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道尔《目标中国》第六章:经济战争,贸易战争与世贸组织

恩道尔 2013-05-02 浏览: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看,问题在于中国在其经济快速发展中极度依赖外资,尤其是美资。可以说,中国在过去33年里实现的经济奇迹是由他国创造的,中国从这一奇迹中,只分了一小杯羹而已,而大部分利润流入了发达国家,尤其是流入美国的跨国公司的囊中。当然,外资公司对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不少,但多数产品仅仅是在中国制造,中国并末参与其设计、创造或发明。

  20世纪70年代初,大卫•洛克菲勒周围的美国金融精英们与亨利,基辛格一同悄然策划了理查德•尼克松的访华计划,为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开启了大门,将中国变成所谓的“世界工厂”。充足的劳动力是中国最具价值的资产。多年来,中国一直巧妙地发挥这一优势,逐步发展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风险无处不在。

  从国家安全角度来看,问题在于中国在其经济快速发展中极度依赖外资,尤其是美资。可以说,中国在过去33年里实现的经济奇迹是由他国创造的,中国从这一奇迹中,只分了一小杯羹而已,而大部分利润流入了发达国家,尤其是流入美国的跨国公司的囊中。当然,外资公司对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不少,但多数产品仅仅是在中国制造,中国并未参与其设计、创造或发明。

  2008年中国与整个欧盟的双边贸易额达到约3300亿美元,欧盟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日本位居第三。这三方与中国每年的贸易总额达到约1万亿美元,由此可见中国在贸易上对少数国家的高度依赖,同时这些国家在军事上又都依附于美国或北约。如果算上印度、韩国、中国香港和澳大利亚,中国对外贸易额中约75%都集中于这些为数不多的国家或地区。为从军事、经济上孤立中国,并破坏中国用于保护其贸易通道的“珍珠链战略”,华盛顿政府对中国采取了“枢纽”战术,重点从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着手。

  沃尔玛与杰克逊•史蒂芬斯

  沃尔玛,来自美国阿肯色州的连锁零售业巨头,极好地印证了中国在贸易和就业方面对美国大公司的依赖。过去10年间,沃尔玛一直大宗购买中国制造的产品,俨然是中国的国家贸易伙伴,且多年来一直是美国最大的中国消费品单一进口商,贸易量超过德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

  山姆•沃尔顿,这家阿肯色州零售业巨头的创始人与那些掌管华尔街的美国权势家族关系密切。在沃尔玛的快速发展中,沃尔顿一直选择杰克逊•史蒂芬斯创建的史蒂芬斯公司为其提供金融服务,这是一家来自小石城的投资银行。

  史蒂芬斯公司是30家大型跨国公司的最大机构股东之一。这些跨国公司包括总部设在阿肯色州的全球最大鸡肉工厂--泰森食品公司和沃尔玛。

  杰克逊•史蒂芬斯的职业生涯和财富积累显然得益于“贵人”相助。他与吉米•卡特(美国第39届总统)曾是美国海军学院的同学,他后来利用这层关系帮了伯特•兰斯一个大忙。伯特•兰斯是卡特总统政府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和卡特总统是乔治亚同乡。乔治亚州国民银行是伯特•兰斯的老东家,当时他深陷银行丑闻,是史蒂芬斯出手将其从异常尴尬的金融危机中解救出来。史蒂芬斯帮兰斯脱困的方法耐人寻味。他将兰斯介绍给一名巴基斯坦商人阿迦•哈桑•阿贝迪,国际商业信贷银行(BCCI)创始人。这是一家在卢森堡注册、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1990年被判协助哥伦比亚可卡因集团在迈阿密洗钱罪名成立。

  1992年10月,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发布了一份长达800页的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破产报告,称其东窗事发的丑闻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有组织犯罪,牵涉约72个国家和地区”,是“一场席卷全球的大规模国际性金融犯罪”,并指出该组织“曾有组织、有计划地贿赂世界领袖和政界人士”。

  参议院报告总结指出,对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的指控证据确凿,其犯罪行为包括: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欺诈案;在欧洲、非洲、亚洲和美洲的洗钱行为;在上述各洲贿赂地方官员;支持恐怖主义、进行非法武器交易和核技术出让;组织卖淫;偷逃和帮助偷逃所得税、走私和非法移民;非法收购银行和房地产;虚设官员和消费者以掩饰金融犯罪。

  杰克逊•史蒂芬斯与阿迦•哈桑•阿贝迪在生意场上交情不浅。就杰克逊•史蒂芬斯与国际商业信贷银行的关系问题,俄亥俄州首席检察官在1993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际商业信贷银行,这家巴基斯坦金融家阿迦•哈桑•阿贝迪旗下的外资银行在收购和接管位于华盛顿的美国第一银行时据说存在证券违法操作,史蒂芬斯涉嫌参与其中。”1991年,史蒂芬斯联合国际商业信贷银行投资者莫查塔•瑞亚迪(又名李文正)从清算人手中收购了国际商业信贷银行之前设于香港的分部。

查看全文
恩道尔
恩道尔
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