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论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经济研究和实践应当确立的科学指导思想

何干强 2020-05-22 浏览:

论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

——经济研究和实践应当确立的科学指导思想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 经济学院,江苏 南京 210003)

何干强:论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经济研究和实践应当确立的科学指导思想

摘要:维护和坚持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显著优势”,理应在经济研究和实践中确立唯一科学的唯物史观指导思想。唯物史观在《资本论》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和唯物史观经济学原理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后者主要体现在两个基本方面:经济发展方面,揭示出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史的过程经济运行方面,揭示出社会经济运动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基本环节之间存在辩证关系。《资本论》阐述的所有经济学原理都渗透唯物史观,为了便于由点带面、全面系统地理解体现唯物史观经济学原理,从《资本论》及其手稿中提炼出如下要点并作简要阐述:新经济系统是在与原有经济系统内部关系的对立中发展起来的,社会历史时代的更替不能划出抽象的严格的界限,商品中包含的劳动具有二重性,商品流通可以与多种生产方式结合但是终将消亡,经济的社会形态存在多层面并在不同历史阶段具有相应的表现形式,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决定社会生产的全部性质和全部运动, 一定的分配关系只是历史地规定的生产关系的表现,社会再生产必须保证消耗掉的不变资本得到补偿再生产同时是生产关系的再生产,人与自然之间存在物质循环规律,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全部社会的基础,经济关系中的个人是社会生产关系的产物,人类真正的自由王国只能建立在共产主义必然王国的基础上,科学经济理论应反映现实经济的辩证运动。

关键词:《资本论》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唯物史观经济学原理指导价值

作者简介:何干强(1946—),男,湖南长沙人,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一、在经济研究和实践中必须确立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

(一) 唯物史观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总结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一系列“显著优势”,并提出“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1]。这些“显著优势”和“根本制度”都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革命和建设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我们要维护和坚持这些“显著优势” 和“根本制度”,就必须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关于“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2]的要求,深入学习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与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划清界限。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看,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最根本的,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恩格斯[3]20 把历史唯物主义称作“唯物主义的历史观”,简称唯物史观。恩格斯[4]指出,马克思有“使自己的名字永垂科学史册的许多重要发现”,主要是“两个发现”:一是“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也就是唯物史观二是“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也就是资本主义机器工业生产方式和剩余价值规律[5]776-778。在这两大发现中,唯物史观在先,是后一发现的指导思想。恩格斯[6]623 充分肯定了马克思对人类的伟大贡献, 强调“这个唯一唯物主义的历史观不是由我,而是由马克思发现的”。

马克思[7]365 在一封信中曾对他的朋友提出,希望在向读者介绍《资本论》 时,“ 更多地强调《资本论》的唯物主义基础”。这里所说的“唯物主义基础”,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科学思维方法它应用在人类社会的研究中,则被称为历史唯物主义或唯物史观。唯物史观是《资本论》的指导思想。正如列宁[8]10 所指出的,与现有的各式各样研究人类社会运动的历史观相比,唯物史观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当代中国正在实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努力高质量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这就理应确立唯一科学的唯物史观指导思想,并自觉地应用于经济研究和实践之中。而应用的前提,就是力求弄懂弄通渗透在

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著作——《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为此,本文对《资本论》中的唯物史观原理进行了比较系统的阐释和梳理, 希望能对后续研究起到推动作用。

(二) 唯物史观在《资本论》 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查看全文
何干强
何干强
教授、研究员
2
0
0
3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