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再说柳女士的安全问题

吴 铭 2021-07-22 浏览:

再说柳女士的安全问题

  

吴铭:再说柳女士的安全问题

  作为中国四十年政治经济发展的宠儿,民族资本的代表人物任正非之女,也是著名企业华为的重要管理人员,孟晚舟,被美国加拿大匪帮公开绑架,我看是回不来了。

  同样,作为中国四十年政治经济发展的另一个宠儿,买办资本的代表人物柳传志的女儿,同样是买办资本的高级管理人员,柳青,却备受美国方面垂青,他不回来了。

  一个回不来,一个不回来,似乎意味着四十年中国政治经济与美国的某种关系和结局:要么回不来,要么不回来。

  今天,孟晚舟、柳青两人,都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人质。

  区别之处在于,孟晚舟当然知道自己是人质。

  而柳青,正陶醉于胜利的喜悦之中,尚未意识到自己的人质本质。

  华为的愚蠢之处在于,做为中国民族企业的代表,居然对美帝国主义没有丝毫的警惕,还真的以为美国就那么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文明、进步……,与狼共舞,却不知道狼的本性,活该倒卖。

  而柳氏父女呢?出卖国家经济金融主权,卖身为奴,甘心事敌,当前的柳青乃是滴滴集团的老总,尤其是出卖了国家数据主权,对美国来说,居功至伟,她在美国应该是极风光的。可怜,不知道美国人的这种热情会持续多久。

  如同一个被捕猎的鹿,身陷囹圄,还以为是富贵乡。

  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是老人家的教导。很多人,容易忘掉。

  美帝国主义最无法容忍的是中国的独立自主。

  特别是近些年,中国有了些独立自主的苗头,对美国不那么听话了。用美国鬼子的话说,成了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中国的存在,客观上就是怀璧其罪,只有中国肢解成几十块,打得乱七八糟,才能主美国鬼子心安。

  可惜,中国还没有到这份上,至少,领土基本完整。经济虽然不好,但是比美国要强得多。2008年的金融诈骗,居然没有把中国搞垮。

  这让美国鬼子无法容忍,特别是在美国鬼子丧失了经济、军事上的所谓优势的情况下,必须将中国置于死地而后快。抓捕孟晚舟,即是牛刀小试。

  效果似乎不太好。

  于是,2020年初,发动了针对中国的疫情攻击,并部署好了内应力量,从经济上、思想 文化上相互配合,搞一场颜色“革命”,彻底将中国搞垮。这次行动,准备充分、动员广泛、计划周密,尤其是内应力量强大,从经济上、思想 上、文化上、媒体上的配合,极其紧密,似乎没有失的可能,应该是能成功的。

  设计好的剧本是,中国疫情突然爆发,买办舆论作为内应力量,攻击中国政府,提出民主、自由、人权之类的口号,为此,以方方为代表的中国作家、中国专家、中国媒体人买办集团,集体出洞,全力表演,妄图一举成功。他们借用其控制的媒体力量,制造一个又一个舆论焦点问题,误导舆论,制造恐慌,破坏抗疫行动。尤以“一地无主手机”最为险恶。美国那面,当然是全力煽动,落井下石、趁人之危、无所不用其极,唯恐中国不乱。不可,正当他们毫无保留地表演之际,中国,突然,出乎他们的意料,居然依赖中医控制了疫情!相反,美国、日本、英国、印度等国自己的疫情,却无法掩盖,突然爆发了起来。结果,昨天还在自夸的所谓免费医疗、卫生系统强大、应对疫情准备最充分的化妆,突然被撕下,露出了资本主义反动、愚昧、腐朽、野蛮、残忍的本色。一场针对中国的颜色革命动乱,自然就瓦解了。那些为了发动这场动乱而卖力表演的作家 、网红、专家、学者、媒体人、教授之类,陷入了突然的尴尬,即使是最皮糙肉厚、经常把别人的名字写了耻辱柱上的武汉女作家方方,也不好意思再更新自己的微博——她这么能说会道的人,居然找不出什么话题了。

  在美国的“灯塔”形象突然瓦解的同时,美国鬼子投入40年的人物、物力,搅尽脑汁在中国豢养的教育、宣传、舆论、媒体体系,也瓦解了,其中的权威、专家,虽然还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但毫无疑问,这批人已经丧失了社会信用,成了彻底的行尸走肉,已经不堪再用了。

  中国人民伟大抗疫的胜利,美国鬼子抗疫的荒谬可耻,特别是围绕着抗疫的发生在思想、文化、舆论领域的斗争,标志着中国的买办资产阶级再想“与国际接轨”,不可能了。想继续夫妻关系、消气外交、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不可能了。一方面,是美国方面不会接受什么“中美合作共赢”,另一方面,或许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民也不会接受与美国共赢的谬论。

  中美之间斗争,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

  这场斗争中,你要么站在中国人民方面,去反对美帝国主义;要么站在帝国主义方面,反对中国人民,出卖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充当帝国主义的帮凶。我看没有中间道路可行。

  孟晚舟,是中国民族资本势力,因为不听主席的话——民族资产阶级有这个老毛病,就是听不进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话,总爱私心自用——,丧失对帝国主义的警惕性,结果,吃了亏。

  买办资本势力,或许对老人家的话了解得更全面一些,但是,他们就是要和中国人民作对的,就是要破坏中国人民的利益作为投命状,投降帝国主义,老人家的话,他们当然是反对的。所以,他们出卖起中国主权利益,是毫不犹豫的,是积极主动的,是无微不至的,更是非常顽固的。

  尽管中美如此敌对,但是,当年的央行制度,当年的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市场、美元结算、储备美元等政策,当年的开放金融、取消在华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投资额度限制、持股比例限制等卖国政策,中国方面仍然在执行。今天,中美斗争如此激烈,特斯拉这样的间谍车、烂车,仍然在中国热销,有关方面甚至极其担心当前的斗争损害了特斯拉的利润。

  这让人想到当年的蒋介石先生:抗日战争都打得不可开交了,蒋先生还在向日本支付庚子赔款。又让人想起当年的纳粹德国,它的军火公司有美国的股份,它射向英国——美国的盟国——的每一颗导弹,都为美国赚取利润。

  资本无祖国,为了利润,可以杀害自己人,当然也可以杀害自己的盟国的平民。

  柳家,恰恰就是这样的买办资本的代表人物之一。

  正当中美激烈斗争之际,柳家毫不犹豫,违背中国政府的法律要求,把富贵的数据交给美国方面,直接出卖中国数据主权,换取了美帝国主义的青睐。

  柳青,更是毫不犹豫地逃到美国,寻求庇护——似乎是极其聪明的一招,颇有乃父之风。

  至此,美帝国主义,与主权意义上的中国,算是撕破脸面了,决裂了。

  至此,中国的买办资本势力,算是与中国人民、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也撕破了脸,决裂了。

  至此,中国人民,与几十年的亲美媚美的政治经济路线,撕破了脸,决裂了。

  至此,中国人民猛回头,再次拥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与一切反马、非马的思潮,决裂了。

  只有中国的买办资本势力,似乎以为柳青女士是成功人士,成功地获得了美国的庇护、青睐,所以,还在明里暗里加以保护。

  我只想强调一点,作为民族资本的代表人物的孟晚舟,在美国,是被公开绑架,目前,我认为还没有生命危险,将来,我也不认为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如果中美斗争激烈化,中国索要数据急迫到一定程度,我想,柳青小姐,是不是有被灭口的可能呢?

  这个问题,我丝毫都不感兴趣。我之所以这么啰嗦,是因为我感觉,柳传志先生或许对此问题感兴趣。

  关于此问题,我没有答案,我不是帝国主义的参谋长。我想,柳传志应该有答案。毕竟,对帝国主义,柳传志先生的了解,比我更清楚、更全面。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5
0
0
3
0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