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资产被少数人占有了,你怎么能叫改制呢?

温铁军 2020-09-11 浏览:

资产被少数人占有了,你怎么能叫改制呢?

温铁军

温铁军:资产被少数人占有了,你怎么能叫改制呢?

  温铁军:我们上期讲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矛盾,就是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相关性分析,来看发展中国家在追求发展主义的这个过程中的那些教训。

  我们特别强调了发展中国家在形成它们的政治主权的时候,一般都会按照宗主国的要求,保留原来宗主国留下的政治体制:

  多党制的议会民主、教育、科研、媒体、文化等等这些基本上是按照西方的模式照搬过来的,对于经济基础方面却让渡给了跨国公司。

  所以我们举了一些例子来说明发展中国家之所以现在遭遇困境,它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那我们接下来看发展中国家是不是有可能改出这种经济基础归别人,上层建筑也是被别人给定的,改出这种宿命呢?

  中国大概应该是比较值得注意的一个样板或者一个经验。为什么?

  早在中国早期国民党推翻清朝政权的革命过程中,就有相当多的海外的不同的势力介入。

  在革命的这个大的驱使之下,当时的已经形成革命政权的苏联,在早期的中国革命扮演了一个重要的指导者的角色,当然也是资助者。

  所以它提出的就是认为中国面对的主要的矛盾是封建主义,因此根据马克思主义的五个阶段论,中国的革命应该是阶段的,先解决对封建主义的革命;

  然后形成资产阶级政权,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当资本主义的工业大生产形成之后,才可能推进工人阶级为主体的无产阶级革命,这是当年指导中国革命的基本思想。

  这样就导致我们说中国在革命过程中,农民革命为主要内容的革命经验和苏联给定的要先发展资本主义,再进入工人为主体的革命的这样一个理论之间发生了碰撞,这是根本性的矛盾。

  凡属于被苏联培养的党的领导人到中国农民革命的斗争中来的时候就都有没法适应的问题,所以就发生了多次斗争。

  最后是延安山沟里边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归纳总结了农民革命的经验,才有了中国革命从延安山沟里走向全国胜利这样一个过程。

  接下来,注意,不同就从这儿开始了,就它不是完全按照西方的思想理论体系。

  其实马克思主义也好,斯大林主义也好,基本都同属于西方根据它的发展过程所形成的理论归纳,并不是根据发展中国家。

  因为西方在整个地球上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块,它的发展经验当然可贵,但并不是全球普遍适用的,也就是不是普适性的。

  它这个地方所形成的经验、所归纳出的理论、所形成的文化也不具有普遍意义。当它一定要求把它当成普遍意义,就当成普世价值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冲突。

  这在世界上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是被验证过了的一个客观的结果,只不过发展中国家自己的知识分子还没有愿意,没有主观上接受这样一个客观结果而已。

  当然在中国也是,就是只要照搬了,无论照搬了欧洲的,比如德国的、英国的,还是照搬了俄国的,你搬过来的东西在中国本土的革命中都很难真正适应。

  于是乎产生了延安山沟马克思主义逐步从根据地走向了全中国。最大的不同在什么?在这场革命所形成的是完整的经济主权。

  所有的原来帝国主义在华留下的势力,无论你是银行,你还是工厂,你还是码头,全部收归国有了,没道理可讲,不是赎买就是直接剥夺了。

  所有的国民党政府它所形成的资产全部收归国有了,过去的地主形成的所有的土地和浮财全部都分给农民了。

  它是一次彻底的叫做经济基础领域中的革命,完成了剥夺剥夺者的革命之后,中国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呢?

  完全是民族经济的经济基础了,或者说就是因为剥夺了海外的跨国资本的资产,剥夺了国民政府的官僚资产以及四大家族,于是乎形成的是国家资本为主导的经济基础。

  同时又由于中国还是一部分按照苏联给定的阶段论,所以当时提出的新民主主义发展把土地革命也叫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尽管农民革命根本就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也叫成是它,然后说它是未来发展的主要的内容,于是乎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叫做民族资本主义。

  这是我们进入所谓的工业化、城市化最初的那个安排,这些在我们团队写的《去依附》董筱丹执笔,我是第二作者,形成这本书里边把这段已经写清楚了。

  就是它的经济基础一开始就跟一般发展中国家以非暴力革命谈判的方式形成的经济基础完全不一样。

  比如中印比较,很少有人这样比较,甘地是和平不抵抗,它不是暴力斗争,所以它就拿不回印度的经济基础。

  一定程度上很多原来英国人留下的庄园,英国人留下的产业还是人家的,那我们这儿就全部全部拿回来了。

  一样,我刚才讲到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革命的时候为什么西方这么强烈的反对他,而西方为什么对曼德拉的革命那么吹捧?

  是因为曼德拉没有动跨国公司的利益,查韦斯动了跨国公司的利益,谁动了谁的奶酪,谁愿意呢?

  中国就是彻底拿过来了,也因此就导致中国一开始完成了中国革命,就一定是个异类。

  所以它的经济基础不同于一般发展中国家,也就导致它变成了一个以国家资本来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这样一个为主导的这么一个客观过程。

查看全文
温铁军
温铁军
“三农”问题专家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
20
0
0
4
18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