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付欣宇 2021-07-16 浏览: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付欣宇

  众所周知,莫言是唯一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莫某曾热沸腾整个网络江湖,各路主流精英、媒体弹冠相庆。不朽之盛事,宏大之伟业,文坛之奇观,一时风光无两。

  近日,看到一则网络消息,莫某被批“媚外”,而且被踢出了中国百年名作家之列。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莫某当年发表获奖感言时说: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没有什么用处,我想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莫某的这个高论就是自打嘴脸。他获了文学获,又说文学无用,难道获得奖是假的?

  古今中外的一切优秀的文学著作,犹如天上的启明星,照亮着人们的心灵,燃烧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其意义与作用不容估计。如果没有文学,很难想象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各国各民族的历史是用文字记载的,也是文学活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如果文学无用的话,我们如何认识自己的先辈,如何认识自己的民族,如何认识自己的祖国。

  春秋战国时期,各种学术文化迅速发展起来。以《诗经》、《楚辞》为代表的古代诗歌和诸子百家的著作为代表的古代散文,在此运用书面语言来抒情言志、记述描绘声绘色客观事物方面,开始积累了一些实践经验。到了两汉时期,随着诗歌创作的进一步发展和辞赋、史传文学的兴起,文学本身的特点越来越显著。

  到了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用新文化批判旧文化,用新思想取代旧思想,催生了一代新人。这都是文学运动了不起的现实意义。毛主席在《延安座谈会上讲话》中指出“要使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时期,是无产阶级文学的春天,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好作品,大大地加强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巩固。

  在当今中国,文学是无用了。不能吃不能喝,不能使唤,不能换取物质利益,还要冷坐板凳,苦苦寻思,勤奋耕耘,要是不能运筹,只会舞文弄墨,那充其量混到担任文字秘书,或者只能在网上写点东西罢了。

  不难发现,经过化公为私的运动,文学高洁的使命感削弱了,以莫某为代表的文学人士早已经放弃了天下为公的崇高理想,写一字发一文衡量功用的标尺,隐隐约约就是可否助益自身的吃喝用,这是向随阳雁看齐稻粱谋,而不再是志操高雅陶潜式不折腰、鲁迅式声明放弃诺文奖提名:“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瑞典最好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的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以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

  你看,鲁迅高其格,励其志,严其选,他以文学解剖民性,唤起血性,在他眼里文学是太有用,所以不忍轻率触诺,那是他一种最大的然诺啊。有用无用这对相对论,看对谁对什么事,莫某的红高粱尿液得美酒获国际大奖、大红灯笼高高挂妻妾成群展示丑陋得海外宠赐有用,莫某发现渲染他人的丰乳肥臀太有用了,就连他自己的瘪乳嫩臀也要捏造因贫困严冬赤身裸体的谎言污蔑新中国,并且也是有用的,因为2000年被人作为共和国农村凋敝的信史引用了。

  可见,惯常对人民共和国建立最初三十年抹黑造谣的莫某,他的文章屡得大奖,对内对外是有妙用的,只是这些妙用不都很灵光。

  莫某自谓《丰乳肥臀》是他的代表作,那么我们看看他的代表作究竟是什么货色?只看取名,便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麻雀飞过有影子,描写抗日战争的艰巨、光荣与苦难,过来人更有发言权。1943年陈毅《在微山湖遥望微子墓》:“痛心滕薛盘倭寇,贼子投降不自惭。”冯德英小说《苦菜花》场面宏阔,讴歌为民族自求解放浴血苦斗。冯德英山东威海人,1935年生,亲历日占时期,他比莫某大20岁,采信生活素材显然更有说服力。小说里的母亲已成为一种经典记忆,和莫某捏造的母亲形象不同,那里日军的穷凶极恶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恣肆暴戾,令人过目不忘。类似产生于战争岁月与和平建设初期的抗敌救亡文艺作品汗牛充栋,描写山东也非孤证,轮不到《丰乳肥臀》那种下流淫作来撒野。

  1940年在胶东南海地委任过地委书记和当地政委的徐中夫同志,当他看到这部作品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没有想到我们中国的文坛竟堕落到这等地步!真不知作者要告诉我们些什么。你到底有什么艺术价值、历史价值、社会价值、政治价值?我看不出来。格调低下,非常下流。我看了之后非常厌恶,太无聊啦!有些则完全是瞎编。像让一个哑巴当班长,就纯粹是编出来的。班长,是要指挥作战的。哑巴,怎么传递信息,进行联络,指挥作战?”

  “我们当年参加革命,谁想到挣钱?谁想到作官?谁想到个人享受?甚至谁想到还能活到今天?我们是用自己整个生命,贡献给民族解放的事业。千千万万先烈为这一神圣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我们这些人能活到今天,是幸存者。我们的胜利是伟大的,是正义的胜利,民族大义的胜利,人民的胜利,人民军队的胜利,更是党的胜利。它来得比我们想象的要快,更来得不易。你这样来糟蹋它,你是什么东西!这完全是一种历史的逆流。不仅是《丰乳肥臀》,还有那本《红高粱》,也是写高密的。这样来糟蹋我们的历史,到底是什么意思?来大出风头。外国人喜欢这样的作品,如获至宝,给你奖励,都不足为奇,可以理解。有这个材料,他们是求之不得的。他们就是丑化我们,出我们的丑。……我不能理解,我感到非常气愤!你的书写得粗糙,艺术性不够,都可以谅解。现在不是这样,他就是对共产党仇恨。不仅糟蹋共产党,糟蹋了革命,也糟蹋了人民,糟蹋了你自己的妈妈、姐妹,你自己的父老乡亲!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你就拿这样的货色‘奉献给自己的母亲’”?

  “这就是文艺界的一种腐败的现象!歪曲历史,歪曲现实,诬蔑先辈,诬蔑人民,诬蔑抗日军队,哪一条你能站得住脚?老实说,文艺界堕落到这个程度,我是没有想到的。太肮脏了!无法卒读。就是书摊上那些被禁止黄色的东西,也没有下流到这个程度。它应属于‘扫黄’之列,大扫、特扫之列!文艺批评不展开,不争论,实在是不行了。”

  时隔N多年,老前辈的批判与痛斥仍然掷地有声。莫某获奖对于诺贝尔文学奖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把中国人的愚昧、野蛮、黑暗的一面集中起来展示给外国人,真是一笔生意,不仅给自己带来声望,还赚得巨大财富。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这便告诉我们一个逻辑:中国人若想得诺贝尔奖,必须诅咒本民族和祖宗,使其成为极端愚昧、落后、卑贱的东西,以满足西方反动派的傲慢和对东方民族的鄙视。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极力诋毁,对历史进行歪解和误导,莫某深谙此道。

  最为可恶的是,莫某对毛主席极尽丑化的之能事。他在《主席老的那天》写道: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毛主席的功绩与日月同辉,作为中华民族第一伟人,更当之无愧!尊重毛主席这位中华民族第一伟人,这应该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自尊。毛主席的丰功伟绩,那是任何小丑的诋毁都不能改变的。

  莫言以冷漠不屑的口吻说:“如果毛主席活着,就不可能有我家那头牛”。可莫言只看到了他家那条牛,为什么看不到毛主席时代“勒紧裤带”艰苦创业如何建设的新中国?为什么看不到毛主席时代,在这27年间取得的成就,已远远超过历史上2700年中国取得的物质成果之总和?为什么看不到毛主席时代,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独立自主的建起了世界第六工业强国,拥有了“两弹一星”?

  莫某作为“大作家”,其良知已荡然无存。在对毛主席的评价上,至少要谨慎,而他怎么这样浅薄?怎么这样恶毒?怎么这样无所顾忌?怎么这样大放厥词?而凡是诋毁毛主席的丑类,最终只能遭到真理的批判,只能遭到历史的唾弃!

  莫某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外,好得很。但愿这只是开始。

  媚外必定骨头轻贱,反毛最终沦为汉奸。勿谓言之不预也。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32
0
6
1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