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故宫,请给文化留点颜面!

孙锡良 2020-01-22 浏览:

故宫,请给文化留点颜面!

孙锡良

孙锡良:故宫,请给文化留点颜面!

“巧克力风波”和“年夜饭风波”刚过,“美女香车事件”又来了。

故宫虽老,闲事儿不少!

大家都在追问车主人的家底和身世,在我看来,绝不能只盯住一人一事,还要追得更远更深。宫门关了,一般人进不去,能进去的不是一般人。

出了丑事,骂故宫现任院长是理所应当。但是,我认为,故宫的浮躁,不是今日始发,在单老院长的运作下,故宫早就走上了商业化之路,他本人也被资本的春风吹上了天,“故宫看门人”摇身变成了“文化泰斗”,其身价已经不亚于故宫文物。奔驰女进宫无关单院长,我为何要波及他?因为这类事并不新鲜,今天有,过去也有,还有比这更大的事。

故宫的商业化并不只体现在产品和贵人,还有其它更多的“文化活动”。

我并不完全反对文物单位有少量商业化行为,但坚决反对把旧人留下的文物馆藏当作摇钱树,无论你给出多少理由都不足以说服我。在单前院长的推动下,《我在故宫修文物》节目曾火遍中国,“文博热”和“文创热”随之而来,故宫牵头,资本殿后,明星唱戏,形式上确实让中国的“伟大文化”火了一番。

不过,我还是要劝大家适当冷静冷静,不要急于跟风,不要以为自己跟了,文化就传承了,文物就有救了,民族就可以自豪了。恰恰相反,过度商业化的结果只会是:庸俗化和腐朽化。

故宫留下了什么?无非三类:一类是历代皇家的生活遗物(或者说享乐遗物);一类是皇家的玩意儿(本国的和外国的);还有一类是故宫收藏的其它文物。

有些文物损坏了,当然要修,原本可以运转的东西,修好继续运转,原本是组合的,因事被拆散,当然也可以修复,那些需要尽快复制的也要复制,文字图像资料当然也需要电子化保存和实物保存相结合,需要做防腐和真空处理的要尽快做,等等。但是,我不赞成把原有的文物进行添物补缺、加工和亮化等工作,文物就是文物,是前人的东西,留下时是啥样就是啥样,你通过今天的工艺让它变得炫丽夺目,给参观者的视觉冲击虽显更强,但它们都不是“文物”了。我也曾看过《我在故宫修文物》,还看了很多地方博物馆的修文物节目。总感觉,节目应该改名为《我在故宫造文物》,不停地损,不停地造,把旧东西造得像新品。

有很多人讲,看了故宫的文物及有关故宫的节目,对祖国的灿烂文化感到无比自豪。实事求是地讲,我参观过三次故宫,也看了很多故宫节目,没有一次让我产生过自豪感。聚全国财力、物力和人力造出的供极少人享受的东西而已。工匠是伟大的,文化是灿烂的,但无法刺激我的自豪感,所有的帝国,都能造出自己的享受器物,不只有中国宫廷是特例。

为了煽情,电视节目还介绍中国人如何把洋人从中国抢走的文物买回来的曲折历程讲得泪流满面,说是体现了中华儿女对民族文化的责任与担当。花大价钱去买人家抢盗的东西?理性吗?能强夺回来就夺回来,能强要回来就要回来,夺不回来,又要不回来,那就放在在侵略者家里,作为侵略的见证,儿孙若强,自然能回来,要不回来,活该耻辱。最坏的搞法就是花大钱把“耻辱”买回来。

故宫的商业化到底是不是为了传扬中国文化?有多少中国文化需要借助它来传扬?故宫文化是否必须以商业形式进行传扬?

故宫制造的“文博热”和“文创热”都包含了一个“文”字,从字面上讲,当然是为了传扬文化,从产品的形式上看,也有文化的痕迹。但是,除了古人的制造工艺,故宫有多少合适的文化需要传承?这个宫里的主体文化是否代表中国必须传承的优秀文化?“故宫热”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个人是不支持“故宫热”的。“故宫文化”只是“中国文化”的宫廷部分,可以就地保护和就地传承,但用不着张扬,它不是群众性的文化。

故宫文物的保护和传承是否必须走商业化道路?

商业化的目标是赚钱,赚钱的目的无非有两,要么是用于保护文物,要么是用于福利待遇。对于故宫而言,这两者都不需要,故宫的门票收入是惊人的,除了主门票,钟表馆和珍宝馆等处还得另买门票,故宫何曾公开过自己的全部收入和支出?前人的遗物留给你们赚钱,用赚来的钱管理好家当也是责任所在,故宫若能如实公开帐目,确有资金缺口,你商业化补充倒也无妨。故宫声称,院子太大,宫殿太多,花费巨大,不赚钱,无法维持。且慢!你一年总计收几十个亿,大宫小宫一半以上还都关着门不给看,钱去哪儿了?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亮账本,你给老百姓连一笔糊涂账都未公开,还要煽情赚钱,我是极其反对的,尽管你们打着“保护”和“修复”的招牌。600年的“皇产”成为商业工具,不是保护遗产,是消费遗产。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4
0
0
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