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乔 木 2020-05-23 浏览:

“他的故事讲完了,我的才开始”。

其实是他的职业故事讲完了,人生继续: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我写过关于著名公知赵士林教授的一篇文章(点击查看),起因是他退休移居温哥华后,有心造反,又不敢,就天天在推特上追着骂我们这些不造反的人。

我不像他国内好几套房,又拿着优厚的退休金,养尊处优,指点江山。

疫情之前我每天为生计奔走,翻车后差点丧命。现在公司关张,病毒肆虐,做不了什么,只能卖文为生。除了写了一篇文章,集中回应一下,再没有时间理睬他闲着也是闲着的口水帖。

最近随着我的日记影响,赵教授继续指导,有网友看不惯了: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下面是和乔木、李剑芒、杨海鹏,被称为推特四大五毛的肖仲华兄的回帖。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尽管合称两元,我和他们三位尚未见面,风格也不同。

四大五毛亦有故事,以后再说。

这位中央民族大学的美学教授、终身成就为李泽厚博士的士林先生,对我还算客气的。看看他当年的美文: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网友质问他一个教授,怎么能如此骂人?

他的回应是:我骂的是狗,不是人。

仅仅因观点不同,就把别人斥为狗、辱骂、批斗,类似文革时的牛鬼蛇神。天天在说反对文革,到底谁在搞文革?

回到开始的饭局,不管只吃过一次饭的王小山兄如何评价我,我还是诚恳地回应,顺便帮他广告一下。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大家都不容易,他卖酒,我卖文。他一瓶一瓶地卖,我一个字一个地卖。

他一瓶卖到50元,我被称为5毛,至今不知在哪里领取,除了读者赞赏。

查看全文
1
0
0
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