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新雨:"乡村本位"与中西历史视野下的城乡关系

吕新雨 2013-05-02 浏览:

  ——在“社会经济在中国”论坛上的发言

  我的这篇文章比较长,主要分两个部分:一是讨论西方的城乡关系;一是讨论中国的城乡关系,关注的是中国城乡关系与西方的不同是如何结构性地决定了中国的社会和国家的不同。我们今天讨论了很多国家和社会的关系,但如果还是在西方的国家与社会概念下来讨论,特别是在西方的国家和市民社会的这个概念下来讨论的话,可能是一个极大的误读。为什么呢?

 

  西方的城乡关系为什么是城市中心主义的?我是从Arrighi(阿里吉)一本在国内国外都引起巨大争议的书《亚当·斯密在北京》开始的。他从斯密的理论出发讨论中国问题,认为斯密区分了自然的中国道路和非自然的欧洲道路。自然的道路是指一个国家市场经济的最好的方法是从农业和国内贸易的扩大和改进开始,这种扩大和改进为制造业和农业相互支持的自发发展提供了机会。斯密通过对欧洲的封建制特别是军事主义的封建制的反思,说一个国家的财富应该要沉淀在农业里面。在这个意义上他谴责欧洲的军阀主义而欢迎对外贸易和制造业,认为通过将交换从城市扩大到农村地区,可以克服欧洲形式的城乡对立的封建主义。但是当国家的市场经济建立起来后,他又担心外贸和制造业的这种非自然的发展会绑架国家利益,因此立法者要抵制商人和制造者的权利,要迫使资本家的利润降低到仅能补偿贸易和投资风险的最低水平,最大限度地保障以地租和工资为生的人的利益,因为这两个阶层符合社会的总体利益。所以,当资本家的利益和社会总体利益产生矛盾的时候,斯密处理城乡关系的原则是站在总体利益的角度。

 

  Arrighi的一个着眼点,是说斯密在他的时代有一个两难处境,就是发展国家的国民经济和发展国家的军事力量是有冲突的,只要国家的军事可以保证非自然道路的优越性,那么斯密对自然式发展道路的偏爱就无法与其一致。就是说只要一个国家通过军事力量可以获得比农业更好的利润,它就不会把重心放在农业上,所以这是内在于斯密理论中的一个悖论。整个欧洲的发展道路都是非自然的和倒退的,这个倒退指的是它的资本主义的财富和权力并非起源于农业,而是起源于长途贸易,然后通过国家的纽带把工业主义和军事主义相结合,最后是金融资本主义、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结合。如果我们看Arrighi的另外一本书《漫长的21世纪》,它描述了欧洲的现代民族国家体系是如何在以威尼斯、佛罗伦萨、热那亚、米兰为中心的这些意大利城市国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那个时候已经具备了现代国际体系的主要特征,其本质就是一种资本主义的战争和帝国体系,是资本主义国家的真正源头。所以长途贸易和巨额资本的结合、战争的商业化都集中发生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国家的寡头统治里面。它使得小块领土的城市国家可以通过单向追求财富积累,而不是领土和臣民,这使得城市成为一个巨大的权力容器,也使得对财富的追求成为整个欧洲权力最关心的核心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城市的国家寡头统治者逐渐和地主阶级的结合使得对土地的征服和权力逐渐结合在一起,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正是民族国家发展的历程。时间关系,具体的阐述我不说了,简言之,就是从北部意大利城市国家发展到岛国国家英国的帝国主义,一直发展到以整个大陆为霸权的美国的帝国主义,其实内部逻辑一脉相承。早期意大利城市国家之间的战争频繁使得贸易保护主义的成本变成一个核心的问题,这是使城市国家最终和地主土地国家相结合的关键。在这个历史的过程中,纽约和伦敦都属于资本主义内部城市国家的核心,起着资本主义的动力源泉的火车头作用。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西方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发展促生的“都市”现象成为“普世主义”(cosmopolitanism)的象征。

 

  Raymond Williams(雷蒙德·威廉斯)在他著名的《乡村与城市》里面讲述英国的城乡关系是怎么样被资本主义重构的,特别是使得远方的殖民地成为工业化的英国的乡村。这个乡村的概念不断地转换,殖民主义的概念就是把殖民地变成了城市国家的乡村。这样的一个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普世价值和政治经济体系都是以城市中心主义来发展的。布罗代尔把资本主义追到地中海的古代史,他说所有这三个早期特征——移民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奴隶制和经济民族主义——在地中海的古典世界里都可以找到。古希腊的城邦国家最重要的就是要控制廉价的粮食生产,古希腊城邦政治的城市和乡村结构依靠的是奴隶劳动,而奴隶劳动是通过高度市场化的关系来连接的,就是通过市场化的奴隶劳动连接城市和乡村。古希腊的城邦制度如雅典的民主制也是以军事主义为前提的,如果没有保护成本的问题,就是军事问题,就不可能有雅典的民主制。民主制最大的转折点就是重甲步兵的出现,因为战争要越来越多地依靠平民来完成,而不再依靠贵族制的骑兵,这就使得平民对战争的贡献越来越大,反过来倒推了城邦的民主改革。这个逻辑在罗马的帝国时代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关于这点我另外有文章来讨论。

查看全文
吕新雨
吕新雨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