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志夫:从“褚健案”看清除“内鬼”的紧迫性

肖志夫 2019-11-27 浏览:
肖志夫:从“褚健案”看清除“内鬼”的紧迫性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列宁

近日收到微友转自“德国优才计划(To Germany)”的微信《他贪污1亿3千万,坐了4年牢!可最近,国家居然又给了他2758万,难以想象!》,说的是浙江大学副校长、著名科学家褚健蒙受“不白之冤”的离奇故事。

褚健创建的中控科技集团,从事着“国之重器”级的“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研究,并取得了巨大成功,获得多项国家科技发明和进步二、三等奖,所在集团被商务部明确列为禁止被外资收购公司。于是便有人“要花3000万元买褚健一个无期徒刑”,“再不扳倒褚健,等他当上院士就难了!”其包藏祸心和背后黑手是不言自明的。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有关部门居然“积极配合”:有人匿名举报褚健,就立即查办;虽然“查了近2个月,最终出具了34份审计单,没有任何贪污或转移资产的报告”,但褚健还是被拘捕;虽然有800多名师生联名为他作保,还有王成、钟山、苏君红和周立伟等四位国家工程院院士联名向国家安全委员会陈情,但还是被判刑;等褚健不明不白地坐了4年牢出来,中国工业自动化领域停滞不前,已经错过最佳发展机遇,虽获国家拨款支持,但已痛失行业领先地位,正如四位院士事前在陈情书里提出的忠告:“如果境外机构利用我们司法系统里的漏洞,攻击了我们的核心研发人才,国家的损失不可估量!”

老夫看完这篇文章,心情非常沉重,立刻想到了老夫《反制美国霸凌补充意见》(2018年8月8日人民网原创首发)中的一个观点:“谨防堡垒从内部攻破!”文章指出:“有时候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正面交锋的敌人,而是隐藏在我们身边的定时炸弹。”

长期以来,特别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单方面挑起中美贸易战以来,老夫总是隐隐感觉到有那么一股不小的暗流在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反击美帝力量而涌动。有些GP专家公然提出“投降路线”,说什么完全接受美国的条件才是损失最低的安排……有些GP名人公然叫嚣“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的好朋友就是美国人”,甚至大骂中国人“背信弃义”,“中国欠美国一份真诚的感谢和道歉”……有些媒体,只要你发表批评美国的文章就审核通不过,有的提示有敏感词,但就是不告诉你敏感词是什么,你甚至压根就不可能找出敏感词……当老夫阅读到《你想象不到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在为美国工作》、《在美国散步惊见原部委领导后的思考》等文章时,更是惊恐不已!

肖志夫:从“褚健案”看清除“内鬼”的紧迫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自新中国成立之日起,美国政府就没有停止过对中国的颠覆活动,美国中央情报局更是长期致力于用非直接军事手段颠覆中国政府,他们以前国务卿杜勒斯的名言“我们要用管弦乐吹垮共产主义的第三代”为指导,总结出《和平演变中国十条训令》,采取卑鄙无耻的手段腐蚀、毒害和策反中国年轻一代,同时利用一切机会收买腐败官员,利用他们的权力在中国实现美国利益,使得一些意志薄弱者频频中招。这也就能比较合理地解释为什么长期以来总有那么一些所谓的公知和砖家胳膊肘往外拐,总有那么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员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制定本国国家政策制度,以致给本国国家利益造成巨大损害。有美国官员甚至公开宣称:扳倒中国指望“我们在中国内部的盟友和支持者”!

由此可见,我们的反奸锄奸任务是多么繁重!老夫以为,我们当前必须突出做好两方面的工作:

一是强力反奸。对那些出卖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死心塌地充当美帝狗奴才、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家伙,要彻底清除,露头就打,发现一个抓一个,纯洁我们的队伍,确保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彻底粉碎美帝国主义的可耻图谋。同时,要大力加强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筑牢国人防腐拒变的思想防线;注重解决广大人民群众各种合理利益关切,积极化解社会矛盾,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二是强力反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也可以在敌人内部安插和发展一些“盟友”、“支持者”,搞乱敌人,为我所用。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战争年代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毛泽东曾经称赞情报工作“后三杰”之首的熊向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我们应该发扬光大。但愿那些在美国散步的原部委领导都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不忘初心,为祖国和人民贡献余热。

肖志夫:从“褚健案”看清除“内鬼”的紧迫性

查看全文
32
0
0
2
7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