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岂可沦为“制毒工厂”

张 盼 2020-05-20 浏览:

香港教育岂可沦为“制毒工厂”

  

香港教育岂可沦为“制毒工厂”

在近日举行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由香港法定机构考评局拟题审题的历史科试卷里,竟出现公然美化日本侵华暴行的题目,香港教育界谴责这实为“引导学生做汉奸”。无独有偶,港媒又披露疑为考评局负责文凭试历史科及通识科拟题的两名考官,在社交媒体散布歪曲历史、反中乱港狂言。近年来香港这两科考试屡有极具误导性的题目,舆论质疑相关涉事人公器私用,借考试对学生进行“政治洗脑”。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相当于内地高考,其重要性和严肃性不言而喻。此番历史科现荒谬考题决非偶然,因为香港教育积弊已深。香港回归祖国20多年,其教育却远未完成“去殖民化”,教育系统乱象丛生,教师、教材、考试、学校、管理乃至制度性设计都存在不少问题,并酿成种种恶果,已经到了不容回避的时刻,必须动真格去沉疴,守护莘莘学子的未来,守护繁荣安定的未来。

历史考题争议一出,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便响应民意,要求考评局立即取消该不当试题并检讨出题机制,考评局虽声明将跟进处理,态度却含糊敷衍。香港教协副会长兼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竟然要求教育局撤回取消该题目的决定,并为公开发表“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等谬论的涉事人开脱,诬称事件是“文字狱”。

教协甚至还发表所谓的声明,谰言教育局再次“以政治凌驾专业”“高调插手及摧毁文凭试”“牺牲考生利益”。在不存在讨论空间的民族大义和大是大非上混淆视听,却掰扯得如此理直气壮。颠倒黑白鼓吹殖民史观、泯灭道德良知歌颂暴行,这便是教协眼中的“专业”?

香港的教育病得不轻!

2017年,文凭试历史科试卷引用“某压力团体”1982年的意见调查,称七成受访者期望香港维持英国殖民统治现状,要求考生“推断香港人对香港前途的一项忧虑”。文凭试通识科试卷多年来更屡现颇具误导性的政治题目,并将攻击“一国两制”实践、诋毁特区政府与国家的观点设为高分参考答案。考卷竟沦为“港独”强助攻,“毒题”更为泛政治化教育扰乱校园大开方便之门。

早在幼儿园时期,有些香港学童就被包含“仇中亲英”暗黑童话的教材洗脑。香港某小学常识科教师在授课中称,鸦片战争起因是“英国为帮助中国消灭鸦片”。香港回归后,中学取消中国历史必修课。2009年起,通识教育成为香港高中必修科目,却被用来输出偏激政治观念,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就曾将通识课本改造成“占中行动指南”。2010年,港府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遭反对派抹黑阻挠而流产。

“黄师”“毒教材”堪比“精神鸦片”,令香港的孩子们长期受其荼毒,以至于言行倒错,有人认贼作父,动辄乞求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及中国内政,受煽惑走上街头甚至滥施暴力,沦为乱港分子的“政治炮灰”。

根据香港警方近日公布的数据,修例风波中,共8001人被捕,其中有3286名学生,占被捕者总数41%,学生中六成是大学生、四成是中学生。而自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香港教育局共接获171宗有关教师专业失当的投诉,大部分涉及发表仇恨、诅咒等不当言论。

香港教育的“病”,得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近来指出,教育不可以是“无掩鸡笼”,定要有人把关,教育局、办学团体、学校管理层对此都责无旁贷。

香港教育界需尽早剔除师德沦丧的害群之马,对涉嫌违法者加以惩治,更应从制度层面切断伸向校园的政治黑手。彻底清理教学内容中的“毒素”、弥补爱国和中国历史教育的空缺也刻不容缓。

教育关乎香港的未来,必须大刀阔斧力行改革,建立与“一国两制”制度相适应的教育体制,将香港青少年培养成具有家国情怀、责任担当、宽广视野的“一国两制”继承者,而非任由教育沦为催生暴徒和反中乱港分子的温床。为香港教育把好关,“一国两制”方能行稳致远。

4
0
0
0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