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是新中国与旧中国斗争的延续

独立不改 2020-05-21 浏览:

方方日记,是新中国与旧中国斗争的延续

独立不改

  《方方日记》的发表和在美国出版以来,引起我国社会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贬损者有之,赞扬者亦不少。如何看待《方方日记》?如何看待方方女士的文学作品?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涉及到对新中国与旧中国的认识,涉及到新文化与旧文化的较量。

  窃以为,评价一个人和他的作品,要基于起码的事实为依据,不能信口开河,更不能以一个人相貌来衡量和评论。因为,外表伟岸然内心龌龊者比比皆是,长相平庸思想高尚也不乏其人。今天,我们从方方日记、方方的《软埋》、方方的价值观来抽芯剥皮,窥见事物的本质。

  首先,我们谈谈方方日记

  关于《方方日记》,我看过一些,大致了解到这部日记记载了武汉疫情爆发以来她的所见所闻,有的东西是捕风捉影,缺少事实依据,这个问题在此不谈,也没有必要过多谴责她。在这部日记里,方方对官僚主义进行了揭露和批判,并坚持要追责。我认为,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应该予以支持。这也是方方赢得大量粉丝支持的缘由。

  虽然方方女士的这篇日记揭露了抗疫过程中存在的阴暗面,但是,在处理自己这部作品的时候,却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竟然把日记交给美国等西方国家去出版发行,成为西方攻击、甩锅中国的重要依据和借口。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遵循一个根本原则,那就是局部利益、狭隘正义必须让位和服从于国家利益与整体利益。《方方日记》从某些角度来看,无疑具有正义性,但是,正义的东西也会受到时间、空间和环境的限制,离开特定的时间和环境,就可能由正义变成非正义。我们不能为了满足一种狭隘的正义感受,却让整个国家和民族背上不正义的黑锅。《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正是一种满足于短视的正义,而在国际上陷我国于抗疫不力、隐瞒疫情的不义。

  另外,方方以良心作家、人民作家的形象和声誉获得很多人士的支持与肯定。但是,除了一些公知出于立场上的站队,这些支持者大都只是一种朴素的、浅层次的思想认同。方方日记主要着眼点是批判官僚主义,是追究官员责任,而对于其它问题却基本不谈。比如:西医压制中医、西医昂贵的治疗费用、中医力挽狂澜战胜疫情、全国一盘棋的抗疫机制、公立医院临危受命、国有企业保障供给,这些问题她视若不见、一概不谈。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方方女士在日记的选材上是明显有针对性的。日记的目标表面是对准官僚主义,实则对准残存的社会主义制度。那么,方方向官僚体制进攻,总得有一个目标和方向。很显然,方方女士要达到的目标就是重新回到精英们逍遥快活的民国乐土,或是投向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美国政治。这也是《方方日记》在短时间之内得以在美国出版的内在根源。换一个赞扬中国共产党抗疫、赞扬中医力挽狂澜的日记试试,看看美国会不会这么热情而及时的拿去出版?

  其次,再谈谈方方女士的《软埋》

  2016年,方方女士的著作《软埋》,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17年,《软埋》获得“路遥文学奖”,一时风头无量,只是后来因为批判的声音太大而导致该书下架。

  其实,从《软埋》这本书里,方方的价值倾向已经暴露无遗。《软埋》一书,主要目的是否定新中国土地改革,为地主阶级翻案。那么,方方的屁股是坐在最广大劳动人民一边呢?还是坐在少数地主阶级一边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几千年以来,皇亲贵族和地主阶级,与最穷苦的广大劳动人民,是一种奴役与被奴役,剥削与反剥削的关系。这样的一种矛盾,是一种对立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关系。皇亲贵族和地主阶级的奢侈、富足、糜烂的生活,是建立在剥削、压榨广大劳动人民辛劳血汗的基础上获得的。而劳动人民要想获得翻身解放,免受剥削压榨,就必须损害皇亲贵族和地主阶级的利益,就必须打破他们对权力、资源、土地的垄断。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坚定的站在最广大劳动人民一边,废除民国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权贵们一切特权,实行土地改革,把地主通过各种手段和方式占有的土地平均分给中国人民。地主们,也只是回归农民的身份,与广大人民一样平等的享有土地和耕种土地。如今,全国广大农村的农民,基本上都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土地,正是在新中国土地改革的历史背景下得以实现的。

  令人愤慨的是,今天居然还有很多糊涂虫,认错了爹娘,哭错了坟头,他们不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给他们分得了土地才有了今天安宁幸福的生活,反而站在为少数地主阶级说话的方方们一边,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再三,我们来看看方方这个人的思想倾向

  方方本名汪芳,祖籍江西彭县。她的曾外祖父杨赓笙是民国元老,她的外祖父、伯祖父、父亲、母亲都是民国的精英人物。由此可以推算,方方一家,是民国的既得利益家庭。

  一个人也好,一个家庭也好,如果没有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念,是很难摆脱出身所框定的阶级属性,去认可新中国的正义性和土地改革的正确性。可以想象,方方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背景,思想上倾向于民国的经济政治,进而延伸到否定土地改革、否定新中国的正义性,自然也是有根可循的。

  接下来,我们再进一步分析方方的言论和立场

  方方经常把批评她的人称为文革余孽和极左。可见,她对文革是极度排斥和极度反感的。

  方方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文革开始那年,她11岁,文革结束那年,她已21岁。按道理,作为一个具有较高文学修养的作家,又是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对文革的初衷、目标、理论,应该是有所了解的。可是,方方在文章中,从来都是贴标签、扣帽子式的给别人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至于文革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发动文革?从来不说。恐怕以她的思想认识水平,也是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同时,基于她多年的一贯立场,想必也是不愿意去真正品读文革这杯良药苦酒,就如同她和她的粉丝,指责别人不看《方方日记》一样。

  既然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文革说事,那么,就很有必要把文革说清楚。鉴于篇幅所限,这里只能粗略谈谈。

  文革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毛主席不发动政治大革命或者武装大革命呢?为什么叫文化大革命呢?

  远的不说,看看晚晴,看看民国,有没有文化?有没有精神?再看看改革开放的四十多年,有没有思想?有没有精神?有没有文化?如果懂得从历史和现实来分析、推理,正直而聪明的人就知道中国需不需要进行文化革新和文化改造。再从这个逻辑就能理解作为文化大家毛泽东所发动的文化革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就知道毛主席所做的一切,既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也符合当时现实社会的客观条件,更吻合建设一个具有高度文明的文化大国的内在关联和历史趋势。

  那么,问题来了,毛泽东时代有没有思想、有没有精神、有没有文化?答案既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肯定的是,毛泽东领导下的新中国,经过全方位的大力塑造,其文化水平、社会风气、精神面貌都焕然一新、大幅提高,远非昔日可比。学雷锋、做好事,蔚然成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成为那时候的普遍现象。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全国人民走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上。然而,让人遗憾的是,在建设新中国、改造旧文化的同时,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旧思想、旧习俗、旧观念,仍在顽固的影响着全国人民,特别是广大干部队伍和知识分子阶层,更是食古不化。因此,毛泽东时代其实是一个新文化与旧文化激烈碰撞乃至全面对抗的时代。毛泽东深知,我国人民,特别是干部队伍和知识分子,他们很多人的思想和意识,还停留在旧社会,还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一套封建观念。如果不在自己有生之年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改造、如果不对全国人民来一场触及灵魂的深刻革命,中国就可能会有重新沦落到旧文化甚至旧制度的邪路上去。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史无前例的文化改造运动开展起来了。伟人希望通过多次这样的大实践、大探索,能够彻底改造我们文化里面的负面基因,让中华民族脱胎换骨,获得历史性的新生,从而引领世界文明,带领全世界建立一个环球同此凉热,既公平又合理的新世界。

  要想实现这样伟大的抱负,必须有相应的权力,也就是说必须有一大批人来执行他的想法,有一大批年轻人经受这种思想的熏陶和洗礼。怎么办呢?必须把那些思想僵化、昏庸老朽的官僚权贵们的权力交给那些更愿意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服务的工人阶级和年轻一辈手中。而这样做,必然损害官僚阶级的既得利益——老子流血牺牲干革命几十年,今天好不容易有楼房、有专车、还有服务员,可谓威风八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凭什么让我跟那些穷鬼一样下地劳动,凭什么让他们和我讲平等。于是乎,当年入党干革命的初心使命忘得一干二净。你毛泽东不让我们过好日子,我也不会让你那文化大革命的宏伟蓝图得以实现。就这样,毛主席在人生最后十年那呕心沥血的奋力一击,遭到了官僚集团的集体抵制、搅黄。而那些中青代革命继承人,由于思想水平、组织能力、以及资历和经验的不足,并不能承担领袖寄予的厚望。更有广大人民群众,无法领会领袖的良苦用心和宏大追求,或谋求一己之私,或成为历史看客。

  于是,一场旨在改造人类基因和文化的伟大实践,成为那个远去背影的千古绝唱。从此以后,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人民当家做主成为历史想象。资产阶级主导了全世界这几十年的发展方向,人民则成为高房价、高医疗、高教育,以及旧思想、旧文化、旧习俗的牺牲品。

  四十多年以后,世间再无毛泽东,再无文化大改造。以至于,英雄不在,使竖子成名,竟然黄口白牙,口口声声文革余孽,口口声声清算毛泽东的“罪行”。

  方方之流,如此憎恨新中国、如此惧怕文革,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文革就是要打掉官僚主义者的权威,就是要剥夺剥削者,让他们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安安分分的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做事。不要脱离人民群众,不要怠慢人民群众。要把人民群众当做衣食父母,当做上帝来服务。如此崇高的境界、如此宏大的追求,方方之流,又岂能理解和认可?从今天肉食者的角度来看,文革确实是一场浩劫,是一个官不聊生的时代。然而,文革却是人民群众扬眉吐气,有史以来第一次站起来当家做主,行使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企业、管理文化的一个开创人类新纪元的时代。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的时代,遭到方方他们这群肉食者的集体毁谤、污蔑,就有迹可循,也符合他们的常理了。只是,无数的人民群众只能沦落为弱势群体,只能给资本家榨干那一点剩余价值才能苟延残喘的生活在这个繁华的世界。

  如何看待新中国?这代表一个人是否具有正确的历史观。

  如何认识毛泽东?这体现一个人是否懂得是非美丑。

  如何看待文革?是站在少数权贵一边攻击、抹黑文革,还是站在最广大劳动人民一边来认识、理解文革?既是一个人政治立场的表现,也是一个人思想境界的体现。

  毛主席,终其一生,没有辜负人民、没有背叛人民。他对人民,只有付出、只有奉献、只有希望,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从人民那里获得一丁点的回报。

  而方方女士,显然没有多高的情怀与境界。她念念在兹的不是人民的公平、幸福的社会主义制度,而是少数人风流快活、纸醉金迷、杯酒交觥民国风情。于是,经过精心设计和准备的那把日记尖刀,以刺向官僚主义为幌子,实际是以残余的社会主义制度为目标。要不然,她为何不批判民国的官僚主义?为何不批判美国政府和美国制度造成疫情大范围蔓延?

  她利用人民群众对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痛恨,以一种低层次、低纬度的正义获得许多网友的赞扬和认可。日记完成以后,又以良心作家、人民作家的光环把日记拿到美国出版。在这个问题上,假如美国像我国毛泽东时代那样主持国际正义,站在被压迫、被奴役的国家和民族一边,那么,她跟美国眉来眼去、投怀送抱,倒也无可厚非。问题是,美国这个霸权主义国家,已经为祸人间很多年,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是战争、动乱、恐怖、仇恨、贫苦的总根源。在美国抗疫不力欲图甩锅中国、敲诈中国的时候,方方把不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的所谓正义声音,交给美国来攻击、勒索我国,这算哪门子的正义?说轻一点,这是分不清国家利益与个人感受孰轻孰重;说重一点,这是卖国投敌的无耻行为。

  而要论反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恐怕还轮不到方方。且看方方所痛恨得念念不忘的毛泽东是如何反对官僚主义的:

  毛主席作为全中国最大的“官”,却是人类历史上反对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最严厉也是最积极的人。他严禁党员干部高高在上摆架子,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此,他规定所有的各级干部和部队首长,一年之中,必须抽出三分之一的时间下地干活,与人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自己的女儿,也同样下放到江西农村去劳动,与农民打成一片。他认为,唯有这样,官员干部才能了解和体会人民的疾苦,才能自觉克服、抵制内心存在的不良思想,才能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懂得照顾和考虑人民的利益。

  这只是毛主席反对官僚主义的冰山一角,如果把老人家反对官僚主义的所有资料收集起来,可以出版一本厚厚的书。

  请问方方女士,你既然以人民作家的光环反对官僚主义,那么,你不敢不敢写一写毛主席是怎么反对官僚主义的?

  如今,斯人已去,人民远离了毛泽东思想,也没有人正确解读毛泽东思想,使得大多数人并不能从宏观的角度上去认识和辨别当今存在的诸多问题,以至于《方方日记》这样一个有选择性针对官僚主义,对其它丑恶现象却视而不见的浅层次局部正义,成为抗疫以来风头无二的“良心作品”。

  通过以上的分析梳理,《方方日记》引发的争论和分歧,其实是新中国与旧中国、是新文化与旧文化、是正义与邪恶斗争的延续。这场斗争的前期,也就是毛泽东时代,所有牛鬼蛇神都被压制而潜伏起来。改革开放以后,他们又改头换面、借尸还魂、卷土重来,成为当今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上的冲突焦点。与此同时,民国还魂势力又与西化买办势力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如今、活跃在网络的公知们,基本上兼具民国粉和美国粉的双重身份。

  要知道,方方女士在表面上,以批判官僚主义的良心作家自居,好像站在了正义的一方,事实上,她的文学作品却是替民国翻案、替帝国主义张目、替资产阶级站台的一场关系中国前途走向的斗争。

  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以来,我国几近于全盘西化,在经济上、思想上、文化上、乃至制度上,都以美国、以西方为标准,不但培养了一大批美国粉、西方粉,还培养出一大批对现实不满意进而认可旧社会、如同智障般的民国粉,形成了比较广泛的民国思潮。这正是方方之流所希望的。但是,由于有了毛主席晚年不惜粉身碎骨的奋力一击,有了毛主席给戴了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紧箍咒,我国仍然残留着社会主义因素,仍然还保留了社会主义的制度框架。这是我国绝不能自毁长城的最后一点根基。即使只剩下这一点残余的根基,却在这次全球抗疫大战中一枝独秀,及时控制了瘟疫的蔓延。然而,方方之流,对战胜疫情的社会主义因素闭口不谈,却视我国残存的社会主义制度为眼中钉、肉中刺,欲彻底铲除而后快。这才有了《软埋》的反攻倒算,这才有了《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邀功。

  客观的说,方方的文字很美,文笔也富有感染力。但是,文章优美不等于心灵优美,文采斐然不代表思想正确。善良的中国人啊,请保持警惕,请提高免疫力,不要被一点低层次的所谓正义和良知蒙蔽了双眼,成为某些美国走狗和民国余孽那不可告人动机的帮凶。

  须知,人民群众当家做主,人民群众享有监督权、参与权、决策权的社会主义制度,才是中国人民的未来和希望。放眼历史,无论四大家族为国家支柱的民国政府,还是靠华尔街资产阶级剥削、奴役世界的美国制度,都将成为过眼云烟、随风而去。因为,邪气不可能长存,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新中国与旧中国的斗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新文化与旧文化的斗争、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并没有因为时代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而停息。相反的,这场斗争愈发激烈,也愈发复杂,牛鬼蛇神和肉食者,纷纷梳妆打扮,以人民的代言人、以良心作家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招摇撞骗,忽悠、诱惑那些心智不成熟、立场不坚定和辨别力不强的广大人民群众。而方方女士,只是冲在前面的一个小卒子。71年前,他们失去了鱼肉百姓、寻欢作乐的土壤。今天,他们贼心不死,欲图复辟历史,让中国倒退回四大家族一统天下、精英文人任其逍遥的民国时代,或是全盘西化投进美国的怀抱,像华尔街资产阶级那样合法的奴役、盘剥中国人民。

  他们的算盘和美梦,注定不会得逞。因为,人民已经觉醒,人民正在成长。

  综观历史,唯有毛氏伟人探索、实践的“环球同此凉热”的世界人民大团结模式,唯有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人人平等、共同富裕、老有所养、幼有所教、屋有所居、病有所医、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的人间正道,才是中国的出路,也是世界的未来!

  方方,将注定成为妄图颠覆人间正义的历史小丑。

24
0
0
5
3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