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十年的产业红利、计划红利和制度红利成就了改革开放

李东宏 2020-05-21 浏览:

在中国的产业规模和红利滚雪球的过程中,最初中外资本收取的是中国国内的红利,随后又收割了来自亚非拉的红利——中国租西方的知识产权,通过出口制成品到亚非拉市场这个转租行为,赚取租金差,最后收割了来自欧美的红利——政府代表社会整体与社会个体之间的交易以及不断升级、扩大的产业集群,使得中国的产业集群不断缩小与西方的科技差距,最终部分领域形成对西方的科技优势,向西方收取知识产权费。当然,只要美元是世界货币,中国就必须接受美国发行绿纸,用中国的钱买中国的商品和优质资产,并控制发生在中国的世界红利分配。因为人民银行对绿纸背书并收购,作为外汇储备,而美元外汇储备的存量及其需求会随着世界贸易的发展以及美国不断制造事端扩大美元外汇储备的需求而扩大,不需要兑换成美债以外的商品,所以,美国可以无代价地印出美元,并用美元计量、代表和控制全世界的财富。

改革开放的红利就是前三十年工业化的红利,经过政府对市场分配的参与,由中国红利变成世界红利,起因仅仅是两个三十年的产业红利在一个三十年里分。

二、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市场化成就了改革开放

条件比中国优越的印度,为什么改革开放了两个三十年,没有出现中国奇迹,而中国只改革开放了一个三十年就出现了?第三个三十年,中国会不会改革成印度?要答案吗?这要看后三十年改革做对了什么。80、90年代中国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80年代肯定是计划经济,是开始市场化的计划经济,所以红火,而且是前三十年红火的延续。90年代中国要实行市场经济,但是世界上主权国家的市场经济已经不存在了,美欧日都不是,“市场经济”是给美欧日外围国家设计的经济制度,满足的是美欧日对外开拓的需求,而且实现市场经济没有十年八年是完不成的,所以中国90年代显然也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确侵入了中国经济,给中国造成严重的问题,比如GDP大起大落、国企大溃败、香港金融危机等。实际上,九十年代末,房改的发力、土地出让制度、政府的国债投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大规模外资进入中国才导致中国经济开始平稳、高速发展。这里面,房改的发力、土地出让制度、政府的国债投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都是计划体制的市场措施。总之。80年代,中国是计划经济,90年代,中国经济还是计划经济,而且经历了旧的计划体制被取消和新的计划机制和体制被重启,新旧计划体制和机制完成了交接。这些计划体制的市场措施,所以能够推动中国经济开始平稳、高速发展,是因为地方政府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资源配置,使得国家的计划体系在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上实现,并且成为市场机制的组成部分。有了地方政府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资源配置,才有地方政府经营城市、央企国家队、产业政策和经济计划的结合:产业政策和经济计划代表中央的意志,央企国家队是实施产业政策和经济计划的工具,地方政府,根据中央的产业政策和经济计划,在央企国家队的配合下,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资源配置,自主经营城市,自主布局经济建设,既是在计划的末端,利用市场对资源进行计划性配置,也是市场的基础,根据计划对资源进行市场配置,这里的资源是附着在城市土地上一般性资源和财富,具有货币的性质。这是市场基础上的计划经济。由于它的存在,才能实现投资拉动经济高速发展,才能把超发的货币塞进房地产等虚拟经济,M2都200万亿了,却没有通货膨胀。这就是90年代末期以来20年高增长低通胀的奥秘。

中国的理论界一直对改开的成功经验进行歪曲:

第一、农地承包,改革一开始就被歪曲。1978年的农地承包,其经验被歪曲为落实生产经营责任制,实质上是用落后的经营形式实现了社员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所以,包字进城,在国企改革中惨遭失败,就是反证和反讽。其实,包产到户,是两个层次的改革:经营体制和机制上是落实生产经营责任制,生产关系上是落实集体经济的成员权。其中,落实农民的成员权是农地承包取得成功的基础和关键。生产关系层面决定经济体制和经营机制层面。落实生产经营责任制,古已有之,不算改革。落实农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才是新生事物,才是改革和创新,才让包产到户或者落实生产经营责任制成为改革。

包产到户,还把农户变成了集市场主体和计划经济的最小单元的经济角色,使得农产品计划生产触角伸入了市场,农产品市场成了农产品计划经济乃至整个计划经济的脚,形成了市场基础上的农产品计划经济:农户的市场经营,形成农产品计划经济的市场经济基础,国家向农户收购农产品形成市场基础上的农产品计划生产。这种稳定、高效的农业经济体制和经营机制,是中国农业稳定、经济稳定和社会稳定的基础,是中国改革顺利进行的根基。

但是,当时的改革可以采取更好的措施,如果把农户换成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市场基础上的农产品计划经济,效率会更高。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关系,村集体成员全体平均分红并保留自留地和宅基地,把耕作择优承包给部分成员,其他成员进城务工或者到村、乡、县、市或者省级集体创办的集体企业劳动或者退出劳动即可。这样,至少农产品加工业、畜牧业和建筑业等可以交给集体企业来做,高效、安全,没有养猪难、转基因和食品安全问题。另外,集体企业是向村民分红的,所以集体企业是自己创造需求侧的供给侧,可以克服现在私营企业规模太大,造成的有效需求不足和财富两极分化问题。当然,最大的好处是,国家只要看看省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年报,就能知道第二年的农产品供应情况并据之进行宏观调控。

查看全文
3
0
0
14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