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资本

莫 易 2021-07-16 浏览:

丑陋的资本

  

丑陋的资本

  文/莫易

  最近,一部以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为题材的电影《中国医生》正在各大院线上映。

  据说影片首映之日,获得票房近亿,收获涕泪若干。

  但是,有看过该片的网友说,影片中治疗新冠肺炎的画面,无一例外都是插管、切肺、上呼吸机、用人工肺等西医的方法,而对在整个抗疫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中医却只是轻描淡写、不痛不痒地提了提,甚至最后还出现轻症患者喝中药后转危重症被西医救回来的剧情。

  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不声不响、千变万化、勾魂索命的疫情,至今还在全球肆虐。世界各国莫不为抗疫焦头烂额、折戟沉沙。

  只有中国,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将突如其来、来势汹汹的疫情控制住了。

  这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

  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成功发动了人民战争;

  中国有以不变应万变的中医药,以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全球独一无二。

  面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传染性病毒,西医从来都是猝不及防、茫然失措,从来都是先研究病毒,再研究阻断,最后研究特效药。

  等特效药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疫情,能不泛滥成灾吗?

  而中医,不管你什么病毒,我只需辩证病症,就可以对症下药。

  这场疫情,西医所谓的新冠肺炎,在中医看来,不过就是湿邪而已。

  兵贵神速,速战速决。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才是中国短短三个月就控制住疫情的真正原因。

丑陋的资本

  然而,这部以抗疫为题材的影片,却置抗疫元勋中医于不顾,而一味渲染西医。

  是无心之过?

  还是有意为之?

  该电影剧情简介曰:影片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的真实事件改编,以武汉封城期间的金银潭医院为核心故事背景,同时兼顾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方舱医院等兄弟单位,以武汉医护人员、全国各省市援鄂医疗队为人物原型,全景式记录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抗疫斗争。

  既然以武汉封城期间的金银潭医院为核心故事背景,就拿金银潭医院来说。

  2020年1月28日,黄璐琦院士的中医团队接管金银潭医院南楼一病区,2月3日,便传出6名重症和2名轻症患者出院的捷报。

  正是这一捷报,给忧心忡忡的全国人民带来战胜疲情的信心。

  影片为什么只字不提?

  兼顾武汉协和医院,是吧?

  2020年2月15日,扈晓宇教授中医团队接管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危重定点收治院的Z9、Z10两个病区。到3月14日,共收治176例,其中重症和危重症64例,治愈出院51例,所有服用过中药的患者(172),全部存活。而且,全程零气管插管、零有创呼吸机、零ECMO人工肺。

  影片为什么只字不提?

  兼顾方舱医院,是吧?

  邹旭教授中医团队接管雷神山C6病区,以针灸和中药救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取得零转院、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病人康复零后遗症的战绩。

  张柏礼院士中医团队承包江夏方舱医院,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舱内564例患者,无一例转重症,出院后无一例复阳。经验在十几所方舱医院推广后,转重率均从10-20%下降到2-5%。

  影片为什么只字不提?

  以全国各省市援鄂医疗队为人物原型,是吧?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先后派出5批800人的专业队伍驰援武汉;全国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伍中有5000人来自中医药系统;中医药在武汉的治疗参与率高达91.05%。

  影片中有他们的身影吗?

  900万人的大武汉,三个月为什么只有几万人感染?

  《光明日报》2020年3月3日数据: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武昌区,1月28日,疑似病例确诊为新冠肺炎的比例90%以上;2月2日,实行隔离点集中中医药干预,到2月6日,确诊率下降到30%;3月3日,确诊率只有3%。

  疫情,为什么没有泛滥?

  因为全国各地都有中医药在干预。

  没有中医挂帅,我们能打败疫情吗?

  西医当道的世界各国,在疫情中什么样子?

  或许就是我们的样子。

  说中国的西医比西方的西医还牛逼。

  谁敢说?

  又有谁相信?

  百年以来,利益集团为了抢占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医疗市场,攻击抹黑中医无所不用其极,把护佑中华民族趟过500多场瘟疫沼泽的中医打压到了濒危的境地。

  一场疫情,洗去了中医的蒙尘,也揭开了西医的画皮。

  可就在中医渐渐崛起的时候,一部以疫情为题材的电影却通片抑中扬西。

  到底是为了礼赞白衣逆行者还是为了给西医洗地?

  敢问编剧和导演:

  影片中安排轻症患者喝中药后转危被西医救回来的剧情,是你们自己的主意还是“受人之托"?

  居心何在?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
0
0
4
0
9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