍宝岛保卫战,中美关系解冻,中国从西方引进43亿美元的工业化项目,这是对中国工业化的锦上添花,意味着工业化的基本完成。西方工业化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对外战争和殖民,向世界转移负外部性,代价是北美大陆原住民被灭绝,南美原住民被屠杀和殖民,非洲被奴役,亚洲被侵略。与之对应,中国则是通过两场正义的卫国战争,赢得了工业化,改变了世界格局,向世界转移正外部性。因此,这是新中国的第三大创新。

前三十年中国人口的城镇化率一直保持在15%以下,从1950年的12%到1976年的15%,这是工业化要求的资本原始积累决定的。一旦原始积累完成,中国在80年代进入城镇化时代,90年代又进入城市化时代。就这样,前三十年工业化积累的产业红利在第二个三十年里分配了。但是,站在产权的角度,我们是用改革开放的方式分配的。改革开放分配的主要是前三十年积累下的资本及资本收益部分,少部分是前三十年利用社会主义制度克扣的劳动者的部分工资。改革开放就是用市场的方式对其进行资本分配。改革是国内的市场化资本分配。就改革来讲,首先是78年农地承包,农民完成了对农业资产的市场化分配,前三十年农业积累的红利被农民平均分配。其次、80年代国企改革和私营企业的兴起,基本完成了对前三十年国有经济红利的分配,形成了国企和私人资本。90年代末,国有经济的红利基本被瓜分完毕。再次、地方政府参与市场分配,其中,土地出让使得政府成为市场主体,以市场主体的身份经营城市。这样,一定程度上,政府不自觉地代表社会整体与社会个体之间的交易,为市场的培育和发展奠定基础。开放就是让外国资本也来参加国内资源,包括前三十年红利的分配,由于国企的竞争能力被国企改革削弱,大量的资源和红利被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占有,导致了中国人穷,但是由于国家对市场的控制力并没有被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掏空,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的利润率极高,再加上地方政府通过土地出让制度经营城市,导致中国市场能够高效配置资源,引来了全球资本到中国淘金,使中国形成了全球最大的产业集群。目前,外国资本和私人资本投资中国的利润率正在明显降低,但仍然高于其它国家,当然,捆绑跨国公司的是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

查看全文
3
0
0
14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