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蒋介石在抗日问题上的全面分析

孙锡良 2019-03-19 浏览:

对蒋介石在抗日问题上的全面分析

孙锡良

对蒋介石在抗日问题上的全面分析

在中国,有关抗日战争的话题看样子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结尾,最近又有点火热,不少人想借蒋否毛,不少人想调低一下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意义。

日军侵华初期,全中国人都主张抗日,蒋介石自不敢公开反对,但随着战争进程地不断发展,抗不抗?谁抗?怎么抗?确实发生了很大分歧,从而也就给后来的几代人制造了争论的空间。

在我看来,今天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应当从下几点进行分析:从两岸分裂现状的客观性分析;从抗战不同阶段的历史实事分析;从未来国家统一的民族立场分析;从中美日三国的历史资料进行真相还原。

从两岸分裂的现状来看,历史书写有分歧实属正常。

大陆教科书不完全承认国民党当年的抗日成绩,台湾历史教材完全不承认共产党的抗日成绩。毛蒋时代,两岸相互攻击,实为战争后遗症。今日后辈,如果置历史客观性于不顾,一味地去骂某一方也相当缺乏历史思维,都不承认对方,说明都存在党派陈见。大陆教材强调国民党逐渐走向“消极抗日”,并没有说国民党完全不抗日,台湾教材却是只字不提共产党抗日。部分精英偷换概念,污蔑共产党教材是在给大陆人洗脑,谎称大陆教材不提蒋介石抗日。

网络时代,少数知识分子又绞尽脑汁寻找过去的记录片并做广泛传播,以证明国民党确实打过仗。他们不但要证明国民党有功,还要反证共产党很坏,反证共产党执政的不合法性。再说得简单点,就是认为共产党偷了国民党的战果。换个角度看,如果执掌天下的巨大优势随随便便就让共产党给偷走了,就算把中国交给国民党,它又能坚持多久?事实上,中国大陆的教材已经对抗日实事写得很全面。

从抗战不同阶段的历史事实看,说国民党消极抗日并不为过,初期的抵抗性战役并不能掩盖后期消极的大过程,更不能用个别战役的胜利来将国民党英雄化。

国民党在抗战打响时,中华民国政府是代表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抗战是它的基本义务,不可能要求共产党军队首先冲在前头。就算共产党愿意,蒋介石也不会同意。事实上,共产党并没有抵触抗战,一开始就同意由国民党改编军队,成立了八路军和新四军,打了几个有影响的大胜仗,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等几乎所有国民党高官都承认这一点,就连《宋美龄传》(美国作者米莉·哈根著)中也明确承认了共产党军队的积极贡献,东条英机临死前还念念不忘骂共产党。蒋介石本人于1937年9月23日亲自对共产党接受改编发表声明称:共产党之宣言,即为民族意识胜过一切之例证,放弃暴动与取消赤化,取消苏区与红军,皆为集中力量救亡御侮之必要条件。批评共产党一开始就消极抗日,无论从哪方面讲都站不住脚。

到了1938年底的时候,国共开始关系恶化,原因很多,国共两党记载各有不同。尤其是在武汉沦陷以后,两党关系更趋恶化,国民党实际上已经没有把精力放在“集中力量抗日”上,而是更多的关注共产党军队的活动。至1939年,国共两党的战时冲突已经引起了国际关注(《中美外交关系史料》122页述)。艾奇逊在战后写给杜鲁门总统的信中是这样描述的:1938年时,国民党开始失掉当初以创立该党的朝气和革命热情,而中共的热情则变成了一种狂热,在美国参战后,国民党显然认定日本必败,以为自己有机会借美国来改变它的地位,并和中共作最后决斗,共产党在混乱中似乎获得了战前所不能获得的控制权。到了1943年,国民党已经堕落,争夺地位权力,依赖美国赢得战争并保全他们的无上地位,与此同时,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心也开始逐渐消失了(《美国国务院资料汇编》1949年4月30日)。

1943年到1945年期间,关于中国大陆的抗战实质上是悲伤的,美国驻华外交官赫尔利、高思、台维斯、谢维斯等人的备忘录均有记载,国共两党均无较大建树,“以拖待变”的情绪极为浓厚(《中美外交关系白皮书》587页-599页,详情略)。

大陆国粉目前歌颂国民党军队的一个最重要看点是“远征军”。对于“中国远征军”参战的客观实事,只要是中国人,就没有理由不承认他们的贡献,更没有理由否定这个实事的存在,尤其是必须铭记那些为国牺牲的革命先烈和革命英雄。但是,把“中国远征军”的成绩说得那么神乎其神也不合常理,绝不要夸张成“战无不胜”的军队。“二战”史书,暂时还没有看到有一本书专文论述过“中国远征军”,在《二战后的世界史》和《东条英机传》等书中也只有几句话一笔带过,在美英史书和一些二战将军的传记中也极少提到。“远征军”的功绩要承认,但这支军队不能说明国民党在抗战中的整体伟大,因为在自己的国土上,自己的军队没有对日本构成实质威胁,这种悲剧性结果连日本人至今仍不承认败在中国军队手下。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军队并没有值得炫耀的地方。(本人会抽空专文谈远征军历史,跟近些年出版的吹捧书籍可能会有较大不同)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2
0
0
8
6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