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袁某飞关于苏德战争的谎言

叶劲松 2018-11-13 浏览:

德国进攻苏联后,斯大林向全国人民发表了为保卫祖国而战的号召。德国上将也承认,“这一号召得到人们的热列响应。”(《德二战》第223页)托因比等学者也承认“苏联全体人民以自发的爱国主义精神响应了祖国的号召”(《轴心国的初期胜利》第699页)。这儿分明是苏联人民“热列响应”斯大林“为保卫祖国而战的号召”的场面,哪里有袁某飞说的 :“斯大林匪帮的统治是多么的不得人心,德国人打到哪,苏联人民拿着面包和盐,载歌载舞欢迎德军”。看来,袁某飞出于对社会主义的仇恨,只能无视事实的信口雌黄。袁某飞这位历史教师,在尊重历史上,甚至不如纳粹德国上将和托因比等英美资产阶级学者。

1941年7月,希特勒在总结对苏联的进攻时,“对取得的进展不太满意。人们期待根据欧洲战争经验实施的坦克楔形突击能够产生大得多的后果……俄国人即使在遭到迂回和包围后,也以出乎预料的顽强精神坚持作战。他们以此赢得了时间……因此,希特勒认为,在此以前使用的战术需要兵力太多,而得胜颇小”(《德二战》第234页)。在这儿希特勒也承认,因为苏联军民“以出乎预料的顽强精神坚持作战”,使德军“的坦克楔形突击”达不到德国根据进攻西欧的经验估算应该达到的战果,使德国进攻苏联耗用兵力较多,取得效果太小。德国在苏德战争初期对苏德战争的评价证明:袁某飞“德国人打到哪,苏联人民拿着面包和盐,载歌载舞欢迎德军”的说法是十足的谎言。

实际上,从《德二战》中,我们可以看到希特勒抱怨德军的突然进攻没有在西欧那样顺利;从希特勒、德军将领和英美学者的讲述中,都可知道苏联军民抵抗德国进攻,远比西欧军民顽强。我们从《英二战》看到,英国学者哈特认为,“俄国军民的不屈精神----他们能吃苦耐劳,在物质缺乏的条件下也能坚持下去,而换做西欧军民,就会瘫痪下来。”法国沦陷后,“一般舆论趋向大都以此归咎于法国的士气不振,因而认为沦陷是无法避免的”(《英二战》下册第467页)。

并且苏德战争前的德国军力,较一年前进攻法国时的德国军力有所增强。不仅进攻苏联的部队人数、飞机、坦克数量,较进攻西欧法比荷等国时更多,部队更有闪电战协同经验,并且德军坦克等重型武器性能也有所提高。

例如,德军进攻苏联之前,“由于较新式的马克3型和马克4型坦克的增产,每一师的2/3装甲兵力,现在都是炮口口径较大、装甲加倍厚的中型坦克;而在西欧作战时,2/3的装甲兵力是轻型坦克”(《英二战》第217页)。也就是说,德军进攻西欧法比荷等国时,其坦克多数是攻击火力、装甲防护能力较差的轻型坦克。而德军进攻苏联时,德军坦克多数已是攻击火力、装甲防护能力强大的中型坦克了。

面对比一年后更弱小的德军进攻,法国很快投降了。而面对更强大的德军进攻时,相对法国,苏联军民使德国“闪击战”不顺利。苏联军民抵抗德军,远比法国等的抵抗更顽强,并且苏联最终击败德军进攻。苏联胜利而法国则在德国进攻前很快投降的完全不同的最终结果,都显示了苏联社会主义体制对以法国为代表的西欧资本主义体制的优点,显示出人民更愿为消灭了阶级剝削的社会主义而顽强战斗。社会主义使人民更顽强战斗这种优点,连资产阶级学者也承认。

但是,我们没见袁某飞就“法国的士气不振”和法国很快投降等问题,撰文指出法国的体制受到法国人民的反对之类的。却只见袁某飞违背事实地造谣说“德国人打到哪,苏联人民拿着面包和盐,载歌载舞欢迎德军”。

袁贴极力诽谤攻击苏联社会主义,并为达到攻击社会主义的目的,编造苏联人民不满社会主义,“德国人打到哪,苏联人民拿着面包和盐,载歌载舞欢迎德军”的谎言。但是,苏联人民英勇顽强抗击德国入侵的历史事实,不会因为袁某飞的造谣就否定得了的。历史表明,恰恰是由于苏联军民对社会主义祖国的忠诚与热爱,才迸发出远比法荷比等西欧国家军民更顽强的反抗德国法西斯的斗志。并且正是苏联军民为社会主义祖国而勇敢战斗、勇于牺牲的精神和决心,他们才克服了战争初期的难以想象的困难,并取得战胜法西斯德国的最终胜利。

查看全文
叶劲松
叶劲松
2
0
0
4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