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将“封闭半封闭”换成“封锁与反封锁”?

孙锡良 2021-07-05 浏览:

能否将封闭半封闭换成封锁与反封锁

孙锡良

能否将“封闭半封闭”换成“封锁与反封锁”?

  能否调整一下表述?

  有朋友告诉我,说有个“封闭半封闭”的新表述,并且没有指定当时的特殊环境和时代背景。

  随后,我也去看了一下网络版全文,的确是这么表述的。

  经过反复思考,我始终感觉这个表述有需要调整的必要,或者说有更准确的定位可以代替它。

  如果不对时代背景和当时的国际环境做全面分析,直接定位为封闭半封闭,就等于认定新中国前几十年是主观上要走封闭道路和半封闭道路,是主观上不愿意对世界开放,这可能是不客观的认定,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论。

  从外部看。

  自新中国成立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对中国实施全方位封锁政策,企图将新中国扼杀于摇篮之中,一方面派出第七舰队横行于台海之间,一方面对中国近邻朝鲜进行武装侵略,压制和封锁新中国不是停留在纸上,而是落实到军事行动中。

  在国际舞台上,美国和西方国家利用其在国际组织上的强势地位,完全将新中国拒之门外,它们将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交付于国民党木偶政权,捆住了新中国走向世界的手脚,甚至让新中国在很多场合成为不合法政权。

  在经济、金融及各种国际合作中,美国及西方国家也是动用一切力量封锁中国,尤其是战略物资和高技术产品完全不被允许销往中国,逼迫新中国走独立自主、自力艰生的道路,也就是所谓的封闭半封闭道路。

  从内部看。

  新中国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主动封闭,并且一直都在拓展国际空间,一直都在尽最大努力同敌对势力作斗争,在很多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我们最大限度地争取到社会主义阵营朋友的支持,成为东方阵营中不可或缺的国际政治力量。

  我们最大限度地争取到西方阵营中对中国抱有善意的发达国家的支持。

  我们最大限度地争取到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诚心支持。

  我们最大限度地参与到世界不结盟运动,从而赢得更多爱好和平国家的支持。

  我们用“不断革命理论”支持和鼓励了亚非拉各洲民族独立与解放运动。

  我们用“三个世界理论”赢得了第三世界多数国家的力挺。

  通过不懈地努力,1971年,在世界爱好和平的正义力量支持下,中国重返联合国,获得了全中国在联合国代表权的历性性、转折性成就,从而为继续拓展更多的建交国奠定了基础。

  特别要指出的是,新中国在联合国的成功,不只是包含亚非拉兄弟,还包括很多欧洲国家。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柬埔寨、罗马尼亚、古巴、巴基斯坦、刚果、赞比亚等二十三国的提案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唯一合法代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驱逐台湾政府代表并取消它的一切权利》。

  当时有投票权的国家为131个,投票结果是:二十三国提案,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3国缺席。在76张赞成票中就包括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爱尔兰、意大利、荷兰、挪威、葡萄牙、新加坡、瑞典、英国、等等西方阵营国家。

  这个结果很好地反映了新中国在当时的国际认同度,如果中国主观选择封闭半封闭道路,怎么可能获得如此多国家的正义支持?

  从经济交往和科技合作方面看,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展了两次大规模的合作性工业化,第一次是中苏合作的工业化进程(东方阵营内部的开放),另一次是七十年代初的“四三方案”(东西方合作的开放)。基本可以认定,通过两次大规模合作与引进,中国在重要工业上的布局已成框架,这为之后的更大开放奠定了坚实基础。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新中国的前三十年,一方面受到西方国家的强力封锁,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和人民充分运用智慧和勇气进行反封锁斗争,并且取得了巨大成就。

  在承认这个事实的基础之上,我们还可以非常自豪地指出,我们不但在反封锁上取得了较大成就,而且在自力更生上取得了更大的惊人成就。

  敌人为什么要封锁我们?因为怕我们强大,它们想遏制我们搞“两弹一星”,它们害怕我们国防强大。不过,它们失败了,面对封锁,面对困难,我们没有屈服,也没有放弃,我们成功地突围,我们成功地搞出了自己的两弹一星和强大国防,我们从此不再害怕列强威胁,我们从此具备了在更大范围内开放的勇气。

  今天,我们的生活是更好了,但我们不能否定新中国开创者和建设者曾经的牺牲和奋斗,我们不能否定他们为扩大开放做出的不懈努力,我们不能否定他们主观上和行动上开展反封锁斗争的成就。

  我们应该让先人宽慰,我们应该更加科学、客观地评价他们,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应该是“封锁和反封锁”的三十年,不应该是“封闭半封闭”的三十年。

  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可能将面临着同样的环境,美国及其跟帮再次想封锁中国,它们又在逼迫中国选择反封锁的策略,亡我之心仍然不死。

  看到眼前的残酷现实,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从心底里理解在艰难的反封锁中建设新中国的前辈们?我们怎么能说他们自己想封闭呢?

  本人仅以商量的态度询问一下:能否把“封闭半封闭”换成“封锁与反封锁”?

  附言:

  1,有朋友问为何一遇大事股市就大跌?答:我只能笑笑,好像没这个规律吧?股市是信心市场,是资本量能的市场,它反映着经济质量,质量不高,股市就难走高。这是我多年以来的固定观点,今后仍不变。中国股市只可能是“疯牛或长熊”,不可能有长牛,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2,有人问中国会不会也对侵犯我国领海的敌舰开火?答:应该还是劝离或逼离。

  3,有人问在新讲话之后中国会不会加快统一进程?答:没有前奏,就不要猜想。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孙锡良
孙锡良
8
0
0
8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