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分钟,我们白区老百姓就不知遭多少罪”

王 颖 2019-12-03 浏览:

“晚一分钟,我们白区老百姓就不知遭多少罪”

毛泽东十分欣赏双清别墅的景色,有时到亭子里坐坐,有时到山路上散散步。但是,这样的闲暇时光实在太少。毛泽东统筹全局,运筹帷幄,日理万机:既要命令百万雄师过大江,指挥人民解放战争夺取全国胜利,又要会见众多民主人士,筹备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共商新中国建国大计,还要对新老解放区的各项事业作出指示。据身边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每天从各地送来的文件、电报等材料中选重要的请毛泽东阅示,文件摞在一起通常有5寸厚。毛泽东不是开会研究工作、接见民主人士,就是批文件、写材料,工作安排十分紧凑,休息时间少之又少。

1949年5月23日,又是极其忙碌的一天。毛泽东密切关注上海战役的形势变化以及全国各个战场的推进情况。经过高屋建瓴地分析、研判,他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总前委等的电报,对各野战军的进军作了部署:

三野应当迅速准备提早入闽;

二野亦应准备于两个月后以主力或以全军向西进军,经营川、黔、康。二野目前任务是准备协助三野对付可能的美国军事干涉;

四野主力十月即可尾随白崇禧退路向两广前进;

一野年底以前可能占领兰州、宁夏、青海,准备兵分两路,一路经营新疆,一路经营川北……

毛泽东久久凝视着房间里的作战地图,思考着进军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想到占领两广还需要那里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他又为中共中央起草给香港分局的电报:“请你们通知所属各区,在夏秋两季有步骤地加强工作,特别是加强广州及其他城市的工作,着重工厂及学校的工作,各游击区必须加强自己的活动,准备迎接解放军主力的到来。”

新解放区面临着外来党组织与本地党组织会师的问题。毛泽东预见到,如果不能处理好外来干部与本地干部的关系,将严重影响党的团结,难以开展城市的各项工作。为此,他将南京市委关于外来党组织与本地党组织会师问题的经验转发,并起草中央给华中局、西北局的批语:“请你们充分注意此项问题,务望抓紧领导,不可再蹈我党历史上对此问题处理不善的覆辙。”

上海等大城市即将解放,城市管理十分复杂,经济上面临着巨大挑战。毛泽东一边指挥解放全国的战争,一边谋划着解放后如何恢复经济、保障人民生活。他在审阅中共中央给华东局并告华中局、西北局的电报稿后加写一段话:“据平、津经验,接管时对于企业物资不要当作战利品没收分配消耗掉,要当作企业的货品,卖出钱来,归企业使用,否则企业失掉这批资本之后继续开工十分困难……”

 “晚一分钟,我们白区老百姓就不知遭多少罪”

对毛泽东来说,这样繁忙的日子不是偶尔有之,而是常有之事。在双清别墅的不到半年时间,毛泽东起草了大量电文,作出许多重要批示,仅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毛泽东军事文集》就收录了64篇之多。这期间,毛泽东还撰写发表了著名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以及评美国《美中关系》白皮书的5篇评论等重要文章。

为了加快完成解放全中国、创建新中国的历史重任,毛泽东经常工作到深夜,有时几天几夜也不上床睡觉,看着书就睡着了,醒了继续工作。警卫看到毛泽东长时间办公,手脚冰凉,眼睛布满血丝,劝他睡一会再工作,毛泽东却说:“不行啊,今天该办的事不办,明天还是我办啊。电报晚发一分钟,我们前线的战士就不知道有多少要牺牲;晚一分钟,我们白区的老百姓就不知遭多少罪。”

(作者:王颖,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二研究部毛泽东思想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史研究一处处长、副编审)

 


 

0
14
0
0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