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刘斯郎 2019-03-26 浏览: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刘斯郎

莫让“教育减负”被谬论曲解

近来关于“教育减负”的话题吵得火热,先是有人大代表再次提出“效仿国外给公立教育减负”,要求让孩子提早放学,实行所谓的“发达国家式的快乐教育”,然后又曝出一位名叫花千芳的作家炒作“学英语无用论”,惊得笔者一身冷汗。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这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让笔者联想到了这些年来身边和网络上那些“读书无用,会赚钱就行”之类的反智言论。还有一些迷信西方模式的教育界人士,打着进步的口号,高呼“向西方发达国家看齐,减少孩子的学习负担”,甚至不惜以唱衰中国公立教育成就的手段来佐证自己激进与偏执的观点。

这些行为,看起来是在忧国忧民,但经不起推敲,颇有点“照葫芦画瓢”的味道,全然忽略了中西方社会本质上的巨大区别,更无视了西方现行教育体系下出现的巨大社会阶级分化等问题。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这些人看到西方教育好的一面,就不管其负面的问题;看到中国教育不好的一面,就全然否定了中国教育的优点,听风便是雨,缺乏客观理性和实事求是的精神。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而在这种状态下,初衷颇为积极的“教育减负”和“让孩子快乐成长”的提议也开始跑偏了,一些激进的学者不仅没有对症下药,还动不动就给中国教育下个“病危通知书”,清高得不可一世。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对客观现实的分析,来看一看在“教育减负”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注意什么。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中西方教育,不要抬太高,也别贬太低

十年前,我深信一些学者说的“西方教育体系的先进性”,那时候我非常羡慕国外的孩子可以尽情玩耍。但十年后,我在西方深度体验、考察过西方的“快乐教育”后,我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开始拒绝这样的教育模式,至少我不愿意让我的孩子在西方这种糟乱的公立教育环境中成长。

记得2018年归国参加某座谈会的时候,有教育界的朋友问我“你建议中国的孩子是中小学出国留学好,还是大学出国留学好”,我当时的回答非常干脆:“不建议中小学去,而且千万别去免费的公立学校,除非你有钱送孩子去私立学校,要不然你的孩子会什么都不懂”。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而在另一场媒体交流会上,有国内媒体的代表提到了“教育改革”的问题,眼看着话题又快被带成“中国教育要完蛋”的论调上了,我赶忙拿起话筒说:中国教育赢在了公立教育,让大多数人不变成傻子,但精英容易被磨平;西方教育赢在了精英教育,让少部分人变得更加优秀,但底层平民知识储备太低;中国是公立教育做得比私立教育好,而西方多数国家是私立教育比公立教育做得好。

我之所以会这样说,甚至会在交流中打断那些“向发达国家教育看齐”的学者的话,是因为我在西方看到的“西方快乐教育”和这些学者鼓吹的“西方快乐教育”是两码事,这些学者有意无意的总喜欢强调“正是因为西方实行快乐教育,孩子们有更多课外玩耍的时间,所以西方出的社会顶尖人才比较多”,他们还以此为依据,提议国内公立教育应该效仿。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然而,真相真的是这样吗?很显然不是的。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在当代西方公立教育体系里,出的杰出人才并不多,精英实际上多出自收费高昂的“私立教育”体系,那些有钱有权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在设备资源、教育水平更高的私人学校就读,而穷人家的孩子,要么挤破头进入私立学校,要么就在“无忧无虑的公立教育”环境中放任生长,真正从野鸡变凤凰的,屈指可数。

可以说,这样的公立教育水平实在太低了。像典型的法国和意大利,就在“给孩子减负”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偏到了学校不发课本,老师更是找不齐,甚至寒酸到用临时工顶替。

警惕“教育减负”,莫让谬论成为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在大兴“教育减负”的背景下,法国大量削减了教育开支,社会对底层教育也变得比较漠视,导致大量公立学校没有老师,教学质量非常低下,学生和家长不得已进行了游行抗议。

虽然说每年都有家长对此表达不满,甚至是上街头抗议,可这并不能改变现状,因为“你没钱啊”,而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开源节流”,也会继续鼓吹这样的教育模式,然后孩子们在学校无所事事,上完课早早回家后,更是“闲得慌”,也因此在被中国学者捧上天的这种西方公立教育模式下,打架斗殴、吸毒犯罪率都非常的高。

查看全文
5
0
0
1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