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根先:民间歌谣所反映的汉代吏治

全根先 2020-05-18 浏览:

官场黑暗 怪象丛生

在名不副实、欺诈横行的选官制度下,汉代官场之黑暗可想而知。对此,民间歌谣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史记·佞幸列传》说:“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讽刺当时官场才德俊异之士得不到重用、善于逢迎谄谀之徒反而如鱼得水之怪状。又,据《汉书·佞幸传》载:“元帝时,宦官石显为中书令,与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为党友,诸附寄者皆得宠位。”相应歌谣有:“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累累,绶若若邪。”[5]揭露了一些人靠攀附权贵、投机钻营得官的卑鄙行径。

《汉书·王莽传》载长安民谣:“欲求封,过张柏松:力战斗,不如巧为奏。”讽刺了一些人投机取巧、逢迎作秀的伎俩。《后汉书·五行志》载顺帝末年洛阳童谣:“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抨击了当时正直之人遭殃,邪佞之辈反而高升的咄咄怪事。汉代察举科目之一便是举“贤良方正”,因此,这首歌谣对汉代吏治是极大的讽刺。与此类似的,还有《蒋横构祸时童谣》:“群用谗慝,忠烈是殛。鬼怨神怒,妖气充塞。”[6]官场的黑暗,致使东汉建武年间蒋横被奸佞所谮,遭祸身亡。

东汉政坛,怪事无奇不有。据《后汉书·葛龚传》注:“桓帝时,有人辟公府掾者,请人作奏记文,人不能自为作。……梁国葛龚者,先善为记文,自可为用。不烦更作,遂从人言写记文,不去龚名姓。”故时人为之谣曰:“作奏虽工,宜去葛龚。”[7]真不知这位官吏是如何被荐举入仕的,他本人连奏书都不会写,请葛龚代笔也罢,却在抄后送交朝廷时竟忘记去掉“葛龚”二字,真是天大的笑话。

由于政治环境险恶,一些官吏为避祸自保而碌碌无为。《后汉书·胡广传》引谚云:“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说的是胡广“性温柔谨素,常逊言恭色。”[8]本传注云:“质帝崩,固为太尉,与广及司空赵戒议欲立清河王蒜。梁冀以蒜年长有德,恐为后患,盛意立蠡吾侯志,广、戒等慑惮不能与争,而固与杜乔坚守本义。”由此看来,胡广其人胆小怕事,言行小心谨慎,所谓“万事不理”与“天下中庸”只是其两块遮羞布而已,胡广以此成为当时政坛不倒翁。

清官廉吏 歌以颂德

先秦时期,歌谣的歌颂功能就与暴露功能并举。相传唐尧时代的《康衢谣》、虞舜时代的《卿云歌》和《南风歌》、夏代的《涂山歌》等,大多是对贤明君主的赞颂,为我们描绘出上古社会上下同乐的太平盛世。《左传》等典籍中也载有诸如《郑舆人诵》《郑舆人又诵》等对子产等名臣贤相的称颂之章。秦暴政,几无赞歌,概为咒语。到汉代,在大量揭露时弊同时,歌谣中也产生不少对清官廉吏的歌颂之作。

对于那些爱民、利民、便民的清官廉吏,民众对其爱戴之情也溢于言表。汉初,黄老之学盛行,统治者采取休养生息的利民政策,萧何、曹参相继为相。他们以道家思想为宗旨,实行“无为而治”的统治政策,政治清明,政局稳定。于是百姓歌之曰:“萧何为法,斠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静,民以宁一。”[9]这是汉初政治的真实写照。

汉武帝时,赵中大夫白公穿渠引泾水,为民众灌溉带来便利,民众对其大加赞颂。《郑白渠歌》云:“田於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锸如云,决渠为雨。水流灶下,鱼跳入釜。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10]光武帝时,渔阳太守张堪,“捕击奸猾,赏罚必信,吏民皆乐为用,……乃于狐奴开稻田八千余顷,劝民耕种,以致殷富。”[11]对于这位给百姓带来实惠的太守,百姓也热情歌颂:“桑无附枝,麦穗两歧。张君为政,乐不可支。”[12]

又,东汉歌谣:“廉叔度,来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无襦,今五绔。” [13]这是颂扬京兆人廉范的。其时,成都民物阜盛,房屋栉比鳞次,十分拥挤,为防火灾,官府禁止百姓夜作。民众对这种因噎废食的做法十分不满,夜间照作不止,只是更为隐蔽,结果火灾大量增加。后廉范到任,废除禁令,并储水以防火灾,百姓得其便,故有此歌。

对于能深入民间,体谅百姓疾苦的官吏,人们也用歌谣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如东汉灵帝时,交趾地区百姓起义,贾琮被委任为交州刺史。他下车伊始,便察访民情,得知赋敛过重、民不聊生,人们被迫聚而为盗。于是,他告示百姓,使其安其资业,招抚荒散之民,免除徭役,并简选良吏,百姓以安。民众为之歌曰:“贾父来晚,使我先反。今见清平,吏不敢饭。”[14]又如歌颂王涣(字稚子)的歌谣:“王稚子,世未有。平徭役,百姓喜”;[15]称赞王世容的“王世容,治无双。省徭役,盗贼空”。[16]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查看全文
全根先
全根先
6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