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关乎坚持维护宪法尊严的一个重大经济理论问题——“竞争中性”辨析

何干强 2020-09-10 浏览:

关乎坚持维护宪法尊严的一个重大经济理论问题

——“竞争中性”辨析

何干强

何干强:关乎坚持维护宪法尊严的一个重大经济理论问题——“竞争中性”辨析

摘要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有必要对“竞争中性”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学概念做一番辨析;判断这个概念究竟是否科学,应当看它是否真实地反映了市场竞争关系的真相;用马克思的市场经济观分析,即使是简单商品流通的市场竞争者也不能说都是无差别、“中性”的,资本流通的市场竞争有多方面关系,都不存在所谓市场“竞争中性”;“竞争中性”在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市场竞争中更是不存在的;“竞争中性”要求资本主义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平起平坐,这对私人资本家而言,只能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而在国际上推广“竞争中性”,很难说没有搞垮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基础的欺蒙性;一些人鼓吹“竞争中性”是与要求取消国有企业全民所有制性质、取消所有制分类相联系的,真正目的是妄图修改宪法中关于“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的庄严规定,瓦解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对“竞争中性”进行理论辨析,这已不是学术之争,而是一场违反和维护宪法的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

一、辨析“竞争中性”的必要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共产党人的斗争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大方向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1)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对我们在经济改革领域,抵制和反对新自由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搞私有化的思潮,坚持党中央走就提出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2)的正确方针,具有重大指导意义。本文认为,当前有一个涉及重大经济理论问题需要辨析清楚,这就是关于市场“竞争中性”的问题。

“竞争中性”,是近年来才在我国经济话语中流行起来的一个概念。由于一些有较大影响的学者,甚至政府领导干部也在使用这个概念,因此格外引人关注。此前,“竞争中性”这个概念对我国很多人是陌生的,因为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著作和辞典中,从未见过。在西方国家著名的《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现代经济词典》【1】也查不到;能见到的,是所谓市场中的“纯粹竞争”、“有效竞争”、“完全竞争”“不完全竞争”、“垄断竞争”,“竞争均衡”等概念。可见,“竞争中性”在西方经济学中并不是规范性的学术概念。

有学者指出,“竞争中性”(competitive neutrality),是澳大利亚新威尔士大学希尔默(Hilmer)教授于20世纪90年代首先提出来的,目的是要消除该国的国有企业相对于非政府企业所享有的来自产权的竞争优势;2012 年,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把这个概念应用到一份《竞争中性:维持国有与私人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的报告中(3)。该报告标题说明,“竞争中性”这个概念,主要是针对国有企业与私人企业之间的市场关系而言的,是为了改变私企在市场竞争中相对于国企的不公平地位。换句话说,提出“竞争中性”这个概念,是为私人企业要求公平地位而“打抱不平”的。我们知道,现在的OECD由36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组成,是政府间的国际经济组织【2】。由此可以确定,我国某些人使用“竞争中性”这个概念,不是首创,而是搬用了资本主义国家新出现的经济学话语。

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对于“竞争中性”这类资本主义国家出现的经济学概念,很有必要做一番辨析。这是因为,唯物史观揭示出,经济学研究对象的特殊性在于研究人们物质利益关系,而决定物质利益关系的是生产资料所有制【3】。资本主义经济的剥削性质正是由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的。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为了掩盖剥削关系,总是代表资本家阶级的利益,为资本主义私有制辩护,把资本主义私有制说成是“天然的”、是“社会生产的永恒的自然形式”(4)99,把包括资本主义市场竞争关系在内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说成是“永恒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 (4)649。所以,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经济学的概念,一般都属于资产阶级经济学范畴,具有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阶级性和辩护性,如果我们不加分析的照搬,直接用以指导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实践,那是会上当受骗的。

查看全文
何干强
何干强
教授、研究员
0
0
0
6
13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