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评曲解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舆论

何干强 2020-01-11 浏览:

内容提要:宪法第六条规定的基本经济制度,指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而不是“舆论潮”所说的“三项制度并列”。“舆论潮”是把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的一段论述作为自己根据的,但这是断章取义和曲解。“三项制度并列”违反宪法第六条体现的唯物史观指导思想,淡化了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经济成分占主体地位的社会性质特征,混淆基本经济制度和关于经济运行机制的经济管理体制,犯了同语反复的逻辑错误;并不具有“科学的理论基础”、“广泛的实践基础”和“深厚的群众基础”。“舆论潮”大量地用西方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思想和话语,来阐释实现“三项制度并列”的政策措施,势必起误导经济体制改革的作用,只会把《决定》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决策部署,引向反面。

关键词:宪法  基本经济制度  “三项制度并列” 唯物史观  新自由主义

 何干强:评曲解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舆论

一、对严重违宪言论必须公开批评

当前,全党全国人民正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精神。一些人提出,“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三项制度并列,都作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简称“三项制度并列”),“是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内涵做出的重要发展和深化”,是“又一次重大理论创新”;还有人说,“三项制度并列”,“诠释了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最新精神”。这就在媒体上形成一股把“三项制度并列”作为《决定》最新精神的舆论潮(以下简称“舆论潮”),把人们学习党的《决定》的注意力,吸引到与宪法第六条规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不同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创新上来。多年来,党和政府在全国进行多次普法教育,宪法第六条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含义已经深入人心;这股“舆论潮”突然以学习贯彻《决定》精神的名义,宣扬“三项制度并列”这样的新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这就引起广大干部群众的高度关注。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

“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

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2018年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人民日报》2018年3月22日,01版。】

这清楚地表明,宪法第六条规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指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而不是“舆论潮”所说的“三项制度并列”。尽管《宪法》第六条中有“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的条款,但是,并没有纳入基本经济制度,而是作为分配制度规定的。尽管宪法“总纲”有“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表述,“第十一条”有“在法律规定范围内的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第十五条”有“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款;但是,这些条款和表述,都没有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纳入基本经济制度的范围。显而易见,“舆论潮”所谓“三项制度并列,都作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超出了宪法第六条关于基本经济制度规定的界限,是违宪言论。

诚然,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舆论潮”对宪法规定的基本经济制度提出不同见解,可以允许;不过,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宪法第六条没有修改之前,这种违宪的言论,不应当公开发表。现在既然形成了这股“舆论潮”,那末,懂得维护宪法尊严人们,只要读到有关文章,就不得不站出来指正,尤其对其中反马克思主义的、违宪的错误思想,就不得不公开辩驳。我们党的舆论管理负责同志是应当允许这种辩驳的;否则就难免背上放任公开发表违宪言论,助长违宪之风的骂名,难免让广大人民群众产生“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的怨言。

查看全文
何干强
何干强
教授、研究员
6
0
0
10
12
1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