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劲松:人民的阶级模糊性及资产阶级的利用

叶劲松 2014-09-28 浏览:

 今年9月,迎来了毛泽东《为人民服务》发表70周年的日子。当现实中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常被资产阶级及代理人们回避甚至攻击时,当中国革命史和反对封建地主、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历史常被鼓吹资本主义的人士大肆攻击时,当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等词也基本在我国官方语言中排除了约20多年时间时,毛泽东“为人民服务”题词在这约20余年一直贴在许多官方机构的会议室或大门上方。为何这有这样大的差异呢?

  可能有同志说有人以“为人民服务”为幌子。那么要问,这些人为何不以“为工人阶级服务”或“为劳动人民服务”为幌子呢?原因在于工人阶级、资产阶级等字眼具有明确的阶级属性概念,而人民的阶级属性概念则沒有那样明确。资产阶级人士总要以阶级属性不明显的字眼掩盖其为极少数人(资产阶级)服务的真实阶级状况。他们也不敢提为工人阶级服务,因为这与他们为资产阶级服务并造成工人阶级贫穷并弱势的真实反差太多。他们只有提模糊阶级属性的字眼(例如不叫私有企业而叫民营企业,不叫资本家而叫企业家。又如爱说公平、正义等掩盖阶级属性的字眼)来掩盖他们的阶级性。

  毛泽东发表《为人民服务》的年代是民族矛盾压过阶级矛盾的抗日战争时代,是中共同一切愿意抗日的所有阶级(包括剥削阶级)结成抗日联合统一战线的年代,是一个政策、用词都应体现不突出国内阶级、阶级斗争以免破坏抗日联合统一战线的年代。毛泽东纪念张思德的这篇讲话,也必然有那个年代的烙印。这个可从其概念和实践两方面谈。具体从人民的概念、中共历史上一些名称变化及人民在世界上别的阶级应用等来观察。

  人民的概念解释有两种:一是一国的全体居民(资产阶级多用这个);二是不同历史时期参与解决同一社会发展进步任务的不同阶级和阶层组成人民。后者是历史唯物主义解释。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人民”是一个历史范畴,在阶级社会的各个历史时期,“人民”包括着不同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凡是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例如,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中,“人民”包括资产阶级、新贵族、农民、手工业者、城市贫民和雇佣工人等不同阶级和阶层。资产阶级作为一个剥削阶级,固然与其他被剥削阶级有着对抗性矛盾的一面,但是这并不妨碍把这特定时期的资产阶级看作人民的一员,不妨碍承认在反封建的条件下,资产阶级的利益也较大程度反映了劳动大众的要求。

  资产阶级的人民概念完全是超阶级的。即使历史唯物主义的人民概念,有阶级但也是不同阶级的集合体,阶级属性不如工农等明确,具有一些阶级模糊性。所以这也好理解在官方语言中基本排除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等字眼时,党政机关都挂着为人民服务原因了。

  另外我们可以看看中共历史上对一些事物的名称变化及毛泽东对人民二字的解释。1920年代大革命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农运动迅速发展,反帝国主义运动日益高涨。帝国主义、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对此极为仇恨。国民党、蒋介石对共产党和工农运动进行大屠杀,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发生的。所以,1927年以后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总体是鲜明的阶级斗争时期, 中国共产党也沒同任何一个剝削阶级结成统一战线。这时中共所创建的组织用工农共和国、工农苏维埃、工农红军这些具有鲜明阶级特征的名称,也就是那个历史时期阶级斗争状况的反映。这正加列宁指出:“马克思主义要求我们一定要用历史的态度来考察斗争形式问题。脱离具体的历史环境来提这个问题,就等于不懂得辩证唯物主义的起码要求。”( 《列宁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73页)。仅从人民这字眼看,阶级性是较模糊的(相对工人农民等),不能用其表明这时期中共所创建的组织性质,所以当时中共未用人民共和国、人民苏维埃、人民红军等名称。

  随着日本侵华扩大,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1935年,王明起草的八一宣言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表后,意味着中共应从主要进行国内阶级斗争转向为主要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并为此结成最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而这意味着中共应逐渐从以前很多的阶级对立、阶级斗争转为较多的国内阶级妥协、合作。例如,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不实行了,只在封建土地所制下搞带有改良性质的减租减息。这是抗日战争时从阶级斗争转为较多的国内阶级妥协、合作的重要表现。

  与此相适应,毛泽东认为,中国共产党所创建的一些组织名称也应改变,应淡化阶级性。“就是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在报告中宣告了“工农苏维埃”要扩大为“人民苏维埃”,“工农共和国”要改为“人民共和国”,“工农政府”要改为“人民政府”的重要政策转变”。毛泽东在会上讲“为什么要把工农共和国改变为人民共和国呢 ”时说,“现在的情况,使得我们要把这个口号改变一下,改变为人民共和国。这是因为日本侵略的情况变动了中国的阶级关系,不但小资产阶级,而且民族资产阶级,有了参加抗日斗争的可能性。”(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

  相比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前期和中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后期的毛泽东在预见以后抗日战争应结成统一战线时,在人民的范围增加了愿意抗日的民族资产阶级。而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谈到抗日战争的人民的范围时,比《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还广泛些。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第一部分就讲道,“为了正确地认识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的矛盾,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人民这个概念在不同的国家和各个国家的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拿我国的情况来说,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切抗日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这应该说,抗日战争时期的毛泽东又增大了人民的范围,即只要愿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也“属于人民的范围”。而《为人民服务》正是在这一时期写的。为了抗日统一战线,这一时期不利于较多地去谈阶级、阶级斗争。

  由于在私有制社会的许多情况下,“人民”这个概念是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包括在内,具有阶级模糊性,共产党人要用最简洁的表述其依靠、联合的那部分人民,多用劳动人民来表示(而抗日战争中民族资产阶级、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解放战争中民族资产阶级这部分“人民”不属于劳动人民,是中共统一战线中争取的对象)。例如毛泽东一九四八年四月一日《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讲解放区农村状况时,多次提劳动人民,并认为这是中共在农村中的依靠和团结对象。毛泽东说,“第一,在划分阶级成分中,在许多地方把许多并无封建剥削或者只有轻微剥削的劳动人民错误地划到地主富农的圈子里去,错误地扩大了打击面,忘记了我们在土地改革工作中可能和必须团结农村中户数百分之九十二左右,人数百分之九十左右,即全体农村劳动人民,建立反对封建制度的统一战线这样一个极端重要的战略方针。……在某些地方的土地改革中不必要地处死了一些地主富农分子,并给农村中的坏分子以乘机报复的可能,由他们罪恶地杀死了若干劳动人民”。解放战争时,国民党也大谈模糊阶级性的人民(例如国民党反动将领张灵甫在阵亡前遗书中说,此次“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而中共则用“劳动人民”与国民党所宣称的人民相区别。

  毛泽东在一九四八年三月一日的《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中讲,“所谓劳动人民,是指一切体力劳动者(如工人、农民、手工业者等)以及和体力劳动者相近的、不剥削人而又受人剥削的脑力劳动者。 ”从中共党史中可见,在需要淡化、模糊阶级和阶级斗争以便与中国的各剝削阶级结成最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时,中共较多地谈人民;当中共需明确自身阶级属性,以带领被剥削阶级、阶层(即劳动人民)起来反抗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时,中共较多地谈劳动人民。由于劳动人民是被剥削阶级、阶层,与那些剥削阶级相对立,因此劳动人民相对于人民,有明确的阶级性。

  与抗日战争时国内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封建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成员也“属于人民的范围”相适应,在国际上,反法西斯的也属人民之列。《杨玉圣:大洋彼岸改革潮的东方效应——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政论界与罗斯福新政》写道,“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总统猝然辞世。中国进步舆论震惊之余,痛悼不已。与此同时,对新政也有了新的认识。《新华日报》社论说,罗斯福从一开始执政,就本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罗斯福相对以往资产阶级政冶家是有进步性,但从本质讲,他仍是美国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代表美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但中国共产党报纸《新华日报》社论称其“从一开始执政,就本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争取自由的精神”,可见人民的阶级属性不明确。所以,称资产阶级政治家“为人民服务”,资产阶级政治家绝对认为是对他的称赞,他欣然接受。你如称资产阶级政治家“为工人阶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或“搞社会主义”,那他则认为是骂他、攻击他。罗斯福新政就是对资本主义搞了点改良,就曾被美国共和党攻击为“搞社会主义”。奥巴马曾说对高收入阶层加税,还搞“医改”,都被美国共和党攻击为“搞社会主义”。共和党绝对不会用“为人民服务”去攻击奥巴马,民主、共和两党都会宣扬自己“为人民”。所以剝削社会的统治阶级也爱谈它代表人民,为人民服务。

  例如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被推翻后在埃及法庭受审时,极力为自己辩护说,他几十年来一直为埃及人民服务。

  约两年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大谈人民。国民党宣布胜选后,网媒讲,“马英九:这一次我们之所以能够连任,是因为我们人民肯定了我们”。蔡英文宣布承认竞选失败后说,“愿意接受台湾人民在这次选举中做的决定”, 并希望马英九“ 要用公平照顾每一个人民,千万不要辜负人民的期待”。双方都言必谈人民。媒体上可见,台港澳那些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高官,常高谈他们是为了人民福祉。

  国际上,一些资产阶级政党也叫“人民党”。例如,巴基斯坦人民党是巴基斯坦前总统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于1967年11月30日创建,其后其女儿贝·布托作为也曾作为巴基斯坦人民党代表竞选,胜选后曾任巴基斯坦总理。又如,在西班牙、葡萄牙,现在都有资产阶级政党也叫“人民党”的。网媒谈及西班牙人民党卖力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向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进攻时说,“现任右翼人民党政府和前任社会党接二连三地推行严厉紧缩措施,削减医疗保健、教育和社会服务,提高税收和通过新的劳工法。与此同时经济衰退,恶性通胀和失业攀升。”

  我看2013年9月25日的《范景刚答英国<卫报>记者问》中,问:“您希望看到中国有怎样的改变?答:我希望看到共产党恢复她的人民性”。由于人民二字模糊阶级性,而共产党应明确其阶级性,所以如果表现我的希望,我希望共产党恢复她的工人阶级性质,恢复她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性质。当然,这只是我的希望,而现实可能恢复吗?我认为回避、模糊国内阶级问题(不仅字眼上回避,所谓国企改革、私有企业是民营企业,不叫资本家而叫企业家,大力发展民企等等都是回避、模糊阶级问题情况下实施利于或粉饰资产阶级行动),高调力挺市场经济下,是不可能恢复共产党性质。

叶劲松
叶劲松
5
0
0
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