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秦 明 2021-05-29 浏览:

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吴孟超院士的灵堂没有放哀乐,放的是国际歌”的新闻令无数网友为之感动落泪。

  笔者原以为这是吴孟超同志生前的嘱咐,通过记者的采访笔者才知道,原来这是吴孟超同志家属的安排:“灵堂播放《国际歌》,是因为吴孟超特别喜欢这首歌,家属认为这首歌能够代表吴老的精神、满足他的喜好。”

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吴孟超同志是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专家,他的一生完全也配得上“人民医学专家”这个称号。

  然而,与吴孟超同时代培养出来的专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吴孟超同志这样,他们的家属就更难说了。笔者曾经在北京学习、工作、生活十几年时间,这期间接触过很多革命立场非常坚定的老同志,也曾为很多老同志“送别”。相当多的老同志的子女并不支持他们父辈的信仰和事业,甚至在老同志走后甚至尽可能地做出切割。而像阳早、寒春之子阳和平,以及魏巍同志的几个优秀子女那样,能够坚定地继承父辈革命意志,并沿着父辈的道路继续走下去的“家属”,可谓是凤毛麟角。

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寒春与儿子阳和平

  然而,在吴孟超同志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整整一代“人民科学家”的身影——这就是时代对人的塑造:

  吴孟超同志的老师裘法祖,作为一个医学泰斗级的人物,居室居然只有五十多平方米,内设非常简朴。80年代初单位分给他两套房子,加起来一百多平米,他硬是还回去了一套。

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吴孟超与老师裘法祖

  两弹一星功勋钱学森同志多次将将国家及某些单位奖励的巨额款项捐献出去,奖一万要捐,奖100万也要捐。1994年他获得何梁何利基金奖100万港元,2001年他又获得霍英东科学成就终生奖100万港元,这两笔奖金的支票都是还没拿到手,就让人代他将钱捐给祖国西部的沙漠治理事业。钱学森同志直到晚年还几十年如一日住在破旧的楼房里,过着清贫的生活,穿了一辈子的中山装,用了五十多年的破提包,拒绝搬进“大房子”。老一辈航天人也大都以钱学森同志为楷模,安守清贫。

为什么放国际歌?原来毛主席培养了这样的一整代人民专家!

钱学森同志

  “将军院士”钱七虎同志获得了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800万元,江苏省又给配套800万元奖金,钱七虎院士毫不犹豫地将这1600万悉数捐出,用于资助穷苦百姓看病和受教育。他从90年代开始就把自己的工资攒下来捐助失学儿童,自己过得却十分清贫、节俭。私企想用数倍的薪金、数倍的大房子“挖墙脚”,都被他严词拒绝了。

  ……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这些令人钦佩的“专家”,或是毛泽东时代一手培养起来的,或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已经成名;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经历,那就是经过了毛泽东思想的教育。

  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的生活待遇和工资水平普遍其实是高于其他群体的。然而,真正称得上“人民专家”的知识分子却并不以这样的“特殊待遇”为荣。

  1966年8月29日,寒春和阳早联合另外两位外国专家,写了著名的一张大字报,要求取消给他们的”特殊待遇“,与工人、农民、战士保持一致。

  这张大字报很快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批示:

  我同意这张大字报。

  外国革命专家及其孩子要同中国人完全一样,不许两样,请你们讨论一下,凡自愿的一律同样做,如何请酌定。

  毛泽东

  9月8日

  不要“特殊待遇”,对于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这批老专家来说,那可是“优良传统”了。事实上,毛泽东时代培养起来的这批老专家,拒绝“特殊待遇”所谓品格对他们来讲,是他们身上所有优点中微不足道的。

  一切有良知的人都不能否认这样的事实:毛主席接手的是一个连钉子(“洋钉”)、火柴(“洋货”)都很难制造出来的一穷二白的国度,人均寿命只有35岁,90%以上的人口处于文盲状态……

  到毛主席离开我们时,医疗条件大幅改善,人口预期寿命翻番;教育事业欣欣向荣,70%的人口已经扫除了文盲;新中国的人造卫星、大飞机已经上天,万吨轮已经下海,原子弹氢弹已经爆炸,光刻机已经先于日、欧起步……新中国已经跻身世界六大工业强国。

  这些伟大成就的取得,离不开党和毛主席的领导,离不开亿万劳动人民的共同努力,也离不开毛泽东时代培养的这群“人民专家”的默默付出。

  而我们讲毛泽东思想对整整一代人民专家的培养,不仅仅是思想领域的抽象概念,更是涉及到“科学研究的方法论”这个物质层面。

  我们都知道钱学森同志酷爱毛泽东诗词,而钱学森同志提出的系统工程思想也是对“矛盾论”在科研领域的具体运用。

  《矛盾论》中有一个原理,“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这对60年代搞杂交水稻研究的袁隆平触动非常大,他由此想到:稻田里偶见的个别优质水稻天然杂种,以及试验田中那株“鹤立鸡群”的水稻,并非毫无缘由,而是水稻内部的矛盾性所使然。经过不断探索,他确信通过长期自交提纯的水稻品种完全可以产生优势。

  1962年,毛主席提出:“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可以说,正是毛主席的《实践论》哲学激励了毛泽东时代一大批科学家、工人、农民、学生,打破迷信,勇敢地大胆试验,科研工作遍地开花,催生了科研领域的一场“群众运动”。杂交水稻的研制成功并不是个人英雄主义实现的,它离不开数十万基层干部、农业技术人员以及公社社员的共同努力。

  毛主席的“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斗争精神,则激励着无数科研工作者不断努力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在简陋的物质条件下,创造出了一项又一项辉煌的成就。

  正是按照毛泽东时代的科研-工业体系的战略布局中,新中国在毛泽东时代结束时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完整国防工业体系、完整的科研体系和完整的教育人才培养体系,为后面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毛主席为我们培养的正是这样整整一代的“人民专家”:

  “矛盾论”和“实践论”的哲学智慧被他们运用到科研领域、不断突破、勇攀高峰;“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品格则被他们镌刻到灵魂深处,终身坚守。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5
6
0
2
0
0
0
0