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个全球最高效的铁路修建国,正在完善其战略性大陆桥计划,修建垮欧亚的铁路,已悄然将其铁路网延伸到了中亚,俄罗斯甚至更远的地方。

恩道尔 2013-05-02 浏览:

  欧亚经济空前繁荣,前景光明,并将持续到下个世纪甚至更远的将来。整合欧亚巨大经济空间的首要举措正通过若干条连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西欧局部地区的铁路得以实现,尽管对这些铁路鲜有报道。可以说,这些铁路基础设施是构建欧亚整体新经济市场的重要环节。

  经济基础设施的战略地位

  近几年,北美和欧盟的市场愈显颓势,欧亚大陆的连接以及中国出口增长的未来市场都取决于新市场的开发,而要开拓横跨欧亚,通向非洲、西欧的新市场则需新建大批基础设施网络,包括高速铁路、现代化高速公路、通讯、电力和能源基础设施。

  有了中国、俄罗斯和包括哈萨克斯坦,甚至伊朗在内的欧亚国家的支持,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资金不成问题。当然,这从来就不是钱的问题,钱不过是国家信贷的政治产物而已。

  与美国和欧盟国家相比,中国在发行债券支持长期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依然能力卓著、优势巨大。如果中国、俄罗斯和上海合作组织的其他成员国能就此类基础设施真诚合作、互利规划,发起内部融资,从而抛开美元和欧元资本市场,中国、俄罗斯、中亚,甚至是陷入经济困境的西欧国家都将在未来30年或更长时期内保持经济复兴。

  中国的战略性大陆桥计划

  中国和土耳其正在考虑兴建一条横跨土耳其的高速铁路,建成后将成为土耳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铁路项目,一举超越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柏林一巴格达铁路。在中国和土耳其2012年4月初的政府会谈上,该项目被列为重要议程。这条拟建铁路始于与亚美尼亚接壤的最东部边境城市卡尔斯,横穿土耳其到伊斯坦布尔,与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在建铁路隧道马尔马雷相连,最后到达欧盟的保加利亚和希腊边境附近的埃迪尔内(Edime),工程总体耗资将达到约350亿美元。这条土耳其铁路建成后将完善中国跨欧亚铁路桥项目,使中国货物可以经陆路进入西班牙和英格兰。

  卡尔斯一埃迪尔内铁路建成后,乘车穿越土耳其只需12个小时,而原来则需36个小时,时间缩短2/3。根据中国与土耳其于2010年10月签订的协议,中国同意为拟建铁路网项目放贷300亿美元。此外,连接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和卡尔斯的巴库一第比利斯一卡尔斯铁路也正在修建中,这将大大提高卡尔斯一埃迪尔内铁路的战略地位。对于中国而言,这是其跨欧亚铁路基础设施中的重要部分,是连接欧洲和外部市场的关键一环。

  埃尔多安的北京之行因某些其他原因而显得意义非凡,这是自1985年以来土耳其首次高规格地派出总理访问中国。埃尔多安被安排与当时的中国副主席习近平展开高层会谈,到中国石油储量丰富的新疆参观,无不展现了中国对土耳其这样一个中东新兴重要战略势力的无比重视。

  新疆拥有约900万与土耳其一样保留突厥传统、信奉土耳其伊斯兰教逊尼派的维吾尔族人。2009年7月,美国政府通过其资助的非政府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一个致力于政权颠覆的民间组织)在中国新疆煽动发起了一场由境外指挥、境内行动的有预谋、有组织的、严重的打、砸、烧暴力犯罪事件,导致许多经营店铺的汉族商人死伤严重。为达到不断向中国施压的目的,美国政府反而谴责中国政府应对该事件负责。在2009年的这场事件期间,埃尔多安指责中国政府“搞种族灭绝”,抨击中国人权现状,此举对面临库尔德人问题的土耳其而言堪称冒险。目前,中土双方经济先行的政策导向改变了这种复杂的政治局面。

  构建全球最大市场

  与米尔顿•弗里德曼及其同僚的教条相反,市场从来就不“自由”,市场是人为打造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构建新市场的要素,对广袤的欧亚大陆而言,铁路网络在新市场开拓中至关重要。

  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后,欧亚大陆中有大批落后地区再次开放。在经济发展潜力方面,这些地区让富足的北美相形见绌:它们的土地面积约占全球总面积的40%,且大部分是未开发的优质农业用地;人口占全球总量的3/4,人力资源价值不可估量;国家数量约88个;拥有全球已知能源的3/4以及工业化需要的所有矿物资源资源。

  中土铁路磋商不过是中国编织跨欧亚大陆内陆铁路网宏伟蓝图的一部分。中国此举旨在打造全球最大的新经济空间,为其自身,也为所有欧亚国家、中东和西欧开辟巨大市场。直达铁路比船运、卡车运输更快,成本更低,比起空运来更是便宜许多。铁路网建成后,将为中国和沿线欧亚国家的产品注入新的经贸活力。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亚内陆铁路网的前景首次变得明朗,这与两项因素息息相关。首先,苏联解体使欧亚大陆得以以全新方式开放,同时中国对俄罗斯及其欧亚邻国开放,使几十年的互信问题得到解决。与此同时,欧盟向东扩张,与前华沙条约组织国家结盟。

  欧亚大陆幅员辽阔,亟须快速的铁路运输。随着集装箱运输量激增,中国及其在欧洲、北美目的地的集装箱港口作业量日趋饱和。新加坡最近取代鹿特丹成为全球货运量最大的港口。在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6年,中国集装箱港口吞吐量的年增长率约为25%。2007年,中国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约占世界总量的28%。然而,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大陆桥战略还有另一方面值得关注。随着上海合作组织(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以及北约成员国间的军事紧张气氛不断升级,将贸易流转向陆地会更为安全。海运则必须要通过一些高度危险的狭窄通道或要道,如马六甲海峡。

查看全文
恩道尔
恩道尔
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0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