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高屋建瓴,才能击溃“颜色革命”

郭松民 2019-11-30 浏览:

 郭松民:高屋建瓴,才能击溃“颜色革命”

01

香港最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本质是一场“颜色革命”,这一点已经很少有人怀疑了。凡是经过“颜色革命”洗礼的国家或地区,一律都陷入了经济低迷、政治动荡的泥潭,这也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有一篇文章这样规劝港人——

经济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物价飞涨1600倍,老人没有了退休工资,超过7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社会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黑手党控制社会,贪污腐败横行,暴力无处不在,平均每天有超过5人死在城市街头……

政府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寡头控制政府,警察无恶不作,枪支泛滥,犯罪率急升…

如果不是背靠祖国内地,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不会在香港出现。

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前车之鉴,如乌克兰、格鲁吉亚、利比亚、叙利亚等等——这些国家或被肢解、或陷入内战——还会有一个又一个国家或地区,如飞蛾扑火一般地投身其中呢?

郭松民:高屋建瓴,才能击溃“颜色革命” 

02

颜色革命所以能够出现,既有内因,也有外因。

就内因而言,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或地区,一定存在深层次矛盾,或腐败、或贫富差距、或族群矛盾。这些矛盾,或单独存在,或同时存在,有些比较尖锐,有些还处于潜伏状态。不承认这些矛盾的存在,就不是唯物主义者,就不懂辩证法。

如毛主席所言: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但矛盾也是多种多样的。有对抗性矛盾,有非对抗性矛盾。不同性质的矛盾,就应该用不同性质的方式来解决。在很多情况下,如果把非对抗性矛盾用对抗性的方式来解决,就会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比如,一间房屋空气不够流通,那么在墙上加开一扇窗户,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式。而直接掀掉屋顶,虽然也能解决空气流通的问题,但却会导致下雨的时候大家没有地方住,所以这是一种破坏性的解决方式。

“颜色革命”就是这样一种破坏性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颜色革命”永远把“掀屋顶”作为唯一的解决方案。

03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在后冷战时代,“颜色革命”的操控权、解释权,并不在“颜色革命”的发生国手里,而在美国和西方手里。

美西方的手法是:无论这些发生了动荡的国家和地区存在的矛盾是什么性质,一律用“专制/民主”的框架加以解释,一律鼓励用对抗性的方式加以解决,最终将其引导到“颜色革命”的不归路。

美西方虽然在“颜色革命”演进的过程中,一直以支持者、保护者的形象出现,但实际上,他们和“颜色革命”发生国街头那些倾情投入的大部分市民的想法是不一样的:美国和西方要的是地缘政治利益,所以要通过“颜色革命”扶持亲美自由派上台;而街头市民(除了少数暴徒和野心家)想要的则是解决自己的生活困境以及更多的民主权利等。

等到“颜色革命”尘埃落定,即便是迟钝的观察者也会发现:美国和西方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而那些怀抱美好愿望的市民得到通常只是混乱和更加糟糕的生活。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你要用拆屋顶的方式解决空气流通问题,就一定会得到一所不能遮风避雨的破房子。

美西方之所以对“颜色革命”乐此不疲,还有一个隐秘动机:打断潜在追赶者的现代化进程,保持美国、西方,甚至以色列的现代化优势。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中东被搞乱的都是打着民族主义旗帜,以西方为模版,现代化建设取得不俗成就的国家,如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取而代之的政权,反而往往是具有反现代化取向的原教旨主义政权。

 郭松民:高屋建瓴,才能击溃“颜色革命”

04

那么,美西方为什么能够得心应手地以“颜色革命”为武器?

说到底还是冷战结束后,美西方垄断了民主的话语权、解释权。仔细分析一下“颜色革命”的案例——比如这五个月来香港的动荡——就会发现真正闹事的不过是少数人,多数人即便深知这样闹下去会堕入深渊也不能出来阻挡,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少数人有一面“民主”的旗帜,可以以“堂堂之阵”自居!

“颜色革命”到了香港,意味着这个魔影已经在叩关中国了。防范“颜色革命”,单靠苦口婆心的“规劝”是不行的,这是被动防御,从一开始就在气势上输了三分。

05

“颜色革命”其实并不新鲜,无非是冷战在当代的延伸,是意识形态斗争的继续,是“和平演变”的新世纪变种。

查看全文
郭松民
郭松民
《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
22
0
0
3
2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