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劲松:人民的阶级模糊性及资产阶级的利用

叶劲松 2014-09-28 浏览:

  相比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前期和中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的毛泽东在预见以后抗日战争应结成统一战线时,在人民的范围增加了愿意抗日的民族资产阶级。而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谈到抗日战争的人民的范围时,比《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还广泛些。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第一部分就讲道,“为了正确地认识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的矛盾,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人民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拿我国的情况来说,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切抗日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这应该说,抗日战争时期的毛泽东又增大了人民的范围,即只要愿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也“属于人民的范围”。而《为人民服务》正是在这一时期写的。为了抗日统一战线,这一时期不利于较多地去谈阶级、阶级斗争。

  由于在私有制社会的许多情况下,“人民”这个概念是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包括在内,具有阶级模糊性,共产党人要用最简洁的表述其依靠、联合的那部分人民,多用劳动人民来表示(而抗日战争中民族资产阶级、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解放战争中民族资产阶级这部分“人民”不属于劳动人民,是中共统一战线中争取的对象)。例如毛泽东一九四八年四月一日《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讲解放区农村状况时,多次提劳动人民,并认为这是中共在农村中的依靠和团结对象。毛泽东说,“第一,在划分阶级成分中,在许多地方把许多并无封建剥削或者只有轻微剥削的劳动人民错误地划到地主富农的圈子里去,错误地扩大了打击面,忘记了我们在土地改革工作中可能和必须团结农村中户数百分之九十二左右,人数百分之九十左右,即全体农村劳动人民,建立反对封建制度的统一战线这样一个极端重要的战略方针。……在某些地方的土地改革中不必要地处死了一些地主富农分子,并给农村中的坏分子以乘机报复的可能,由他们罪恶地杀死了若干劳动人民”。解放战争时,国民党也大谈模糊阶级性的人民(例如国民党反动将领张灵甫在阵亡前遗书中说,此次“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而中共则用“劳动人民”与国民党所宣称的人民相区别。

  毛泽东在一九四八年三月一日的《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中讲,“所谓劳动人民,是指一切体力劳动者(如工人、农民、手工业者等)以及和体力劳动者相近的、不剥削人而又受人剥削的脑力劳动者。 ”从中共党史中可见,在需要淡化、模糊阶级和阶级斗争以便与中国的各剝削阶级结成最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时,中共较多地谈人民;当中共需明确自身阶级属性,以带领被剥削阶级、阶层(即劳动人民)起来反抗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时,中共较多地谈劳动人民。由于劳动人民是被剥削阶级、阶层,与那些剥削阶级相对立,因此劳动人民相对于人民,有明确的阶级性。

  与抗日战争时国内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成员也“属于人民的范围”相适应,在国际上,反法西斯的也属人民之列。《杨玉圣:大洋彼岸改革潮的东方效应——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政论界与罗斯福新政》写道,“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总统猝然辞世。中国进步舆论震惊之余,痛悼不已。与此同时,对新政也有了新的认识。《新华日报》社论说,罗斯福从一开始执政,就本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罗斯福相对以往资产阶级政冶家是有进步性,但从本质讲,他仍是美国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代表美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但中国共产党报纸《新华日报》社论称其“从一开始执政,就本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可见人民的阶级属性不明确。所以,称资产阶级政治家“为人民服务”,资产阶级政治家绝对认为是对他的称赞,他欣然接受。你如称资产阶级政治家“为工人阶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或“搞社会主义”,那他则认为是骂他、攻击他。罗斯福新政就是对资本主义搞了点改良,就曾被美国共和党攻击为“搞社会主义”。奥巴马曾说对高收入阶层加税,还搞“医改”,都被美国共和党攻击为“搞社会主义”。共和党绝对不会用“为人民服务”去攻击奥巴马,民主、共和两党都会宣扬自己“为人民”。所以剝削社会的统治阶级也爱谈它代表人民,为人民服务。

查看全文
叶劲松
叶劲松
5
0
0
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