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乔 木 2020-05-23 浏览: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都不容易。

美国疫情继续,目前死亡近10万人。今天《纽约时报》头条,称疾控模型显示,如果美国能在三月份早一周,执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就能拯救3万6千人。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美国说的社交距离,大概是一米五到两米。不靠口罩或其他医药措施,靠距离,这是美国特色。

至于所谓的模型,过去的30年,美国的模型无数次地预测过中国要奔溃。特别是这次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又在预测中国死了的尸横遍野,活着的揭竿而起,官员们准备跑路欧美保命。

结果呢?

上一篇:公知圈、鄙视链(点击查看),提到300万粉丝的王小山,仅仅和我吃过一次饭,就对我高度评价。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很多网友问那是一次什么饭局,对公知饭局颇感兴趣。

我在《我的公知朋友》书稿中,提到这次饭局:

最后一次见到贺卫方(老鹤),是 2017 年夏,我打算赴美的前几个月,离北京海淀五路居地铁站不远的一个潮州牛丸火锅店。这次是慕容雪村先生请客,带来了好酒。来的有燕薪律师,我去的时候,慕容雪村正在燕律师带来的空白委托书上签字,好几份,做好紧急情况的预案。

还有查建英,以及长腿大眼高鼻的季天琴,她原是《南都周刊》的主笔,著名调查记者,写过“起底王立军”,现在来京入职财新传媒。

我对季记者颇有好感,人好看,也不高谈阔论,她总是静静倾听,屡有佳作问世。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王小山来了,带位女士,还有他卖的酒,很好喝。

那天饭局的话题比较杂,天热也没怎么喝酒。燕薪之前在网上关于老鹤的党员身份,发文叫阵,此次见面,老鹤很大度,没有指责辩解,谈笑喝酒。

说的比较多的是查建英,她 80 年代初北大毕业后赴美留学,后在纽约时报等媒体工作,出过不少中英文作品,最有名的写她哥哥查建国的“国家公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多舛人生”,首发在《纽约客》上,影响很大。

我曾在香港《东方日报》上写过一篇“进进出出的‘国家公敌’”,评论杨子立、师涛、查建国的事。关于后者,节选如下:

查建国先生由于其妹、美籍记者查建英的一篇《国家公敌》而知名。我认识他是在他9年出狱后的网络时代,被加入他的一个邮件群,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群发的信。

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语言越来越碎片化的时代,他总是认真地写着文章、评论,和友人、敌人的争论,温和地讨论着时局和对自由民主的向往。

查建国 1953 年生,看着他一天一封甚至几封的长邮件,不由得想起文革时的一首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反革命同样也不老。

我来美后,在几个微信群,和贺卫方偶有交流。主要是出了章文事件,因为章和另外几人是贺卫方的合伙人,营销“老鹤私酿”酒,文涛(文三娃)等群友希望他对此事有个态度。

贺卫方最后发了一个算是正式的回应,主张通过法治程序解决。

有人对这个回应不满意,但就像不能逼人革命、逼人退Dang一样,不能逼人表态,说你想听的话。

其实章文这个事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和那个女生的事,女方指控他强奸,他说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这个当然应该走法律程序。

另一个是蒋方舟、易小荷、王嫣芸等女性指控他性骚扰,这个就很难走法律程序了,在欧美也是。直接的证据难以保存、造成的心理伤害不便确认,更多是当事人勇敢地说出来,有人证和其他证言的相互印证。

法律对性骚扰没办法,但道德、职业上肯定应予谴责,何况事发以后,章文对该女生老师展江的威胁、对友人的恶劣态度、对公知群的泼污。

章文称:“在媒体圈、公知圈,一聚会基本上都会喝酒,男女都喝,喝酒之后就是合影,会做搂、亲、抱等亲密状。蒋方舟、易小荷所说的情况,肯定也是在我们双方酒后,才会有的情况。”

我参加了无数公知、媒体聚会,男女都有,这个我没有。

我在日记18:人生(点击查看)里,如实记录了公知温云超赴美后的人生,都是引用他的推文,但我的笔调是一种同情、感叹或佩服。不是谁我都看得上写的。

那篇文章反响很好,就是温本人也说“总体客观”。他在4月19日发推:

“看到乔木写我那个长文,看来把我推特内容扒了一遍。总体还算客观,我就是那个样子。不过他好些地方没看我推特的上下文,自己在那看推文编故事。这比较符合他的作派,也算是他学术能力的真实呈现,编故事多于做研究。”随着我的日记有些影响,温师(已改网名为Wen)先对我进行文本分析: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再进行职业教育: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最后终于高度评价: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关于温云超更多,我不做评论,大家自行百度。他自称是当局为了黑他,锁死了百度百科,不让编辑。

低调改名的温云超先生,被人发现了: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作为刚来三年的新移民,承蒙温云超先生的不断教导,我在那篇日记的最后,写道:

“他的故事讲完了,我的才开始”。

其实是他的职业故事讲完了,人生继续: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我写过关于著名公知赵士林教授的一篇文章(点击查看),起因是他退休移居温哥华后,有心造反,又不敢,就天天在推特上追着骂我们这些不造反的人。

我不像他国内好几套房,又拿着优厚的退休金,养尊处优,指点江山。

疫情之前我每天为生计奔走,翻车后差点丧命。现在公司关张,病毒肆虐,做不了什么,只能卖文为生。除了写了一篇文章,集中回应一下,再没有时间理睬他闲着也是闲着的口水帖。

最近随着我的日记影响,赵教授继续指导,有网友看不惯了: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下面是和乔木、李剑芒、杨海鹏,被称为推特四大五毛的肖仲华兄的回帖。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尽管合称两元,我和他们三位尚未见面,风格也不同。

四大五毛亦有故事,以后再说。

这位中央民族大学的美学教授、终身成就为李泽厚博士的士林先生,对我还算客气的。看看他当年的美文: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网友质问他一个教授,怎么能如此骂人?

他的回应是:我骂的是狗,不是人。

仅仅因观点不同,就把别人斥为狗、辱骂、批斗,类似文革时的牛鬼蛇神。天天在说反对文革,到底谁在搞文革?

回到开始的饭局,不管只吃过一次饭的王小山兄如何评价我,我还是诚恳地回应,顺便帮他广告一下。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大家都不容易,他卖酒,我卖文。他一瓶一瓶地卖,我一个字一个地卖。

他一瓶卖到50元,我被称为5毛,至今不知在哪里领取,除了读者赞赏。

1
0
0
0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