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追随“祖国最需要”五个大字上山下乡

党生 2019-12-04 浏览:

知青——追随“祖国最需要”五个大字上山下乡

“开拓者的足迹”,把知青与“开拓者”紧紧联在一起的表达,让人心潮澎湃,眼界“豁然开朗”。尤其在当今“知青问题研究”的是非争论处于“胶着状”,知青身价、知青青春的历史位置被肆意炒作成“洪水猛兽”的情势下,“开拓者的足迹”映入眼帘,令人无限感慨。

一、我和我的团队十年插队“足迹”

我是1969年2月上山下乡,1970年10月入党,1973年被选拔为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在十年插队期间,我所在的知青团队曾经历与自己年龄、学识很不匹配的三件终生难忘,值得一生回味的知青“初出茅庐”的壮举:

(一)深山老林开“马路”。我们十几个知青就是一个“工程队”,紧紧地与当地父老乡亲一起克服各种困难,开了一条通往链接外界的“马路”,使得“要致富先开路”的超前梦想变现实。在当年,那是闭塞山乡“破天荒”的大事。

(二)修了一座小水库,建了小电站。它不仅解决洪水灾害的困扰,还解决了农村用电和初始的机械化加工,结束了几百年以来深山老林的户户人家点松明、用煤油灯的原始生活。知青当年建水库电站之举是立志创业的一次“初试牛刀”演习,更是点亮寂寞山区“改天换地”的火把……

(三)创办了知青农场,给当地带来“现代农业”“立体农业”“工厂化农业”一股清新的信息、风尚和崭新的眼界。同时也给知青团队的自身“使命工程”点亮了“前进有方向,工作有力量”的一盏“知青之路”的明灯,并形成我们当年的农村插队生活的一个“座右铭”。

这是我们高阳小筒团队十年知青岁月比较有影响的青春“足迹”。在我们福建还有顺昌县来布知青团队、元坑刘必超知青团队。尤其松政知青“石屯水利排”和女知青“三八班”;还有上杭南阳“射山耕山队”知青;以及长泰上海知青左长彬团队、建瓯滕丽英团队与周学俊团队等等。他们的青春足迹比我所在的团队留给新农村建设的成就更丰富、厚重。

二、知青上山下乡的重要启示

毛主席“再教育”指示,回头看我们所走过的路,我觉得上山下乡布局是祖国“改天换地”建设新农村的“世纪工程”;是移风易俗、縮小三大差别的“社会工程”;是祖国花朵不做温室弱苗,实行教育革命的“教改工程”;更是知识分子工农化“接地气”、营造崭新一代人的“灵魂工程”。它使整个社会充满着“亦工、亦农、亦学、亦兵”气息的一派赞新的社会主义景象。

上山下乡给我最深感受:

(一)一场血与火的“人生考试”

“知青岁月”,流血、流汗又流泪,那是很“触及灵魂”、很“刻骨铭心”、有“脱胎换骨”“凤凰涅槃”滋味的一场血与火的“人生考试”。比如那些“骨头散架”“压弯身板”“令人窒息”的估燥、重复的强体力劳动,加上单调、清苦卓绝的生活和伤病痛袭击与困扰等等,真是汗水粘衣,泪水洗脸,“煎熬”伴随着“茫然”“困惑”,常常让我们“六神无主”、不知所措。知青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的思想动荡和心灵拷问。

苏联英雄保尔·柯察金《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里的著名人生提问和“千锤百炼”这句掷地有声的铮锵回答,尤其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关于“世界观转变”的那段语录,让我们极度疲惫、几乎冷却的心,像干旱枯萎的田野注入了一股透心的清泉,受到了前所未有、脸红心跳的震撼。无比惭愧中我们领悟了毛主席这一代革命家锻造时代新人,防患“十月革命”故乡大厦崩塌的悲剧在中国重演的犀利预见;领悟了年轻一代“再教育”步骤是“不考试的人生考试”。

查看全文
11
0
0
7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