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信口雌黄,欲盖弥彰——评一位主流先生演讲

吴 铭 2021-07-20 浏览:

信口雌黄,欲盖弥彰

——评一位主流先生演讲

  

吴铭:信口雌黄,欲盖弥彰——评一位主流先生演讲

  户部产业司前主事年勇先生,在2021年1月4日发表了一个演讲,我消息闭塞,今天才看到。

  其标题是“担心中国为此负出沉重代价”,显示了拳拳爱国之心,堪比著名爱国主义者胡球编,我看,很多爱国者都爱显示自己的家国情怀,就如他这样。据媒体推荐说,“信息量大,有真知灼见”,并推荐阅读。我当然要好好看一看,不能辜负了媒体和年先生。

  年主事讲了些什么,居然让主流媒体如此垂青?

  年主事讲,“美国其实是一个制造业大国。美国从来也没有放弃制造业。如果我们中国对这个认识不清楚,天天忽悠新概念,我估计中国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说美国是制造业大国,那美国制造了什么呢?连个口罩都不会造,防疫药品也不会造,就造了“瑞德西韦”“羟氯喹”,好像对于治疗新冠疫情没有什么用,如果有用,就不用输入消毒液了。波音737—MAX,似乎也不会造了,不然不会屡屡出事故,弄得全球禁飞。

  年主事还讲,“我们这个社会目前最大的误导就是认为讲制造业是过时的,是落伍的,认为要讲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量子计算之类,才跟得上形势,才与时俱进。”我本人从来没有讲过制造业是过时的,也不认为讲一下制造业就LOW。但是同样,如果光讲制造业,不讲点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量子计算之类,的确有些LOW。

  不过,我还认为,最LOW的还不是这些。

  我认为应该树立经济金融领域的斗争观念。不讲主权,即使讲制造业、讲区块链、讲大数据、讲云计算、讲量子计算,也同样有点LOW。

  我讲经济金融时,强调主权,即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所谓经济主权,就是建立独立自主、体系完备、门类齐全、技术不断进步、布局合理、生产能力强大的公有制劳动生产科研教育医疗保障和建设体系!

  所谓金融主权,就是中国人民必须完全掌握人民币发行权,按照工农业发展需要,独立自主地决定货币的发行领域、发行对象、发行方式、发行数量、发行时机,按照实际情况、按比例回收货币,争取人民币在对外贸易中的计价、支付、结算权(不主张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坚决不能采取引进外资、招商引资、出口创汇、开放金融、美元结算、储备美元、国有金融不能向国有经济输送利益、以外汇储备为基础的人民币国际化、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持股比例投资数额的限制等等各种各样的卖国政策——还不是卖国,是白送,而且还低三下四地白送,生怕人家不要。外资这类强盗,对送到嘴巴上的肥肉,会拒绝吗?

  所谓市场主权,即建立独立完全的公有制商业体系,顺畅商品流通、加工、储存、分销,控制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不能把商业体系奉送给外资,不能让外国商品在中国倾销,不能让外资在中国投资并购、随意开办工商业企业,中国方面不但不加反对、禁止,反而低三下四地予以配合,这种打死亲爹孝敬干爹的事,不能做。我认为,光讲制造业,或者再讲点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量子计算之类,照样很LOW,没有讲到主权,就是没有经济、金融安全意识,就无法解决经济金融安全问题,无法保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

  年主事讲,“我总结,人类的发展进步就是制造业的发展进步。有人会说我偏激,我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在于人可以制造工具。”年主事,似乎是马列主义者,居然知道人与动物的区别;但把人类的发展进步归结为制造业报发展进步,是不是唯生产力论呢?你既然知道马列主义的“人与动物的区别是制造工具”,也应该知道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吧。怎么不提一下所有制呢?

  年主事讲,“美国其实是一个制造业大国。美国从来也没有放弃制造业,直到今天。前天特朗普还说,美国要成为世界制造业的超级大国。中心意思是讲要摆脱中国的依赖。”

  年主事显然自相矛盾了。

  年主事显然远不如特朗普总统坦白直率。

  年主事知道,特朗普自己都说,“美国要成为世界制造业的超级大国”,说明美国并不是什么制造业的超级大国,所以,才“要成为”。如果是制造业的超级大国了,就不需要“要成为”了。美国的工业品需求指望谁呢?指望中国,指望中国的出口创汇。所以,特朗普才讲,“摆脱中国的依赖”(应该是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很明显,特朗普是说,中国制造业养活了美国,造成了美国对中国的依赖。这个意思还不明确吗?很难理解吗?

  偏偏年主事的思维拐弯多,与常人不同。引了特朗普的话,却又不知道特朗普的话,与年主事的观点是相悖的。

  就算我们误解了美国,把这么个制造业大国想像为制造业弱国,有什么“沉重代价”呢?我也没想明白。

  美国的确很重视制造业,不过,只重视中国的制造业,琢磨着如何把中国的制造业搞垮,或者控制住,让其为美国免费生产、供其消耗!这是美国人公开讲的,比如,明确要求中国放弃制造业2025,现在美国的这个主张仍然得到中国买办资本势力的配合。年主事,是不是这个意思?是不是也要中国继续放弃独立自主、继续开放市场、继续开放金融、继续引进外资?

  美国鬼子在破坏中国工业方面,的确成绩不小。这四十年,美国搞垮中国工业的阴谋,在中国买办的配合下,屡屡得逞,事半功倍。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谁毁的?美国鬼子。美国鬼子是如何破坏中国东北工业基地的?指使中国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制度央行制度拒绝支持东北工业,活活将其勒死,推出关停并转迁政策,引进外资、出口创汇、自主经营、自负赢亏,最后,同“下岗分流、减员增效”,把中国工业差不多一风吹了。未毁掉的那点工业,则国有化、私有化、外资化,“混合所有制”,又毁掉了一批。国企毁了,哪还有什么工业化、制造业?

  年主事讲,“从国内来看,我们国家改革开放40年来,紧跟发达国家步伐,向他们学习,在抓住全球产业大势特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传统的制造技术有机融合方面还是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取得了很多成就,这些成就就不一一列举。为什么有这个成就?一个原因是我们积极向别人学习借鉴,另一个是我们自己不断努力的结果。”

  什么叫不打自招?这就叫不打自招。原来,中国的工业化、制造业,并不是自己独立自主地创造,而是“紧跟发达国家步伐,向他们学习”,年主事终于公开承认了。这不就是洋奴主义吗?这不就是爬行主义吗?年主事怎么不列举一下这些年洋奴主义取得的“很多成就”呢?

  他不好意思列举,因为,这些年奴颜婢膝、低三下四的洋奴主义,没有给中国的工业化、制造业带来任何值得一说的成绩,只是吹大了GDP。

  他要是一列举,就露馅了,就欺骗不了群众了。

  在中国,但凡近些年取得重大成就的工业,都不是“紧跟发达国家步伐,向他们学习”得来的,都是独立自主地创造出来的。比如,中国核工业,中国航天工业,中国高铁,中国船舶,中国电子,中国通信(北斗导航),中国抗疫药品、物资生产和基础设施建设,那个制造业不是中国独立自主搞的?哪个引进外资了?相反,“紧跟发达国家步伐,向他们学习”的领域,比如中国航空,中国汽车,中国芯片等等,几乎全军覆没,被人卡脖子,没有什么成就可言。中国汽车,至今仍然是万国牌,丢人现眼;中国航空,强行破坏了运-10之后,至今,大飞机仍然飞不起来。

  年先生,讲话,一定要实事求是,要从实际出发,不能胡扯。

  年主事讲,“(我国)真正走工业化的时间还比较短,实际上也就这四十年。”“换句话说,现在我们取得的成就实际上是我们用三四十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近三百年的工业化道路。”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尴尬人难免尴尬话。

  这段,恐怕就是年先生的“真知灼见”。

  年主事说中国制造业与发达国家在高端制造业方面有“非常巨大的差距”,怎么办呢?继续“紧跟发达国家的步伐”吗?开放市场、市场换技术吗?四十年了,出卖中国市场主权这么个大西瓜,连一粒芝麻大的技术也没有换来。还继续换吗?能换来什么呢?

  更加让人无法容忍的是,年主事讲“(我国)真正走工业化的时间还比较短,实际上也就这四十年”。简直是放屁,颠倒黑白,信口雌黄!

  前三十年,第一个五年计划,从苏联引进156年大型工业项目,不是工业吗?不算发展制造业吗?中国石油工业、煤炭工业、钢铁工业、核工业、纺织工业、医药工业、化肥工业、船舶工业、电子工业、航空工业、航天工业、机床工业、精密仪器工业,成体系又配套,谁搞出来的?社办企业、校办企业、街道办企业,不叫工业化吗?这些大大小小的工厂,不可以叫工业化、制造业吗?应该叫什么呢?

  八个工业部,是吃了三十年白饭吗?

  年勇先生,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些事,你不知道吗?

  在年主事嘴巴里,“真正走工业化的时间”“实际也就是这四十年”。前三十年工业建设伟大成就,被年主事一口气吹没了。

  年主事的确有“真知灼见”。

  到是后面的这四十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几乎全部下马、暂停、推迟毛主席时代定下的或者研究成功或者研究快要成功的大型、尖端工业项目,这他妈的叫工业化?“抓大放小”“好水快流”,“下岗分流,减员增效”,这叫工业化?这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有的人,越老越标敛。

  就算毛主席时代没有搞任何工业,没有任何制造业。那么,四十年过去了,你们“与国际接轨”、“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开放市场、开放金融”、“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等等,应该能够解决毛主席时代无工业化的缺憾吧?可是,四十年了,你们搞了什么呢?

  德国于1864年开始统一战争,1914年挑起第一次世界大战,工业基础可以吧?仅仅用了五十年。日本,1861年明治维新,1894年敢于侵略中国,用了三十一年。苏联1919年十月革命胜利,1939年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1945年取胜,工业基础如何?用了二十多年。美国呢,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后还是个瘪三,1945年取得二战胜利,用了20多年。

  这些国家,有社会主义的,也有资本主义的。

  年主事,给你四十年了,你搞成了什么?你真够特别颜色的。

  年主事讲,“但我们看到的现实是我们重大的基础理论,重大的原创核心技术几乎是空白。”

  年主事讲得对,的确如此。这种话,孔丹讲,苗圩讲,很多人讲。似乎是痛心疾首,忧国忧民。

  不过,这话也有些夸张。青蒿青,就是中国原创。中国氢弹也是原创。中国现在的北斗导航系统,也算是原创。中国的神舟、天宫、嫦娥,我看都是原创。中国高铁,据说也应该是原创。航母呢,不知道情况如何,就算不是原创,但我们有了,总是好事,总应该算是制造业吧。

  如果当年的运-10、光刻机等毛主席定下的系列尖端科研项目不下马,公有制经济体系不破坏,经四十年的努力,现在也该成功了吧。这些尖端项目,就算不是原创,我想,也至少可以算是制造业吧。说不定多少有几个原创呢。

  关键的问题是,究竟什么人用什么办法,把中国的“原创”给毁灭了。

  难道不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导致的吗?难道不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导致的吗?难道不是“好水快流”“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央行制度”“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出口创汇、储备美元、开放金融”等系列买办政策导致的吗?

  芯片,很难做吗?工业机器人很难做吗?航空发动机很难做吗?当初,“两弹一星”难不难做?青蒿素难不难做?核潜艇难不难做,……不是都做出来了吗?

  之所以搞不出原创的或者非原创的核心技术,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紧跟发达国家的步伐,向他们学习”这么个混蛋的、洋奴主义的、爬行主义、卖国投降的哲学!就是毁掉了公有制经济体系。

  现在,年主事还希望继续依赖这个洋奴主义的投降哲学,凭此来解决原创技术问题,这不是南辕北辙吗?

  年主事讲到美国经济起飞的引擎,对美国的经济腾飞充满向往,似乎美国的经济还在飞,飞得很快。年主事太健忘了,似乎忘记了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现在还没有见底,居然不知道美国已经不会生产波音-737MAX飞机了,居然不知道这型飞机全球禁飞。似乎忘记了美国居然生产不了抗疫药品和物资问题,据说美国生产了“瑞德西韦”神药(在中国被钟院士一干人等推荐并亲切地翻译为“人民的希望”)、羟氯喹神药,但似乎没有用,不然不会号召病人注射消毒液。美国生产的新冠病疫苗效果如何?据说已经打死了很多人。

  这就是制造业大国的卓越表现,还是有原创核心技术的制造业大国。

  媒体说年主事“真知灼见”,不知道体现在什么地方。说年主事的这个讲演信息量大,我看是真的,无非就是继续做洋奴,继续放弃中国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继续引进外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出口创汇之类。

  洋奴,就那么点东西,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时间、对任何问题,都是贩卖那点东西,没有别的,大家散了吧。

  讲得不好,请年主事和户部的大人们批评指正。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7
0
0
18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