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道尔《目标中国》第七章:环境战争,页岩气、除草剂和杀虫剂

恩道尔 2013-05-02 浏览:

  目前这类新型环境战借助多种形式,身披各式合法外衣,包括利用新技术从中国大片的页岩地层大肆掠夺天然气;销售据称能在无损于植物的同时消除各类虫害的名为新烟碱杀虫剂的新型专利化学毒剂;销售据称能帮助提高作物产量的全球最“高效”的除草剂“农达”以及相关草甘膦化学制剂;等等。

 

  第一部分 页岩气——环境帮手还是凶手?

 

  2012年初,中国部分石油公司开始加入美国引导的对页岩气进行开发的浪潮中,开始采用极具争议的方法来开采埋藏于页岩层的天然气。页岩是一种富含黏土的岩石,内含多种矿物质。

  2012年6月,中国石油巨头中石化开始在重庆钻取第一口页岩气井,共计划钻井九口,预计到年底可以生产110亿-180亿立方英尺(约3亿-5亿立方米)天然气--略等于中国一天的天然气消耗量。中国希望到2020年页岩气能满足全国6%的能源需求。

  页岩气开采技术由美国发明。中国石油公司邀请美英石油巨头共享开采技术,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国内能源需求。2012年3月,英荷皇家壳牌集团在华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石油)签署首份页岩气生产技术共享协议。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BP)、雪佛龙以及法国道达尔都相继与中国的石油公司签署了页岩气合作协议。

  中国中央政府收到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地质评估资料,该资料显示中国“可能”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技术性可开采”资源,估计约1,275万亿立方英尺(约36万亿立方米)或占世界资源的20%。若评估属实,这将远远超过862万亿立方英尺(约24万亿立方米)的美国页岩气评估储量。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的研究表明,除重庆外,最具页岩气开采前景的当属新疆塔里木盆地。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高度机密的美国情报工作中有一小部分已逐步通过美国能源部运作,提供虚假情报和进行情报侦察总是相伴相生。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是否故意抛出评估报告诱使中国仓促上阵开发页岩气,从而放弃寻求干净、安全的新能源来替代石油与天然气?如果是,那这就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通过篡改情报报告来实现政治目的了。

  中国页岩气潜在储量丰富的消息自然引起了中国石油公司和中国中央政府的注意。众所周知,美国在过去六年里对宾夕法尼亚州、德克萨斯州、北达科他州和其他州的页岩气开采使美国天然气供应量显著增加、煤耗降低。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页岩气开采在美国遭到了来自农民、居民和公共利益群体以及地方政府的强烈反对,且理由相当充分,页岩气开采耗水量大,还需要注入一些对人体有害的剧毒化学物,所注入的化学物质会渗入地下水,污染水源,因而极具争议。

  此外,在开采时通常会对地下1公里至几公里深处的页岩采取爆破性“压裂”或水力致裂,这样的开采方式已经被证实在地震活跃区会引发地震。

  所以美英石油利益集团将页岩气开采技术引入四川和新疆的行为极有可能是一场隐蔽的环境战,但这点也许连这些公司的大多数美国雇员都未能识破。目前已探明的最大储量的页岩气位于成都东南部的重庆,在中国两大河流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靠近三峡大坝,地理位置优越。

  另外,重庆地区是亚洲最活跃的地震区之一。由于地质作用,四川省内群山林立,在同样的地质作用力影响下,重庆发生地震的风险极高。2008年四川曾爆发特大地震,死亡人数高达7万,震中就在重庆西北方向215英里(约350公里)处。

  英格兰曾发生多起小地震,舆论一直认为与页岩气开采的压裂技术有关,对压裂废水的地下处理也曾导致美国俄亥俄州和德克萨斯州出现地震震动。所以,在中国西南地区大规模开采页岩气的做法极其危险,但美国石油公司和机构却建议优先开采四川和新疆的页岩气,其动机耐人寻味。此外,就地层位置而言,四川和新疆的页岩层比美国深得多,四川页岩位于地下1.2英里-3.7英里(2公里-6公里)处,同时地上的山岭地形也使开采难度和成本增加。

  不要忘记美国页岩气开采浪潮由前任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一手推波助澜,而现代页岩气大规模开采技术的发明方哈利伯顿公司正是切尼成为乔治.W.布什的副总统前的老东家。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由切尼负责,而切尼向来漠视生命,美国从伊拉克战争到页岩气开采中伤人无数,切尼均无动于衷。

  中国页岩气顾问胡里奥•弗里德曼博士来自美国能源部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另外,美国石油业高管曾公开表示预计中国会非常“放任”页岩气开采公司的环境污染行为,不会颁布严格的环境条例来加以约束,因而无须专门制定开采和压裂危害预防措施。

  采用“压裂”或水力致裂技术可以大量开采页岩层和煤层的天然气与石油,这让欣喜的业内人士很快忘了最近宣传的石油和天然气枯竭恐慌,俗称“石油峰值论”。采用水力压裂法开发页岩气后,美国国内天然气产量飞速增长,奥巴马政府称其为“国内石油产业复兴”。这种新型压裂技术最早由哈利伯顿公司开发,成本高昂,但2008年后随着每桶油价涨至100美元,气价屡创历史新高,这种技术在经济效益上依然极具吸引力。

查看全文
恩道尔
恩道尔
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