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子 午 2021-10-28 浏览: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江苏联通”官方微博因为在毛岸英诞辰99周年这天发了一条“蛋炒饭”的微博,引起了网民的集体愤怒。(“蛋炒饭”是对毛岸英同志牺牲真相的污蔑和恶毒攻击,谣言源头考证见本号今天第二篇推送)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网民的指责并非“莫须有”,原因就是“江苏联通”官微在前一天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微博,然后在毛岸英诞辰这天又重发了一遍。

  目前“江苏联通”的官微“因违反社区公约”,已被新浪微博暂时禁言: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微博大V“@千钧客”向有关方面作了情况了解。据称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江苏联通”的官方微博系外包运营,“两个小女孩交班发重了,24日值班人发现被骂后赶紧删除,发现23日也有再删。”“警方调查没有发现恶意。据说因影响恶劣,联通处理了一批人,解除外包正整改。”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对于这个解释,很多网友是不相信的。

  笔者认为江苏联通的微博业务外包是很有可能的,按照情况描述,所发内容是承包联通微博运营业务的公司提前准备好,交给“小女孩”发送的。至于外包公司提前编写内容的编辑,有没有借“蛋炒饭”恶毒污蔑毛岸英烈士的主观恶意,这个事件恐怕要陷入“罗生门”了。

  “资乎”上的理中客们跳出来指责那些“指责江苏联通”的网民,说本来很多人不知道“蛋炒饭”这个梗,铺天盖地地他们是在普及谣言,这样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退一步讲,我们也应该采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

  “蛋炒饭”谣言传播已久、传播面也很快,这一次舆论风波算哪门子谣言普及,反而又何尝不是一次“反谣言”的广泛宣传,让更多的网民知道毛岸英烈士牺牲的真相,增强对历史谣言的免疫力呢?

  不过,笔者注意到一个问题,从事电信和网络业务的江苏联通这样的厅级国有企业单位,竟然连代表自己形象的官方微博运营都“劳务外包”了,这又一次刷新了笔者认知的底线。

  联通不同于一般的资本企业,它还顶着“国资”的名号,还代表着国家的形象,还承担着重要的社会责任。这样的微博运营“外包”,早晚是要“出事”的,这次“蛋炒饭”舆论风波就是一次预演。

  关于国有资本企业劳务外包的问题,笔者在近期的文章《一天两命案:可怕的不是舆论“公式化”,而是“麻木化”》和《工人讨薪被汽车轧伤,碧桂园应承担什么责任?》中都有谈到,前者是涉及邮政的劳务外包,后者是涉及国资性质的建筑工程公司的劳务外包。

  劳务外包的动机无非是彻底撇开本该资方承担的法定的社会责任,以及对劳动者的社会保障和劳动保护,最大限度地压低用工成本和管理成本,是对雇佣劳动者的残酷压榨。

  而同样作为国有资本的中国联通,笔者对它的“业务外包”早有耳闻。不仅仅是联通,三大运营商为了节省劳动力成本,现在都把大部分的业务外包给第三方资本企业了,“业务外包”的结果是对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两头通吃”,是对其所雇佣的劳动者以及作为其消费者的广大民众的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

  在十多年前,我们听到的最多的就是SP(短信服务提供商)业务欺诈,很多用户在不太了解情况的前提下,就莫名其妙地订购了很多增值业务,然后运营商跟SP坐地分赃。在民众怨声载道之后,运营商们才收敛了起来。

  不过直到现在,人们还是会经常接到来电显示10010或10086的电话。打电话的一般同样是“小姑娘”,如果她向你推荐套餐,千万不要敷衍地回答嗯嗯嗯,行行行,好好好。一定要明确说“不!”你以为只是单纯的推荐套餐,或者只是发个短信自己想订就订,只要你回答两遍非否定回答,就算是你开通了这项业务。

  等到你发现莫名其妙多了一项业务,去找营业厅,营业厅会拿录音告诉你,这些业务你自己订的。实际上,这样的“套餐推销”电话都是“业务外包”,不是正经的联通客服。她们掌握的话术,会诱导你说出她们所认为同意的词语,而外包公司会从联通的业务利润中提成。

  笔者这段话其实是身边亲人的亲身经历,不过这篇文章搞不好估计又会被好事者“投诉”。实际上,网上对这样现象进行控诉的文章并不少: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笔者虽然也经常接到这样的套餐推销电话,但笔者对于推销员并没有丝毫的恶意,往往很客气地拒绝了,她们的身份不过是干着很辛苦还经常挨骂的脏活、拿着低廉劳动报酬的“临时工”。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网上经常有联通的“外包员工”出来吐槽自己的遭遇,例如下面这位为联通勤勤恳恳工作了12年的“老员工”: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据这位网友讲述,他从2007年应聘到联通公司工作,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安排与外包的第三方签订劳动合同,2015年又被换了一家劳务外包公司签订合同,然后2020年就被扫地出门了。按照劳动合同法,联通当然不需要向其支付任何的赔偿……

  而类似这样的“业务外包”打着“混改”的旗号在很多地方更是“无差别”地正式的老员工动手了。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据报道,2020年5月19日,中国联通广西分公司在南宁举行广西联通社会化合作运营改革签约仪式,与多家第三方资本企业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在柳州、百色、梧州、河池、来宾、钦州、贵港7个市启动社会化改革工作,据说是为了“鼓励推进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江苏联通发“蛋炒饭”风波引出的更大的坑!

  2020年7月份,云南联通全省16个州市除迪庆外同样全部完成混改。混改后,联通主体公司岗位大幅精减,留下少量岗位激烈竞聘;其余员工要么和新成立的第三方私营的运营公司签署劳动合同关系,要么解除劳动关系。

  与上面吐槽的一开始就是联通临时工不同的是,“混改”所针对的是联通的老员工,一夜之间,“国企职工”就摇身一变成了私营企业的打工仔。

  而联通“混改”更是早已触及了所有制关系。2017年的联通混改涉及金额达780亿人民币,引入了BATJ等四大互联网巨头以及苏宁、滴滴、用友等大批资本企业。

  当然,在国有资本不愿意“为人民服务”的情况下,谈“保卫国有资产”的意义已经大打折扣。笔者在《国有资本运营与公有制渐行渐远》一文中讲过“中南大学湘雅五医院”遣散参与一线抗疫的白衣战士的事件,国有资本的形象正在被某些蛀虫搞臭!

  这真应了张维迎90年代为了推进国企私有化所发明的“吐痰理论”。张维迎臭了,他的理论却被活学活用了,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3
0
1
2
3
7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